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 X Man 分集剧情介绍 更新至8集

2017-05-18 22:02

Man X Man 分集剧情介绍

[剧 名]: Man X Man/맨투맨/秘行要员
[播 送]: 韩国JTBC
[类 型]: JTBC金土剧 
[首 播]: 2017年04月21日
[时 间]: 每周五 、六晚间8点30分各播放一集
[接 档]: 大力女子都奉顺
[导 演]: 李昌民(Remember-儿子的战争、美女的诞生我的爱蝴蝶夫人太阳的新娘Midas
[编 剧]: 金元硕(太阳的后裔女王的教室
[演 员]: 朴海镇 朴诚雄 金玟延政勋 蔡贞安 李施彦 申珠亚 吴熙俊 金秉世 金甫美 千虎珍 张铉诚 太仁镐 郑满植 吴娜拉 李雅真 大卫麦金尼斯 金贤镇 尹瑞贤 宋仲基(特别出演) 南宫珉(特别出演)
[集 数]: 16集
[简 介]: 该剧讲述了长时间以明星身份生活的演员和其拥有特殊调查权、负责警卫工作的保镖之间所发生的故事。

  第1集

  金薛宇,大韩民国国情局Ghost高级特工,代号K。他相貌英俊,气宇轩昂,更特别的是心思缜密,身怀绝技。他原是特种部队特警,因为在一次解救人质的任务中不服从命令擅自行动而受到军刑法处罚被捕。在对他进行审讯,国情局上层看中他从而挑选他作为执行海外任务的伪装者。金薛宇不辱使命以各种伪装身份出现在世界各地,出色完成各项特殊任务。最后一次海外任务是救出被关押在布达佩斯秘密监狱里的俄罗斯少领柏度夫。金薛宇以一个青年才俊的身份接近了黑社会头领亚历山大的女儿安娜。他谨记国情局前辈格言,每一个作战计划里都有女人,而女人的力量不容小觑。阳光帅气的金薛宇很快获得安娜芳心,青春靓丽的安娜和金薛宇开始了一段郎才女貌的浪漫异国恋。最后金薛宇终于通过安娜的关系见到亚历山大,金薛宇在和亚历山大独处时说穿了他的秘密身份,亚历山大知道金薛宇另有目的。金薛宇终于如愿以偿地被投进秘密监狱,也见到柏度夫。柏度夫看到他非常吃惊,金薛宇和柏度夫商量出天衣无缝的越狱作战方案。金薛宇计算精准,计划周详,每个环节丝丝相扣,最终在柏度夫的配合下两人有惊无险地逃出监狱。金薛宇送别柏度夫上前来接应的直升机,柏度夫心存感激,他拍拍金薛宇的肩膀告诉他以后如果有需要尽管到俄罗斯去找他。不久金薛宇从新闻上看到柏度夫和韩国领导人签署相关协议的新闻。金薛宇松了口气,他觉得是时候解决遗留问题顺利脱身了。他约了安娜,然后让安娜亲眼目睹自己坐的汽车发生爆炸,安娜伤心欲绝,却不知金薛宇早就金蝉脱壳。金薛宇布达佩斯的营救任务顺利完成。在韩国首尔,韩流明星余云光一大早在助理的催促下不情不愿地赶到拍摄地点。余云光原是武星,一直饰演坏人和配角,他虽然没有英俊的相貌,但外形刚毅演技超群,再加上他的敬业和硬汉风格,他慢慢走上一线明星的位置,签约不断事业如日中天。拍摄现场他平易近人,武打场景都是亲力亲为,他的经纪人车图夏花痴般看着他不停为他加油呐喊。车图夏原是余云光的粉丝团团长,后来成为他的经纪人。车图夏对余云光的事业发展可以说是倾尽全力,余云光也非常感激和善待她,对她也十分和善。松山物产的原社长毛社长已经去世,他的孙子毛承宰继任会长。毛胜在的妻子宋美恩是韩国小姐出身的当红女星,毛承宰虽然年轻但颇有城府,他准备参加首尔市长竞选,但表面上却装出风平浪静淡泊名利。背地里毛承宰用卑劣手段用偷拍的方式录下贿赂政府要员的场景,威逼他退出竞选,为自己的竞选扫清障碍。然后他又用济州岛土地产权的方式同样贿赂高官,并逼迫他出具发票,他要把发票拿在手里作为证据。国情局逐渐发现异样,他们分析内部出现叛徒,他们想调查此事但已不能再启用内部人员。这时国情局一位上层建议从海外调人回来,他举荐的人正是金薛宇。金薛宇接到任务,得知国情局调查此事的尹前辈被暗杀,尹前辈最后留下的线索是一个集装箱里的三个木雕。经过推论,有关松山物产贿赂收买政府要员的秘密资金和账本就在这三个木雕里。金薛宇的任务就是找到木雕。金薛宇接到任务马上回国,经过和国情局的上层自己的直属负责人接触后,负责人告诉他第一个木雕的坐标已经查实,在俄罗斯军火商人威尔登那里,而想接近威尔登只有通过余云光,因为余云光受邀参加威尔登举行的生日派对,余云光也将届时举行粉丝见面会。金薛宇马上调查余云光的有关资料,很快他便对余云光有了一定了解,并查到他现在的方位正在一家咖啡馆。金薛宇赶到咖啡馆附近的房屋高处偷拍余云光。此时车图夏和余云光的助理正在说服他参加威尔登的生日派对,任性的余云光恼怒地摔了请柬不想参加。车图夏好言相劝,陈明厉害关系,最终说服了余云光。就在金薛宇聚精会神地偷拍他们时,车图夏突然悄无声息地走到他身后一把夺过他的相机。车图夏一边指责金薛宇,一边娴熟地操作删除了金薛宇相机上的照片。金薛宇好奇地打量车图夏,任由车图夏摆弄他的相机。车图夏起初以为金薛宇跟自己一样是余云光的粉丝,可她在相机上突然看到自己照片,于是疑惑地问金薛宇为什么偷拍自己,金薛宇脱口而出:因为漂亮。车图夏在片刻的愣神后,觉得金薛宇分明就是个登徒浪子,她以牙还牙地拿出手机拍下金薛宇,然后丢下一番要起诉他的话后愤然离开。金薛宇饶有兴致地看着车图夏离开的背影,回到家他恢复了相机上的照片并调阅了车图夏的资料。粉丝见面会这天,余云光被人前呼后拥进入举行见面会的地方。不多时金薛宇也过来了,他左右观察着环境,而车图夏正好从露台上看到他。突然车图夏看到金薛宇把手偷偷伸向女孩的背包偷窃,车图夏大惊,急忙跟踪金薛宇,直到金薛宇再次偷窃时将他抓住。车图夏大嚷金薛宇是小偷,她想钳制住金薛宇。却被人高马大的金薛宇紧紧禁锢在怀里不能动弹。

  第2集

  金薛宇称自己是余云光新任保镖时众人都惊呆了。余云光探究地看向身边的工作人员,他急忙解释金薛宇是松山保安室重金为他聘请的保镖。余云光冷冷地称自己不需要保镖,更不接受松山集团安排的保镖。人群散去后,车图夏把金薛宇拉到一旁,质问他当保镖的事。两人针尖对麦芒的争执着,突然他们看到了远处站在露台上的余云光,余云光正落寞地看着楼下准备离开的宋美恩。车图夏走到他身边问保镖的事,余云光告诉她,金薛宇 是松山集团力荐而来,推辞不了,现在只能接受。车图夏建议不行的话就先用,然后再逼着他辞退。车图夏对金薛宇进行了面试,她提了很多莫名其妙的问题,金薛宇的履历和回答让车图夏窃喜偷笑,因为不论从哪个方面看,他根本就和余云光五行不和,都是他讨厌的类型。她敢断言,金薛宇分分钟都有可能被辞退。次日,金薛宇来到余云光家里,他的助理谎称有事把叫余云光起床的大难题交给金薛宇。这对金薛宇来说无异于烫手山芋,叫起余云光一定惹怒他被辞退,不叫起他误了拍摄同样被辞退。金薛宇很快发现情况不对,他一言不发地走进浴室,然后利用浴室里现有的物品很快改造出一个简易炸弹装置,然后挂在余云光床头。余云光面对极有可能准时爆炸的炸弹,不得不起身。然而在他们赶往剧组的路上遭遇堵车,余云光身上因无法任意妄为而使坏的个性暴露无遗,他不停殴打责骂开车的助理。金薛宇突然出手,拉起余云光的手腕带着他在马路上奔跑,车图夏吓坏了,她怕影响不好,急忙追赶。最终金薛宇拉着余云光挤上地铁,车图夏晚了一步,她绝望地看着金薛宇和余云光拉着手站在地铁车厢疾驰而去。车图夏愤然赶到剧组,她以为以余云光的个性一定会恼羞成怒辞退金薛宇。没想到余云光对金薛宇满面堆笑,还讨好地给他端饮料拿吃的,金薛宇仍然酷酷地板着一张扑克脸不苟言笑。车图夏不解。余云光兴奋地告诉她,因为自己突然出现在地铁站而引起轰动,今天上了热搜榜第一名。车图夏不屑一顾。车图夏不服,她气愤地指责金薛宇不该拉余云光上地铁而置他的安全于不顾,责怪他完全没尽到一个保镖的义务。金薛宇却不慌不忙地把他时刻关注余云光身边出现人物的特征和安全性做了分析,车图夏瞠目结舌哑口无言。即便如此她还是不接受金薛宇。这天车图夏偶然听到金薛宇直接负责人给他打电话,告诉他白沙团有所行动,提醒他注意安全。车图夏把听到的只言片语告诉余云光,并分析觉得金薛宇别有目的,极有可能对余云光不利。余云光一笑而过。余云光对金薛宇的相信和纵容让车图夏突然怀疑他们俩是不是同性恋,结果越观察越像,车图夏不寒而栗。这天余云光在去剧组时突然接到女演员毕恩秀电话,余云光想摆脱她的纠缠,谁知毕恩秀却死缠烂打堵在剧组。金薛宇主动提出帮他解决此事,余云光又又惊又喜。金薛宇早就调查清毕恩秀的为人,他一针见血地揭穿水性杨花私生活混乱的毕恩秀的行踪,并直接告诉她不要再和余云光纠缠,不然就把她的事情曝光给记者。毕恩秀被他抓了把柄,悻悻离开。余云光看着毕恩秀离开,他兴奋地走到金薛宇身边向他表示感谢。两人亲密的样子让车图夏对他们同性恋的猜测更加肯定。毛承宰晚上陪儿子玩耍时无意间听到儿子称他和妈妈宋美恩把余云光的电影看了十几遍,毛承宰心里很不是滋味,余云光就是他心里的一根刺。这时宋美恩微醺地回来,她说晚上和导演一起参加了余云光主演电影的庆功会。毛承宰妒火中烧。晚上毛承宰暴跳如雷,他授意自己手下对付余云光。次日余云光在剧组有一部飙车戏,他仍然亲力亲为不愿用替身。金薛宇站在不远处看着余云光和导演讨论拍摄细节。车图夏走到他身边,把自己拍到的他和毕恩秀在餐厅共进晚餐的照片出示给他看。余云光曾解释过金薛宇是帮自己摆脱毕恩秀,但车图夏不信。她声色俱厉地扬言要辞退金薛宇。此时的金薛宇对她的话充耳不闻,因为他看到一个可疑身影。一个打扮成道具工人的年轻男子压低鸭舌帽检查了余云光马上拍戏要用的车辆,男子形迹可疑地刻意低头,表情十分慌张。金薛宇密切注视着这个道具工,特工的直觉让他敏感地感觉到危险。余云光这时上了车发动车辆开始拍摄。金薛宇密切关注着,只听到导演的对讲机里突然传出余云光慌乱的惊呼他的方向盘和刹车都失灵了。金薛宇急忙跑到一辆拍摄用车前拉开车门,车图夏义无反顾地坐上金薛宇的车。金薛宇虽然吃惊但来不及说什么,他驾驶车辆疾驰而去,开足马力追赶余云光的车。此时的余云光已经方寸大乱,他惊恐而无助地听任车辆在路上狂奔而无能为力。一路上险象环生,车子却根本无法减速,金薛宇开着车拼命追赶。就在这时他们同时发现前面道路施工,前方必定无路可走,可余云光停不下来,他绝望了。金薛宇猛踩油门终于超过余薛宇,他急打方向盘把车子横在路前方等着余云光开车撞上去减速。车图夏吓的花容失色,金薛宇搂过她把她的头护在自己胸前。

  第3集

  金薛宇死死踩住刹车,余云光的车重重撞击他的车后还是停不下来,仍然向前滑动。最后终于在金薛宇的车被挤压到断路边沿时停了下来,余云光受伤昏迷过去。余云光被紧急送往医院,金薛宇和他的一干助手都焦急地等在病房外。金薛宇找到机会向直属上司汇报,他把怀疑有人暗中对余云光的车动手脚的事汇报给他,同时他分析自己看到过伪装的道具工,他的举止和步伐不是一般人,像是受过特训的人员。他希望上司能够帮忙调查此事。毛承宰在家里的电脑上翻阅关于余云光车祸的新闻报道。宋美恩这时走过来,他故意和她讨论余云光车祸的新闻暗中却观察宋美恩的反应。宋美恩却一副事不关己仿佛听说一个不认识的人一般,她直言如果余云光耽误拍摄她马上换人。这让毛承宰有些意外。然而背地里宋美恩却安排人给余云光安排最好的医生治疗。此时的余云光已基本无大碍。经历这次事故他陷入梦魇之中,因为类似这次的事故他经历了两次,前一次发生在七年前。就在他发生事故的当天和他热恋的宋美恩嫁给了毛承宰,当他从死亡线上挣扎回来时,新娘宋美恩绝情地打电话和他分手。余云光想尽快出院,因为医院总让他想起些痛苦的回忆。余云光回到家当着助理和车图夏等人的面向金薛宇表示救命之恩的感谢,金薛宇仍然荣辱不惊地摆着一张扑克脸。谁料余云光对这次事件心有余悸,对金薛宇又充分信任,他提出要金薛宇24小时贴身保护自己。众人无不瞠目结舌。金薛宇考虑到还需要通过余云光接触威尔登调查木雕,他思忖片刻后同意了。余云光大喜过望,马上让车图夏给金薛宇安排房间,车图夏把金薛宇安排在离余云光房间比较近的房间,这间房间是他们这些助理和经纪人经常住的房间。金薛宇看到房间贴满余云光的相片不禁感到阵阵恶寒。余云光经历事故后决定罢演好好休息,金薛宇着急起来,因为余云光休息后将取消去俄罗斯参加威尔登生日派对。金薛宇心急如焚,他把这个情况向直属上司进行汇报,上司让他一定要想办法促成余云光的俄罗斯之行。车图夏接到父亲从监狱打来的电话,他要车图夏给自己交收管金。车图夏想到这个不成器的父亲心烦意乱,她和朋友一起喝酒借酒消愁。醉酒的车图夏踉踉跄跄地回家,迷迷糊糊间进入金薛宇的房间。金薛宇怕尴尬一言不发,醉酒的车图夏并没有发现躺在床上的他,她大剌剌地也上床躺在他身边。车图夏嘴里唠唠叨叨地说着对余云光的担忧,她说余云光始终走不出宋美恩伤害的阴影。金薛宇听到这些突然灵光一闪。金薛宇决定借宋美恩来说服余云光。他和余云光夜谈,告诉他自己实际是宋美恩安排给他的警卫,他现在效力的秋影娱乐公司的大股东就是宋美恩,可以说是宋美恩捧红了他。余云光震惊了。金薛宇继续分析称,宋美恩希望他回归影视,不希望他当傀儡。金薛宇劝他不要放弃去俄罗斯参加威尔登生日派对的活动,余云光深深被震撼而陷入沉思。次日,他重新走出家门,他愤然告诉宋美恩曾经的经纪人和秋影娱乐公司的池代表,他要离开秋影。池代表苦苦跪求他打消念头,余云光心意已决。很快余云光带着金薛宇和车图夏一起赴俄罗斯。一向女汉子般的车图夏难得地穿了礼服,金薛宇和余云光都被惊艳。在机场金薛宇直属上司把精心制作的窃听和侵入威尔逊安保系统的装置悄悄交给他。余云光等人赶到俄罗斯参加了威尔逊的生日派对,毛承宰夫妇等各界名流都到了。毛承宰因为和威尔登有一些生意上的往来,他拉着威尔登进密室讨论生意。宋美恩走到余云光身边劝他不要离开秋影娱乐,余云光面无表情冷冷地拒绝了,他不愿和宋美恩多言。宋美恩没有计较余云光的冷漠走开,毛承宰站在楼上表情复杂地看着楼下的宋美恩。金薛宇的上司通过入侵威尔登的安保系统制定出计划,他让金薛宇依计潜入威尔登城堡二楼房间查探,行动时间只有三分钟。金薛宇自信绰绰有余。他准备将余云光送入威尔登的密室后抽身离开,利用中间三分钟的时间行动。谁知余云光却坚持要打破威尔登不允许其他人进密室的规定,他要求金薛宇跟自己一起进密室贴身保护自己。金薛宇心中叫苦不迭,直属上司也暗自通知金薛宇想办法不要进密室。金薛宇表情复杂地看着余云光得意地邀请他一起进房间,他一咬牙硬着头皮进了密室。远程监控威尔登安保系统的直属上司担忧地通知金薛宇,他的行动时间只有一分钟了。

  第4集

  金薛宇因为余云光的坚持弄巧成拙被迫进入密室,如今他原本的计划不能再实施。金薛宇无奈只好暗中通知直属上司李前辈,开始按B计划行动。金薛宇的B计划里动用了柏度夫。原来来之前金薛宇已经见过柏度夫,并和他商量了完善的备用计划以备不时之需应对突发情况。现在正好属于突发情况,他们商定的计划正式启动。在柏度夫的配合下,金薛宇有惊无险地拿到密室中的木雕并成功交付到直属上司李前辈手里,同时还将有黑社会性质的威尔登抓捕。金薛宇的整个行动计划丝丝相扣完美无缺,唯一的缺憾是金薛宇在行动时被一直站在他身边的车图夏发现他消失了片刻。由于金薛宇在行动时为了掩饰被发现,他曾拉住车图夏假装偷情的情侣躲了过去。当时车图夏突然近距离接近金薛宇心中小鹿乱撞,事后她百思不得解专门询问金薛宇当时用意何在。金薛宇怕横生枝节,他用深情的目光看着车图夏告诉她,因为当时他的眼里只有她。从没有恋爱经验的车图夏的心都乱了。余云光一行回国后讨论助理们的各自去向,车图夏坚定不移地决定还是跟着余云光。而池代表为此专门和宋美恩谈了谈,他希望她能把秋影交给自己,这样余云光就会留在秋影,他希望还能和余云光在一起共事。宋美恩同意了。金薛宇和李前辈通过精密仪器发现了木雕里暗藏了物品,在金薛宇仔细研究木雕后找到木雕机关,打开木雕取出里面像钥匙的金属状物品,只是这把残缺的钥匙像是一把钥匙其中的一部分。他们猜测钥匙的另外部分估计就在另外几尊木雕里。金薛宇提出自己完成了这项任务给余云光当保镖的工作是不是可以结束,李前辈同意了。金薛宇准备再想办法和过去一样安全地金蝉脱壳。他又准备故伎重演制作汽车炸弹,李前辈阻止他称像韩国这样的国家,汽车炸弹会引起轩然大波会上新闻,如果要做到毫无痕迹地消失,适合韩国国情的最好的办法就是辞职。他建议金薛宇可以借病辞职。车图夏从俄罗斯回来后就陷入纠结的情绪里,她一遍遍回忆金薛宇对自己说过的话做过的事,她不知道他到底什么意思。于是她向闺蜜请教,闺蜜简单地概括,想看清一个男人心意就看他的表现,有时嫉妒就是一种告白的方式。车图夏根本不懂。为了辞职,金薛宇再次出现在剧组众人面前时,原本毫无表情的他显得更加冷漠。车图夏却以为他是看到自己和杨助理举止亲密而表现出的嫉妒,她想到了闺蜜的话,却不知金薛宇想故意引起众人反感而顺利辞职。哪知宽容的余云光却把他当成家人一般宽容和放纵。毛承宰因为威尔登被抓而失去和他合作生意的机会,他把此事告诉了国情局的高官。高官也听说李前辈和张组长等人已经拿到木雕,他愤然给手下负责暗杀的特工下令,让他密切注意国情局的特工。余云光把金薛宇和车图夏等人聚在自己家聚餐。车图夏再看到金薛宇便有些不自在起来。她一杯接一杯的喝闷酒,酒过三巡后车图夏偷偷给金薛宇发信息让他一会儿留下来自己有话和他谈。金薛宇唯恐车图夏酒后缠着自己,他主动抢夺过车图夏的酒杯替她喝酒。众人看得无不瞠目结舌,而车图夏以为他是担心自己,联想到金薛宇表现出的之前嫉妒现在担心,她几乎可以确定,金薛宇真的暗恋上她!金薛宇喝完酒离开时,车图夏追出去。她含蓄地告诉金薛宇,他的真心真意自己明白了,但她还是希望他们重新开始当普通同事。金薛宇一头雾水。然而金薛宇回到自己家后脑海里不时闪现出车图夏的样子,他心神不宁难以平静。国情局张组长把有关第二座木雕的最新情报告诉李前辈。他说之前掌握了第二座木雕的泰国公主通过黑拍卖已经将木雕交易出去,他让李前辈和尹前辈之前的情报员外号金手指的人联系。金薛宇把一封辞职信递给了余云光。余云光非常吃惊,金薛宇面无表情地告诉他,自己有病所以要辞职。可余云光却看不出他有任何的病态,他心情郁闷起来。车图夏到余云光家里时发现他躺在床上很难过,余云光告诉她金薛宇要辞职。车图夏愣住了,她以为金薛宇因为暗恋自己得不到回应而产生心病辞职,她很自信地称自己可以帮他解决。车图夏根据金薛宇登记表登记的家庭地址找到他家,金薛宇和车图夏最后坐在了咖啡馆里。车图夏向金薛宇道歉,然后含蓄委婉感同身受地对他说自己能体会暗恋的痛苦,她希望金薛宇不要因此而心灰意冷放弃工作辞职。金薛宇终于明白车图夏误会自己暗恋她,他感慨特工工作结束远比开始困难。他当即非常直白地告诉车图夏,自己从没喜欢过他,而且自己对这种事毫无兴趣。他毫不留情地历数车图夏的缺点,将她贬低的一无是处。车图夏难以置信,她的大眼睛里噙满泪水。金薛宇毅然决然地推门走出去。这时他突然接到李前辈电话,李前辈告诉他情况有变,他还不能辞职,保镖一职还必须再保留一段时间。金薛宇愕然,他明白特工工作中爱情是最好伪装方式,他突然折回。此时车图夏黯然神伤准备离开,金薛宇突然一把抱住她强吻上去。那一刻车图夏完全懵了,而金薛宇突然有一种不祥预感。

  第5集

  金薛宇突然接到李前辈命令让他暂时不能辞职还要继续保镖工作顿时傻眼了,他只好把自己绝情的做法圆回来,他霸道亲吻了车图夏,车图夏被这突然的变故震惊地回不过神。金薛宇故作深情地表白,自己本想用伤害她的方式让自己断了想法,可转身离开的一瞬间他觉得自己没有办法离开她。他原以为自己的这番甜蜜炸弹会炸晕车图夏,却没想到车图夏狠狠扇了他一耳光。金薛宇有些气恼地质问李前辈到底发生了什么,李前辈告诉他,车图夏的父亲就是尹前辈手下的情报员外号金手指的车明锡,他们先要从车明锡那里找到一枚戒指。通过车图夏探监时他们父女俩的对话可以分析出,车明锡把戒指藏在送给女儿的玩具中。所以这一次金薛宇的任务目标是车图夏,他暂时不能辞职。金薛宇简直无语和感到打脸。金薛宇的强吻举动让车图夏陷入新的纠结和困惑里,她实在想不通金薛宇的真实想法以至辗转难眠。一大早金薛宇打电话给她,贴心地叫她起床还告诉她他们因为要一起工作等会再见。车图夏觉得恍如隔世。金薛宇像过去一样到余云光家里叫他起床,余云光得知他不辞职了简直兴奋地要手舞足蹈。金薛宇借口自己是被车图夏成功说服,余云光深信不疑。在拍摄现场,车图夏不可避免地和金薛宇见面,她非常尴尬,警告金薛宇和自己保持距离在自己身边直径一米外,金薛宇仿佛很受伤和很无辜地看着她,车图夏赶紧回避他的目光。但金薛宇在看到她冷而把自己大衣披在她身上时,车图夏心里的坚冰瞬间融化。李前辈提审了车明锡,告诉他因为监狱房屋紧张所以准备把一些罪行较轻的人提前假释,他现在就准备帮他办理。车明锡闻言简直喜从天降,他对恩同再造的李前辈感恩戴德。池代表亲自找了车图夏,他告诉车图夏自己用房屋保证金从宋美恩手里买回了秋影的股份,现在秋影就是自己的,跟宋美恩一点关系也没有了。所以他希望余云光回到秋影。当车图夏把池代表的意思转达时,余云光仍然余怒未消地一口回绝。可他想到如兄弟般的池代表在他没有名气时帮他介绍导演,低头为他找片的情形时,他的心又软了下来。最后他终于原谅池代表回到秋影,兄弟俩冰释前嫌。车图夏在和余云光谈工作时不断接到金薛宇发来的信息。余云光非常八卦车图夏和金薛宇的关系,车图夏非常尴尬,她不知道金薛宇只是想确认她什么时候回家,因为他此时正在她家里翻箱倒柜寻找戒指。金薛宇一无所获时突然接到余云光共进晚餐的邀请,因为他实在想知道金薛宇和车图夏的关系。他有些同情地告诉金薛宇,车图夏的心思在自己身上,而金薛宇想把她从自己身边拉走确实很困难。金薛宇很无语。张组长和李前辈在画展中心见面时发现被人跟踪,他们知道这条线暴露了。李前辈把被跟踪的事告诉金薛宇,提醒他现在情况很危险。金薛宇称与其这样防不胜防,不如主动出击,把木雕抛出去诱饵。两人正讨论行动计划时,车图夏不停发信息给金薛宇约他见面,金薛宇却看了看根本不回信息,李前辈有些疑惑。深谙女人心思的金薛宇能够准确猜想到此时的车图夏如坐针毡心里七上八下,她一定犹豫纠结不得其解。所以,他不理不睬,称现在是放置阶段。果然车图夏见他不回信息越发心乱如麻。经过金薛宇和李前辈商量,李前辈故意把转移木雕像的事情透漏给跟踪自己的那些人。接着张组长和李前辈故意在那里见面,等他们出现后,白议员手下的特工用狙击手射杀李前辈和张组长。谁知他们俩人的车都是特殊防弹玻璃,二人毫发无损。而狙击手因此暴露位置。就在狙击手诧异没有打中李前辈时,埋伏的金薛宇打中狙击手左肩。经验丰富的狙击手很快躲藏起来,金薛宇和他展开拉锯战。就在此时,因为等不到金薛宇信息几乎要崩溃的车图夏终于忍不住给金薛宇打电话。金薛宇一边作战一边告诉车图夏自己一会儿去接她。车图夏的电话被挂断,她拿着手机目瞪口呆。车图夏身边的闺蜜感慨,金薛宇分明就是欲擒故纵的高手。狙击手最后顺利逃离,但金薛宇看清了他,他判断狙击手分明就是一名特工,而且他就是余云光事故那天在他车上动手脚的假道具工。金薛宇结束战斗驱车离开,他告诉李前辈,现在放置阶段结束,进入告白并抓紧的时机。此时白议员和毛承宰暗地见面,当他看到毛承宰身边站着自己的特工时知道他出卖了自己投靠了毛承宰。白议员有些痛心疾首,毛承宰成竹在胸地警告白议员,他妄图勾结国情局算计自己的事自己很清楚,白议员一时语塞。金薛宇没有食言去接了车图夏,他带着车图夏一起在夜空下吹夜风喝酒,他说自己记得这是车图夏最喜欢的方式。车图夏没想到金薛宇如此用心,她动情地扑上去主动亲吻了金薛宇。那一刻她觉得亲吻的感觉果然让人心动,而金薛宇感觉亲吻的行为果然十分不祥。金薛宇最后送车图夏回家,在车图夏家门口她震惊地看到父亲车明锡等在家门口。当车明锡疑惑金薛宇身份时,他主动称自己是车图夏男朋友。车明锡见金薛宇如此阳光帅气他激动地扑上去紧紧拥抱了金薛宇。

  第6集

  车明锡看到又高又帅的金薛宇不禁喜上眉梢,他拉着金薛宇开始满嘴跑火车的大吹大擂,金薛宇脸上带笑心里却很清楚,像他这种韩国骗子都是家人的累赘。车图夏觉得父亲的表现很丢人。白议员主动找到张组长,张组长和他道不同不相为谋,他起身准备离开。白议员突然提出他们可以进行一笔交易,他可以把上次行动的狙击手徐启哲的资料交给他,但他也必须帮他拿到他需要的东西。车明锡暂时在车图夏闺蜜松儿打工的那家店里工作。车明锡乘车图夏上班悄悄在家里翻箱倒柜,妄图找到那枚戒指,谁知却一无所获。他疑惑女儿到底把戒指藏在什么地方。车明锡约出金薛宇,他非常含蓄而拐弯抹角地打听他和自己女儿关系发展到哪一步。金薛宇直言他是不是要问有没有交换戒指,车明锡忙不迭地点头。金薛宇告诉他并没有交换过戒指。车明锡放心了。谁知这时他突然接到松儿电话,称他们家被盗了。金薛宇和车明锡大惊,急忙赶回去。 他们看到车图夏家里被翻的一片狼藉,金薛宇心里很清楚这是有人要寻找那枚戒指。车图夏这时也闻讯赶回来,她和松儿发现家里什么也没丢。车明锡焦急地问她戒指丢了没有,车图夏明明白白告诉父亲她把戒指放在其他地方。车明锡和金薛宇心里都松了口气。李前辈看到金薛宇提着行李准备离开十分好奇,金薛宇告诉他自己要搬到车图夏家里去住,她已经处于危险之中,自己必须贴身保护。李前辈却担心他特工的身份暴露,让他不要管交给警察去处理,金薛宇却坚持要搬过去。车图夏看金薛宇搬过来有些尴尬,但看他如此紧张关心自己心里又有些暖暖的感动。李前辈因为见过车明锡不方便出面,他让张组长点一把火促使车明锡早点找到戒指。张组长见了车明锡让他交出戒指,自己可以给他一笔钱。车明锡表面答应心里却有了自己的打算。这天金薛宇在陪车图夏一起在餐馆吃面时车图夏谈到家人,谈到让她头痛的父亲。她说就希望他安静地过日子,她说父亲多次问到戒指其实自己没有藏,自己把戒指和爷爷放在一起,只要父亲去祭拜爷爷自然可以找到,可是父亲根本不会去。车图夏有些伤感,金薛宇却按捺住心里的激动:戒指找到了。这时金薛宇敏觉地发现有人监视车图夏。金薛宇为了不惊动车图夏,他在回去时故意绕道。车图夏不解,金薛宇称只为和她独处,车图夏心里甜蜜蜜的。金薛宇走到巷陌深处突然一把把车图夏拽到拐角,不多时金薛宇终于看到跟踪车图夏的两个男子走过去。他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姿势完全是壁咚的架势,车图夏此时心里小鹿乱撞。金薛宇并没有壁咚车图夏,而是变魔术给她看。他变出一枚幸运币送给车图夏,让她一定要随身携带。而徐启哲派的人跟踪失败让几乎可以确定,金薛宇就是特工K。晚上车图夏半夜起来看到金薛宇的床上空无一人,她找到客厅发现金薛宇坐在沙发上睡着了。看着金薛宇帅气逼人的睡颜车图夏悄悄走过去靠在他肩头。半夜醒来的车明锡看到这一幕,他决定给女儿弄一套房子作为她的嫁妆。次日车明锡找到松山集团见到毛承宰。车明锡告诉他戒指在自己手里,他试着狮子大开口卖给他2亿韩元,没想到毛承宰毫不犹豫地答应了。车明锡愣住了,他急忙称戒指不在自己身上,他马上可以拿给他。毛承宰这时拿出一块昂贵的手表送给车明锡,告诉他这表就算定金。当车明锡喜不自胜地把表戴到手腕上时,毛承宰警告他如果他敢把戒指卖给别人自己会砍了他的手腕。车明锡忙不迭地承诺不会失信。车明锡感到自己有了钱,所以在和余云光、金薛宇一起吃饭时他开始游说余云光和自己一起到济州岛投资,他投20亿让余云光也投20亿。车图夏以为父亲诈骗的老毛病又犯了,她把父亲叫到屋外,怒斥他故伎重演,她哭着诉说当初爷爷葬礼众多被他骗的人围殴自己,而他却抛弃自己逃跑。车图夏说的声泪俱下,车明锡感到内疚自责,他辩称自己没有骗人,他马上就会有钱。金薛宇把醉酒的车图夏背回家,车图夏说着酒话,她说自己把戒指交给爷爷了,只要父亲真心忏悔去看爷爷就能找到戒指。金薛宇顿时了然。很快金薛宇在纳骨堂找到车图夏爷爷存放骨灰的地方,他果然找到戒指。次日,金薛宇见到车明锡时,车明锡把自己见过毛承宰和毛承宰送自己手表的事告诉他。车明锡称自己很快就有钱还会送他们一套房子。金薛宇提出要看看手表,他拿过手表用自己手机测试后发现手表里被装了窃听器。金薛宇很快意识到车图夏有危险。金薛宇飞快地驱车往纳骨堂赶去,路上他给车图夏打电话得知她已经赶了过去。为了不让车图夏受到惊吓,他轻声问她四周有没有可疑人员,车图夏发现有四个男子。金薛宇让她把自己送给她的幸运币贴身,然后告诉她她可能被绑架,安慰她不要怕自己会找到她。车图夏正觉莫名其妙时,黑衣男子捂住了她的口鼻。车图夏最后一刻把幸运币放进口袋。金薛宇听到车图夏的惊呼,他急忙给李前辈打电话告诉他车图夏被绑架,让他打开幸运币里的跟踪器,自己要去救她。李前辈劝阻他不要暴露,他可以联系特种部队去救人。金薛宇却不顾一切地巡着幸运币信号追了过去。

  第7集

  金蔎宇以为凭着之前给车度荷的纪念币追踪器找到了车度荷,没想到当他拆开炸弹进入房间后只看到一台电脑和那个纪念币,原来车度荷被关在了另一处。这时徐基哲打来电话让金蔎宇在天黑之前把第一座木雕橡和戒指一同给他,否则就杀了车度荷。这时,特种部队的人赶来,以为金蔎宇是凶手,李东贤连忙为他解了围。金蔎宇走之前拿走了炸弹的核心装置,找到了之前的战友帮他查看此炸弹的出处。根据战友提供的信息找到了一个废车场,从老板那里得知徐基哲是替朴议员做事的。车明锡去修手表的时候发现穆胜在给他的手表是假名牌,于是他找到金蔎宇问他有没有认识做假戒指的人。金蔎宇非常生气认为他屡教不改,让他好好在松儿店里打工,不要再做这些事情。徐基哲骗车度荷说自己的国情院的人,他们抓她来是为了保护她还说真正的坏人是金蔎宇,是他一步一步计划好接近他们。车度荷半信半疑。穆胜在得知宋美恩的新剧本是专门为吕云光而写后非常生气,不让宋美恩见儿子宰英。吕云光看到剧本后也惊讶,因为里面的很多台词都是他和宋美恩谈恋爱时说过的话,大声的质问池代表这个剧本是不是宋美恩负责的。池代表本想这件事不告诉吕云光,但还是告诉了他这个剧本是宋美恩专门为吕云光而写的。金蔎宇为了去救车度荷辞去了国情院的职务。他找到朴议员逼他说出了徐基哲的据点,他打电话给李东贤请求支援。穆胜在打听到投资吕云光新电影的是AB基金的社长,于是给他打电话让他把投资让给自己。晚上,吕云光本以为是去和AB 基金的社长谈电影,去了发现穆胜在和宋美恩在,池代表想要拉着吕云光离开,吕云光留下来了。宋美恩一直挖苦吕云光,说他是三流武打演员,有人愿意投资他的电影应该对别人好声好气。吕云光生气离开。徐基哲不给车度荷她的手机,也不让她往外打电话。车度荷有所怀疑,用发卡打开了关她的门的锁,发现徐基哲荷手下正在打牌。徐基哲怕她逃跑,大声的呵斥她又把她关了回去,他们架着她回去的时候车度荷趁机拿了其中一个人的手机。她打电话给吕云光让他去找金蔎宇。李东贤派遣的特种部队到了徐基哲的据点后发现他早已转移。徐基哲打电话给穆胜在告知他自己已成功转移。朴议员邀请各路财阀高官吃饭,进来一个特工队长权队长。原来就是他出卖了李东贤。金蔎宇因为之前挟持了朴议员,被查出特工身份后白沙团的人找到张次长,问他金蔎宇的事,张次长拒不承认。金蔎宇回到家中拿武器,这时吕云光找到了金蔎宇的家大声的质问他究竟是什么人。金蔎宇表明了自己的身份后,吕云光决定和他一起去救车度荷。最终两人合力救出了车度荷。这时,李东贤避开白沙团的人带着机场的特种部队赶来救援。吕云光对车度荷满是关怀。金蔎宇望着他们,心里说:吕云光,车度荷就交给你了。

  第8集

  作战结束后,李前辈拿来保密协议让余云光和车图夏签署。车图夏经历此变故,心里有太多的疑问,她坚持要亲耳听到金薛宇的解释后再签字。很快,两人见面坐在里一起。车图夏虽然心里已经有了答案,但亲耳听到金薛宇说出来她的心还是阵阵作痛。金薛宇面无表情地告诉她,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作战的需要。他说自己的日常充满死亡和暴力,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伪装,是为了达到作战的需要。车图夏强忍着泪水愤然在保密协议上签上自己名字。车图夏彻夜难眠,她脑海里闪现出与金薛宇相处的点点滴滴,那些甜蜜真实的回忆挥之不去。金薛宇平静的外表下内心同样波涛翻涌,车图夏的一颦一笑无不占据他的内心。车图夏不服,她再次找到金薛宇的住处,可是屋子里被搬空,空荡荡的没有留下金薛宇半点存在过的痕迹。车图夏再拨打他的电话时,传出来的是冷冷的空号的提示音。车图夏痛彻心扉,忍不住痛哭失声。金薛宇在内屋通过监视器目不转睛地看着车图夏的一举一动心痛难忍,他默默地关上显示器。毛承宰为被捕的徐启哲请的律师见到他,律师警告徐启哲,想要活命的话就闭嘴。徐启哲本就有很强的反侦查能力,自此他更加沉默不语一言不发。金薛宇接到新的任务,拿到黑色拍卖会邀请函。他伪装成与会龙会长的样子,带着作为标识和信物的黑色戒指成功通过身份验证,取得了邀请函。金薛宇将邀请函交给李前辈,李前辈告诉他,监控中的徐启哲还是什么也不说,只是长时间盯着监控器。金薛宇不解,他仔细观察了徐启哲,很快他发现徐启哲手指不易察觉地敲击着桌面。金薛宇仿佛意识到什么,他用笔记下徐启哲敲击的频率,很快便破译出其中的密语。金薛宇告诉李前辈,这是ghost特工间传递消息的一种印第安语,徐启哲暗示的信息仿佛是一个坐标。李前辈拿到金薛宇破译的坐标判断,这里依稀是京畿道的某处。很快他们在此处找到一具腐烂的尸体,根据尸体身份信息基本可以断定,他就是失踪已久的罗伯特尹,国情院的尹前辈。李前辈当即把消息汇报给张组长,张组长思忖片刻指示李前辈将此事通过媒体报道出去,这样松山集团就不可能通过白沙团压下此事。很快媒体报道了此事,毛承宰通过电视报道看到这个新闻脸色阴沉的吓人。他马上给白议员打电话,白议员不慌不忙老谋深算地告诉他,不要惊慌,他来处理,他说只要找到一个杀人犯就能很快平息此事。车明锡从电视上看到白议员选举支持率高达35%,他觉得自己的希望来了。他特意在白议员经过的地方拦住他并递上自己名片,然后悄悄介绍自己过去是尹前辈的人,自己就是金手指。白议员满脸堆笑别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车明锡一直等着好运降临。这天他打工的小店突然闯进来几个检察官,车明锡以为他们是白议员派来找自己的,顿时欣喜万分。谁知他们却向他出示了逮捕证,以杀害尹前辈的嫌疑带走了他。车图夏得知父亲被抓慌乱不堪。余云光不相信金薛宇就这么离开,他买了炸鸡啤酒来到金薛宇门外,他知道金薛宇能通过监控看到自己。果然,金薛宇家的门自动打开了。余云光走进金薛宇家里,这是他得知他真实身份后第一次见到他。他好奇地问他在执行任务时是否真的没有感情,金薛宇肯定地回答自己没有投入感情。余云光不相信,他曾经不顾一切地救自己,又细心地关照车图夏,这一切都真切地存在过。金薛宇仍然面无表情。金薛宇亲自去见了徐启哲,他要求李前辈关掉所有的录音录像装置。同样身为特工的徐启哲发现了他们周围没有了监控,两人面对面坐了下来。金薛宇单刀直入地问他有什么条件,徐启哲言简意赅地说,自己想要某人死!张组长突然被检察官通知他的职务和公职被解除,要求他配合调查。同一时间里,李前辈也突然被控告多项罪名被检察院抓捕起来。张组长通知金薛宇,由于自己和李前辈的现状,他的任务中断不再执行。金薛宇却忧心忡忡,因为明天是黑色拍卖会最后一天。警察将戴着手铐的徐启哲带进电梯转移,电梯停下来再次打开时,等电梯的人发出惊呼,只见两名警员晕倒在电梯里,地上有一副手铐,除此电梯里再无其他人。车图夏在父亲被抓后联系李前辈,可李前辈电话再也打不通,她一时不知道该向谁求助。最终余云光把她带到金薛宇家门口,他嘱咐她稍安勿动,一会儿由自己去找金薛宇谈。可当金薛宇心事重重地走到家门口时,车图夏再也忍不住,她冲动地冲过去对金薛宇动手,金薛宇本能地反击钳制住她。待车图夏动弹不得时,金薛宇看清了怀里的人。两人四目对视良久无语。最终车图夏和余云光坐在了金薛宇家里。金薛宇告诉他们现在国情院不能再依靠,他们必须依靠自己。余云光豪气地表示自己必当竭尽所能地帮助他。金薛宇看着他凝视片刻提出,他只要拿出500万美金就行。一向视财如命的余云光目瞪口呆。

  转载请注明 来源:韩剧网 http://www.hanju.cc
    顶一个(0) 踩一下(0)喜欢就支持一下哦!
    • 泡菜帮
    • 1. 泡菜帮 170303延续“帕帕帮”正宗海外风格,爆料韩娱最新资讯...
    • Running Man
    • 2. Running Man 170219节目致力于打造一个不同于过去real variety的新型态娱乐节目。每期由6位固定成员及不同嘉宾参演,对应每期节目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