逆贼:窃取百姓的盗贼 分集剧情介绍 全集30集

2017-10-15 16:11

逆贼:窃取百姓的盗贼 分集剧情介绍

[剧 名]: 逆贼:偷百姓的盗贼 / 역적:백성을 훔친 도적
[播 送]: 韩国MBC
[类 型]: MBC月火剧 
[首 播]: 2017年01月30日
[时 间]: 每周一、二晚10点各播放一集
[接 档]: 不夜城
[导 演]: 金镇万(Kill Me Heal Me、秘密人生、暴风的恋人、欲望之火、伊甸园之东
[编 剧]: 黄真英
[主 演]: 尹均相 蔡秀彬 李荷妮 金知硕 金相中 李俊赫 权赫秀 金炳春 申恩廷 黄石正 孙钟鹤 朴浚圭  安内相 金正泰
[集 数]: 30集
[简 介]: 该剧讲述了朝鲜最初的革命家兼具反体制运动者洪吉童的生涯故事。

  第1集

  传说有一种孩子将士,大力如熊、快如虎,无论伤得多重,只要睡一晚起来就会恢复如初,是天下大将之才。但是正因如此,他们不能忍受身为奴仆的低声下气的生活,所以常常会牵累全家都被君王杀害。1505年冬天,燕山11年,朝鲜第10代君王、残暴嗜杀的燕山君李隆来到后宫,对正在梳妆的三品内命妇张绿水说,洪吉童来找他了,听说她进宫前跟洪吉童还是旧识呢。张绿水神情变得复杂。战场上,洪吉童率领众多起义民众站在城头,看着恋人宋佳玲被前来镇压的朝廷军队绑在柱子上,用以威胁他打开城门。佳玲大喊着不要管她,洪吉童艰难地举起弓箭射向自己的恋人。燕山君和洪吉童对峙,好奇地问洪吉童出身哪系没落贵族,洪吉童说自己的父亲只是侍从阿某个。燕山君不相信如此卑贱之人能养育出如此人才,洪吉童反唇相讥,燕山君身为天子为何会成为如此卑贱之人。故事要从洪吉童幼时说起。他的父亲阿某个出身世代为奴之家,和妻子、大儿子吉熊都在参奉大人家里为奴,虽然清贫辛苦、饱受欺凌,但互敬互爱、和睦幸福。小儿子出生后,阿某个坚持不按照参奉大人的要求,给他取卑贱难听的名字,而是叫他吉童。一天,阿某个妻子对他说,有个孩子离奇死亡后长出了翅膀,大家都认为他是被孩子将士杀死的。阿某个嘴上说不相信有孩子将士存在,暗地里却偷偷查看了吉童的后背,确定没有长翅膀才安心。阿某个妻子因为要哺乳参奉大人的儿子秀鹤而不能给吉童喂奶,即便如此,吉童从小就力气很大。长到几岁时,他也和家人一样,在参奉大人家为奴干活。他独自玩时能徒手掰弯一把镰刀,阿某个捡到弯镰刀很疑惑。孩子奴仆们被差遣上山捡漂亮石头,回来的路上,吉熊累得睡了一觉,醒来却发现吉童和自己的背篓都不见了,他感谢野山帮自己背回来,野山觉得莫名其妙。阿某个妻子挪不动一口大缸,只好找阿某个帮忙,回来却发现大缸已经被挪到很远的地方,而吉童站在旁边索要锅巴。吃饭时,吉熊说起野山帮自己背石头的事,吉童说帮他背石头的是自己,但是因为年龄太小而被当作吹牛,只有阿某个看着吉童狼吞虎咽饭量很大的样子若有所思。一天,集市上来了表演团,称喝过活力药水能徒手折断木棍,围观的吉童说自己也能做到,被少爷秀鹤推到台上。表演团给他偷换成结实的真木棍,吉童仍然用力地折出了裂缝,眼看就要折断,被闻讯赶来的阿某个阻止。周围人惊恐地叫着“孩子将士”,阿某个为了遮掩,拿出表演团原来用的木棍折断,证明这些木棍都是中空的且事先砍出了裂缝,人群这才一哄而散。吉童困惑地说,他拿到的木棍并不是这样的啊。晚上,阿某个告诉妻子自己小时候有怪力,后来莫名消失了,叮嘱妻子要小心看好同样有怪力的吉童,免得他闯祸。秀鹤小小年纪就跟父亲一样蛮横残忍,他一边给干活的吉童捣乱一边威胁他表演弄断木棍,吉童忍无可忍踹飞了石台子,眼看就要砸到秀鹤,被预感不妙而赶来的阿某个妻子扑倒救起,但秀鹤仍然受了伤。怒气冲冲的参章大人夫人绑了吉童,责打阿某个妻子。阿某个抓起吉童要打断他那只力大无穷的手,却下不了手,只好去求参章大人,保证要用仓库里快坏掉的一筐明太鱼换回十匹布,这才暂时救下妻儿。临行前,他给吉童讲了孩子将士的传说,叮嘱他一定要隐藏自己的力气,以避免祸端。告别依依不舍的妻儿,阿某个背着鱼干远赴开城府,却怎么推销都没人买,反倒是心血来潮救了一个被追赶的小偷。小偷教他假扮成 妓女的包裹工去偷招待明朝使臣的食物,再卖给妓院,走投无路的阿某个同意了,如约把偷来的东西递送给小偷及其弟兄们,谁知小偷见利忘义、恩将仇报,推走东西却骗他留在仓库里。阿某个发现窗户推不开,心知受骗,看着角落的工具计上心来。第二天一早,人们发现仓库空了,而阿某个浑身是伤地躺在地上。他装作因守护仓库被小偷打伤,作为“目击证人”去指认缉拿到的小偷,却再次出人意料地替小偷遮掩了。出来后,阿某个威胁小偷把自己应得的那份交出来,背上战利品准备回去,并邀请小偷到自己的地界报恩。吉童日日在山坡上等着盼着父亲,而他的父亲阿某个果真带着给家人的礼物即将出现在他面前。

  第2集

  吉童牢记父亲的叮嘱,即使在哥哥吉熊面前也隐藏着力气,外出拾柴时假装搬不动。二人跑回去伺候秀鹤写字,上过三年学堂、热爱读书的吉熊一边研墨一边念字,参奉大人见状问他是否能看出秀鹤的错字,吉熊忐忑地指出来,却被参奉大人以伺候来晚为由责打。吉童看见这一幕默默流泪。正月十五,孩子奴仆们代表村子参加投石游戏。野山悄悄提议向趾高气昂的秀鹤投石子,假装是在游戏中误投到的,得到迅速响应。吉童刚想投,想起父亲“遇见再悲愤委屈的事也不能用力”的叮嘱,就放弃了。秀鹤被石头砸哭,野山父亲因此被处罚。阿某个回来了,把吉童高兴得又蹦又跳。妻子看见他伤痕累累的脚,很心疼。阿某个向参奉大人献出两匹棉布和一匹绸缎,谎称是自己用明太鱼倒手换来的,还说这趟出去认识了几个有本事的朋友,如果继续跟着他们做生意能赚得更多利润。参奉大人见钱眼开,终于批准了他梦寐以求的外居(奴婢不住在主人家里,有独立家庭)。阿某个带着一家人搬到新家,送了吉熊、吉童礼物,过上了吃白米饭的好生活。妻子又怀孕了,阿某个说一定是个女儿,还像两班(贵族阶级)一样请了医员来看。小偷果真来找阿某个,商量盗窃为富不仁的李氏家族。阿某个为了让吉童免贱以根除隐患,决定铤而走险。吉童跟伙伴们分享零食并炫耀自己父亲做生意赚了钱,却不知道父亲此时正在伙同小偷们贿赂门卫翻墙盗窃。阿某个在街上听说废妃尹氏(元子生母,元子就是日后的燕山君李隆)被赶出宫不久,她的二儿子就死于宫中,尹氏三年后才知道,怀恨在心,现在很多投机的人围在她身边效劳。参奉大人想买个衡监的位置却发愁钱不够,妻子抱怨他在废妃身上浪费了许多钱,参奉大人却目光长远,说废妃日后可能会被喜好无常的君王召回宫,何况她还有元子,将来秀鹤能当官时,元子可能已经继承王位了。原来,废妃知道二儿子死讯后,担心被姜家带走的元子也被害,于是“下了决断”,凡是帮她之人会给予亲笔书信为凭证。参奉大人看着手里的亲笔书信志得意满。王宫里,元子要觐见父王,从侍从嘴里得知自己因体弱所以从小住在大臣姜孟希家里,元子问起弟弟宫里遇害的事,周围人惊恐不已。阿某个回到家里,给妻儿包括尚未出世的孩子都带了礼物。妻子等他睡着后收拾箱子,惊讶地发现许多银两。半夜,阿某个把盗来的财物埋在院子里,妻子跟出来,什么也没问地帮他一起埋好。第二天,阿某个听说参奉大人为了攒钱买官卖了不少奴隶,对小偷说想到免贱的办法了。小偷帮助阿某个在妓院里见到贪财的刑房大人,贿赂他买下阿某个再为其免贱。刑房大人奇怪他为什么不直接给参奉大人财物免贱,对主人了解颇深的阿某个说,如果参奉大人知道自己有那么多财产,就不会放过自己了。而刑房大人为自己免贱后,自己会一直在背后支持他,所以不担心刑房大人出尔反尔。刑房大人如约到参奉大人家,给出很高的价格想买下阿某个一家。参奉大人很高兴,他的妻子却奇怪刑房大人为什么攒了那么多钱,而且好像是专为阿某个来的,所以派人跟踪。阿某个早料到此招,所以参奉夫人派去的探子什么也没探到,但根据医员看到过的阿某个家的富裕生活景象,参奉夫人断定阿某个隐瞒了财产,决定把卖阿某个的事往后推,贪心狡猾的她想出了一个谋夺财产的办法。阿某个的妻子无端被一个年老的两班调戏侮辱,她遵照阿某个的叮嘱一忍再忍,不料摔倒在地,被孩子们看见。吉童愤怒地拿石块用力砸向两班,被阿某个拦住,但惊恐的两班还是引来了官兵,为了遮掩吉童怪力的事实,阿某个扛下了“罪行”。偏袒权贵的判书大人审理此案,说两班是参奉大人的小叔,伤他等于伤参奉大人,可以判死刑。阿某个去求参奉大人,被迫交出用以全家人日后生活的财产,回到家中,妻子生下了一个女孩,不久因先前摔倒出血死去。阿某个自责不已,小偷说这一切都是参奉大人为了霸占财产设计的圈套,吉童偷偷听到了他们的话。夜里,悲愤的阿某个拿着镰刀进入参奉大人卧室,质问他因为贪财竟然这样对待祖祖辈辈为他们家奉献的自己,难道他给自己取了阿某个的名字就以为自己会随随便便活着吗?说完就杀死了他。尾随而来的吉童远远地看见父亲从参奉大人房间出来,手拿镰刀,满身是血,满眼是泪。

  第3集

  看见父亲杀人的吉童一口气往回跑。阿某个喊来小偷们和几个奴仆,打开参奉大人的仓库搬走财物。野山的父亲满锡和参奉大人有旧怨,遂与阿某个合谋,假装被他们打伤。参奉夫人半夜醒来,看见被绑的满锡和一路血迹,寻到参奉大人的房间后发出惨叫。判书大人和刑房大人带官兵过来,满锡谎称一帮蒙脸小偷手拿利剑抢了财物、杀了参奉,刑房大人佐证说近期确实有一帮蒙脸小偷作案频繁,背地里却想到一直说要拿回自己财产的阿某个。参奉夫人认定是阿某个所为,要求审讯他。吉童在家里看见官兵,偷偷把父亲的草鞋烧了谎称父亲不在家,这时阿某个自己从屋里出来了,他不想连累孩子一辈子逃亡。刑房大人到牢房看他,质问他为何拿了财物还要杀人,阿某个明知身为奴仆无论什么原因状告主人都会被判绞刑,却执意要洗刷冤屈。公开审理时,阿某个展露被主人折磨的累累伤痕,反问自己隐忍至今为何会忽然杀人?参奉夫人污蔑他的妻子锦玉勾引参奉大人的叔父赵尚胤,阿某个气极反笑,大喊着请围观民众作证,却被官兵暴打。后堂,刑房大人提醒判书大人,如果治下出现奴仆杀主的纲常罪,主官会被免职,但编造阿某个无罪日后被发现罪行更大,建议先从锦玉和赵尚胤的事情查起,吓破了胆的判书大人赶紧同意。刑房大人贴告示寻找证人,可是谁会替奴仆作证而得罪参奉大人家呢?再次审理时,受到吉童鼓励的野山站出来证实自己亲眼看到赵尚胤侵犯锦玉,导致锦玉肚子撞到石头,却因为奴仆告主人违法而不被采用。吉童大喊冤枉被官兵抓住,这时一对商人夫妇出头证明当天锦玉去自己店里买毛皮时被赵尚胤侮辱,参奉夫人又说商人之言不如两班之言可信。吉童兄弟感谢商人夫妇仗义执言,却得知无论如何他们的父亲都会死,另一边,参奉夫人因野山作证而打了野山母亲。牢房里,妓女赵善生表示愿意无偿帮助阿某个,因为她第一次见到为妻子不顾性命的男人。第三次审理,赵尚胤满口纲常伦理,谎称自己只是教训了意图勾引自己的锦玉,却在见到赵善生出现时心虚地低下了头。赵善生证明赵尚胤是个长期依附于侄子参奉大人的没落贵族,前不久说要帮助参奉大人谋夺阿某个的财产以便分一杯羹,并提供了赵尚胤的情书为证。参奉夫人知道大势已去,闭目长叹。判书大人判赵尚胤笞刑、死去的参奉大人交赎金,狗急跳墙的赵尚胤大喊着要杀自己的真凶是身负怪力的吉童,民众议论纷纷,阿某个惊恐。牢房里,刑房大人说赵尚胤找了奴仆替自己坐牢,阿某个沉冤得雪却还得死。阿某个却说仇人还活着自己也一定会活着,原来他在废妃身下了个大赌注。赵尚胤奇怪阿某个这样做等于把自己的杀人动机公布于众,参奉夫人以卑贱的人就是这样愚蠢解释。她安慰秀鹤自己会继续安排好他的前程,秀鹤却答非所问地说吉童确实像野兽一样力大无穷。参奉夫人心生毒计,告诉阿某个自己要激发吉童用力,再散播孩子将士的谣言引起公愤。夜里,参奉夫人让吉童带着一块肉去朴进士家折杏枝,必经之路上有一个频繁发生老虎吃人事件的林子。第二天,吉童满身是血地向参奉夫人复命后晕倒,神志不清。至于在林子里发生了什么,吉童缄口不言。阿某个在牢中忍受酷刑等待时机。终于,和废妃交好的人因为被揭发阿谀元子约定后事而纷纷被卸官追捕,一时汉阳大乱。阿某个告诉来牢中示威的参奉夫人,废妃已经被赐了死药,而自己看见过参奉大人枕下有废妃的亲笔书信,里面有对君王不敬的内容,已犯了可怕的纲常罪。参奉夫人脸色大变,吓得发抖。最后审理时,参奉夫人改口称发现了蒙面小偷作案特地留下的凶器,证明凶手不是阿某个。判书大人也因自己治下没有出现纲常罪乐得顺水推舟。阿某个出狱,吉熊、吉童抱着小妹妹接他,一家团聚很高兴。

  第4集

  阿某个在妻子坟前醉酒不愿醒来,仿佛看见妻子出现在面前,后被孩子们找回。刑房大人告诉阿某个,参奉夫人好像害怕什么似的,整理剩下的财产回娘家了,并把阿某个和满锡家族的奴仆文书交给他。阿某个郑重感谢,说自己要离开了,但帮助三代刑房的刑房大人坐在东轩第一位置上的承诺,一定不会忘记的。阿某个、满锡一家背上行李和小偷长途跋涉,到匿祸里这个毁掉人生的人聚集的地方定居下来。阿某个、满锡、小偷、好色的双棒者勇狗、自诩两班的拘鞭手世桀、善于赌博的假和尚乔目手一清以及混混铁屑围坐在一起商议生计,阿某个提议不再盗窃改做潜务(走私),经过争吵动手后,脸上挂彩的他们最终达成一致,在海上某小岛用朝鲜的黑细麻布交换明朝走私商人的绸缎。阿某个的小女儿阿琳会走路了,吉童激动地想告诉父亲,父亲却忙于商议交易事宜不顾理他,吉童很失落。夜里,阿某个带领大家把黑细麻布装上船,并以干毛虾作掩护,贿赂了巡查的官兵到达海上。顺利地与明朝商人换取绸缎后,却远远看见一船海贼朝他们驶来,阿某个急忙用油布包了绸缎,抱在怀里沉到海中。海贼上船搜走一些黑丝麻布,还强硬要求以后捕到的东西要分给“大哥”一半。小偷为了不让他们发现绸缎忍气吞声,等他们一走赶紧从海里捞起阿某个,发现他紧紧地抱着绸缎已经昏迷。回到住处,懂医术的一清施针把阿某个救醒。差点失去父亲的吉童悄悄警告小偷远离父亲,小偷却说他的父亲不是因为自己才改变的。阿某个奇怪怎么那么巧撞上海贼,被告知这伙海贼经常假装斗钱输给县衙的刑房们以行贿赂,所以有人给他们通风报信,国家悬赏谁抓住海贼“大哥”,奴仆能免贱、良人给官职,但没人敢抓。阿某个说,要找刑房大人帮忙了。一清与海贼“大哥”斗钱,狠赚一把想走,被“大哥”撕下假胡子,这时阿某个带人进来绑了“大哥”。另一边,刑房大人半信半疑地按照阿某个所言,带上他给的一张据说很灵验的符咒,来参加科考。经过一处山坡,觉得自己疯了才会相信阿某个,想丢掉符咒,却忽然见到海贼“大哥”被绑着跑下山坡,有人在后面喊着抓住他有悬赏,刑房大人顺手用装符咒的盒子把他拍晕,一抬头,阿某个在山坡上冲着他笑。判书大人新上任,果然就是之前的刑房大人,因为抓海贼“大哥”有功而被封官,看见阿某个站在围观人群中,他充满感激地拱手。私下,新上任的判书大人告诉阿某个,赵善花也从妓院赎出跟在自己身边,阿某个诉苦总被海贼勒索。判书大人敲打手下的刑房们不许压榨渔夫。阿某个再出海时,刑房们不敢收受贿赂了,也没有海贼作乱,生意一天比一天红火。但人们却私下议论他们是从匿祸里来的凶恶混混。先前敲诈他们的海贼也来投奔阿某个,没想到受到友善对待,与阿某个及其众兄弟歃血为盟,约定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吉熊偷偷看到很高兴,吉童却担心父亲会死。阿某个财势越来越大,被周边人敬畏地称为匿祸里的“大老爷”,吉童却梦见自己在林子里对老虎说,自己总是连累父亲。阿某个想把吉熊培养成进士,把吉童培养成将帅。但事与愿违,吉熊因为奴仆出身的人只能做侍臣而不想参加科考,宁愿继承父亲的事业;吉童虽然被父亲告知自己是百年不出的孩子将士,也不必再隐藏力量,却对打打杀杀的将帅不敢兴趣,宁愿做一个有趣的乡间小贩。转眼几年过去,阿琳都长成了亭亭玉立的半大姑娘,吉熊在父亲的银矿学习事务。坊间渐渐流传着一个传说,只要得到一个乡间小贩的包裹就能实现任何愿望,大家都称之为妖物商人,而他的名字,叫洪吉童。

  第5集

  吉童想着小时候父亲离家依依惜别的情景。贵族小姐宋佳玲从奴婢嘴里听到吉童的传说后,找到吉童,希望他帮助自己的“供花姐姐”(就是日后燕山君的后宫淑妃张绿水)。供花在竹帘后,问吉童能否帮自己赢得一个男人的心,而她相中的人,竟然是国君。吉童要求看看她的脸,发现这个艳名远播的妓女并不像自己想象的那样倾国倾城;供花却说,这才证明她厉害,有着胜于容貌的独特魅力。吉童调笑供花能否考虑成为自己的另一半,因为自己就喜欢她这样居心叵测的女人。没想到坐在一旁的佳玲愤怒于他轻看供花,打了他一耳光。吉童说他得赶快回去为妹妹阿琳庆祝生日,如果以后再见到就说明有缘,顺带对佳玲说,以后与她再见到也说明有缘。吉童在回家的路上,想着刚刚的场景,摸着被打的脸荡漾地笑了,而佳玲一直站在原地远远地看着他。吉童经过那片有老虎的林子,有三个人正坐在一起议论说凡是拿到妖物商人的东西就会得相思病,看到吉童,就喊他一起走壮胆。吉童说自己见过老虎还放它走,被当作是吹牛。这时三人说起益刀大头(阿某个)与末端街要打起来了。原来,末端街的首领许太学约见阿某个,希望他照顾自己伪造自卖文书(骗流浪人当奴仆卖)的生意,但是阿某个虽然成为混子,却不想贩卖人口尤其是孩子,也不允许他在自己地盘贩卖,从而结下了怨。其中一人说许太学手下都是当过兵打过仗的人,阿某个那帮混子根本不是对手,嘲笑阿某个这样不懂分寸瞎闹的奴仆会消失的,吉童立即反唇相讥,打了起来。吉童回到家中,向父亲弯腰行礼,父亲却对他很冷淡。吉童和吉熊在海边谈心,吉童伤心于父亲很久不曾关心自己,吉熊却说父亲是最盼望他回来的人。阿琳调皮地蒙上吉童的眼睛,吉童开玩笑说她是丑八怪。吉童再次拜见父亲,阿某个仍旧淡淡地不说话,坐在一旁的小偷苏不离缓解气氛问他一路见闻,吉童满面春风地说起各地美丽姑娘的不同风情,苏不离说他该定居了,吉童却说没有女孩会嫁给混子家。阿某个气得起身走了。吉童担心地问苏不离关于许太学的事,苏不离充满信心地说他们已经准备好了。晚上,三兄妹睡在一起,睡觉不老实的阿琳让哥哥们哭笑不得。吉童正和阿琳玩游戏,听说父亲带着少数几个人去见判书大人严自治了,十分担心地跑去。这时,阿某个在一个包厢里等着严自治,却来了一群人闹事,随行的勇狗、苏不离等人追了出去。许太学手下一群人调虎离山后来到包厢,看见只留下阿某个一个人了,得意地抽出刀要杀他。没想到吉熊等一帮人忽然出现,勇狗等人也去而复返,双方大打出手。吉童害怕地大声喊着爹跑了过来,混乱中被打倒在地。最终阿某个一方大获全胜,还抓来许太学,割了他一只耳朵,吉童很震惊。阿某个手下的一群人聚在一起庆祝。吉童和铁屑掰手腕赢了,被人们说是铁屑故意让着他,野山作证吉童小时候力气就很大。吉童趁着众人醉倒,跪下请求父亲满足自己一个愿望,和他一起离开匿祸里种田生活,因为许太学一定会报复,盯上父亲的也不止一个。阿某个没有答应。吉熊过来把吉童拉走,说父亲现在是这里的王,为什么要重新去当奴仆?吉童却说母亲不是被参奉杀的,而是死于父亲的欲望,人不安于本分守着命就会死。阿某个跟来,把他们带到一棵挂满彩带的树下,说这是智异山半神亲自选中的树,他问过半神,吉童按照他的命运活下去会如何。阿某个让吉童跟他摔跤,把吉童摔倒在地,吉童却不肯起来再比,也不肯听父亲的话用力拔树、碎石,只是哭着说自己做不到。阿某个疑惑地问他小时候和老虎到底发生了什么,吉童说什么也没有,他的力气很久以前就消失了,现在自己什么也不是了,然后哭得很伤心。阿某个心疼地给他擦掉泪。夜里,阿某个叫来苏不离,说自己想休息了。第二天,苏不离问吉童是不是他让自己的父亲放弃生意的,说这里根本离不开阿某个。吉童没听完就激动地去找父亲,听到阿某个说种田也不错,吉童喜极而泣。吉熊、阿琳也支持父亲这样做。吉童把绣花鞋送给阿琳,说自己很快回来,然后到那棵树下,祈祷自己回来前一切平安,父亲能过上新生活。他转身离开,却没看到身后的石子都塌了。阿某个在严自治的再三要求下面见王族中原君。中原君听说他一下解决了小混混,丢给他一幅画像,说是逃跑的女仆,让阿某个找到她,如果她身边有别的男人就杀了她。阿某个惊恐。此时,吉童想着父亲要种田喂牛的话还很高兴。

  转载请注明 来源:韩剧网 http://www.hanju.cc
顶一个(0) 踩一下(1)喜欢就支持一下哦!
  • 泡菜帮
  • 1. 泡菜帮 170303延续“帕帕帮”正宗海外风格,爆料韩娱最新资讯...
  • Running Man
  • 2. Running Man 170219节目致力于打造一个不同于过去real variety的新型态娱乐节目。每期由6位固定成员及不同嘉宾参演,对应每期节目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