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怪的搭档 分集剧情介绍 全集40集

2017-11-15 15:56

奇怪的搭档 分集剧情介绍

[剧 名]: 奇怪的搭档 / 수상한 파트너
[播 送]: 韩国SBS
[类 型]: SBS水木剧 
[首 播]: 2017年05月10日
[时 间]: 每周六、日晚间10点各播放一集
[接 档]: 师任堂:光的日记
[导 演]: 朴善浩(大扑、蓝色大海的传说)
[编 剧]: 权基瑛(记得你我恋爱的一切、守护BOSS)
[主 演]: 池昌旭 南志铉 崔泰俊 东河 Nara 金叡园 李德华 南琪爱 尹福仁 金洪发 黄灿盛(特别出演) 
[集 数]: 16集
[简 介]: 该剧讲述的是不可侵犯全副武装超级挑剔的骄傲检察官和积极乐观地面对人生的千曲百折的司法研修院落榜生被卷进一场神秘事件后所发生的搞笑浪漫故事。

  第1集(SBS播出版1-2集)

  恰逢下班高峰,地铁里已经人满为患了。收到匿名短信前来捉奸的殷奉熙在地铁里被人性骚扰。不明白真相的奉熙错把站在一旁的卢智旭当成了侵犯她的人,当众指责起来智旭。智旭一脸的茫然,直到奉熙当众质问他时,他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愤怒的奉熙说出性侵害的法条要告智旭,尽管是智旭还是专业地纠正了奉熙刚才引用法条的错误。奉熙到站下了车,智旭猛然发觉自己也该下车了,不料,在车门口却被奉熙死死地堵住,最后只能任由车门关闭,然后车开走了。走在出口的奉熙猛然间想起来,自己来这儿的真正目的,一条写明她男朋友在某酒店的,在电梯口却真的看见了和一个女人亲密走出的张熙俊。尽管熙俊一直解释着他爱着的人还是奉熙,但奉熙却回忆起她和熙俊在一起时发现的各种可疑情况。由此可以推断,熙俊背着她和别的女人在一起已经不是一两次的事情了。在酒店里,智旭目睹了奉熙所面对的他以前也曾经面对过的不堪,决定帮她一把,当在一个饭店找到已经烂醉如泥的奉熙时,智旭犹豫片刻后还是把奉熙带回了自己家。酒醒后的奉熙记不起昨晚发生了什么,不觉懊悔不已,趁着智旭洗澡时偷偷跑了出去。智旭被评为十位最差的检察官,面对这样的结果,他辩解律师们都恨他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面对他如此的自嘲,在场的同事们都一时语塞了。坐在教室的奉熙没有收到熙俊任何解释的电话或者短信,十分伤心。想着自己喝醉的那晚到底和智旭有没有发生关系。正想着,嘴里不自觉地说了出来,而且被坐在旁边的同学听见了。她告诉奉熙,她被熙俊甩了的事群里都发了,等奉熙回头向周围看时,觉得大家的相互交谈好像都是在说自己似的。她的同学罗智海当面全班同学的面说奉熙去了不该去的地方同,还搞出了一夜情,这样的人就不应该进入司法系统。愤怒的奉熙走出了教室,却看见了迎面走来的熙俊。奉熙本来还想着冲上去给熙俊一脚,但还是冷静了下来,奉熙笑着朝熙俊走了过去,却被熙俊当着大家的面,说出了,那天在酒店,他们之间就结束了的话,随后丢下了独自纳闷的奉熙扬长而去。伤心的奉熙回到家后就病了,闻讯赶来的妈妈关心地问她生病的原因,只得到了奉熙功课太累的回答。当妈妈问及她和熙俊的关系时,奉熙回答她们分手了,对于那个只会让自己女儿伤心的男人,妈妈本来就没有多大好感,听闻此言,除了全力支持女儿外,也只能安慰着女儿。得到妈妈的支持,奉熙高兴地抱住妈妈,并承诺要好好学习,早日拿到律师执照,赚钱让妈妈过上好日子。三个月过去了,准备实习的奉熙遇到了智海和熙俊亲热地走在一起,回想起她们给自己编造的谣言,故意从他们中间冲过去,回头诅咒着他们,还在自己脖子上依然做出刀割的样子。走进了实习室的大门奉熙迎面看见了正在整理资料的智旭。两个人唇枪舌剑地讨论起以前的事情来,对于这样没头没脑的对话,在场的其他人都惊讶地低下了头。知道自己得罪了眼前这位主管她实习的检察官后,奉熙心里也很明白,索性就这样吧。不过,奉熙还是想弄明白一件事,她看看四周,提出找一个隐私一点的地方,智旭坦荡地说就在这吧,奉熙问了那天她们到底发生了关系没有。这话一出,令在场的另外两人顿时目瞪口呆。为了不再听到更加离谱的话,两个同事还是走了出去,在门外,两人相互叮嘱一定不能把这件事传出去。不料,却被路过的池恩赫听到,看到他俩鬼鬼祟祟的样子,恩赫在门口偷听着,正好奉熙开门,撞在了恩赫头上。智旭带着奉熙去见领导,出来时,奉熙手上却多了一大摞资料。尽管如此,奉熙还是不断追问着她们之间是否发生关系,面对奉熙这样的态度,走在前面的智旭万般无奈,最后索性把自己手里的资料也放在了奉熙怀里,丢下了在后面翻着白眼的奉熙,自己径直走了。智旭把民事调解的案件也交给了奉熙,面对形形色色的纠纷当事人,奉熙都快疯掉了,加之心情不太好,整天也不打扮自己,蓬头垢面的。一天,一个现场抓住对女人性骚扰的人被带到了奉熙面前,奉熙认出了那个男人就是在地铁上她旁边的另一个男人。看着眼前这个被抓的惯犯,奉熙想起始终说自己被冤枉的智旭,明白了自己的确是冤枉了智旭。智旭边忙着手头的工作,叮嘱奉熙回去好好洗漱一下,整理一下好自己的心情。奉熙对下午智旭对自己的帮忙表示感谢,智旭说让奉熙好好工作来报答他。回到家中的奉熙外出购物,回到家中却被绊倒,却看到了躺在地下浑身是血的熙俊,而刚才在路上的时候突然的停电,购物时忙于玩游戏的售货员和因为停电而没有流水记录的现金交易都让奉熙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自己不是杀害智旭的凶手。现在的奉熙成了一名杀人嫌犯。

  第2集(SBS播出版3-4集)

  实习快要结束了,要写实习总结时,奉熙提笔想写点关于智旭的赞美之词,却怎么写都觉得别扭。看看自己每日的心情记录,智旭得到的都是差评。整理下心情,仔细想想其实智旭还是挺帅的,当落笔写下时,奉熙被自己吓坏了,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心里有些郁闷的奉熙打开窗户,外面的台风警报正在拉响,奉熙感受着凉风带给她的美好感受。在她对面的楼底,一个正在处理现场杀人黑衣男人并没有引起奉熙的注意,但那人却看见了奉熙,还误以为奉熙看到了自己的犯罪行为,当时的奉熙没有带隐形眼镜,根本什么也看不清的。下楼买完东西的奉熙高兴地往回走着。迎面一个穿着一身黑衣的男人骑着自行车迎面过来。不知真相的奉熙继续往前走着,那个男人却停下车子回头向奉熙张望着。等感觉有些异样的奉熙回头看时,那人却骑车走了。开门进家的奉熙被熙俊的尸体绊倒,等她仔细看时,却发现自己沾满鲜血的双手和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熙俊。城市恢复了供电,奉熙打电话报了警,被带到了警察局的奉熙,无法相信发生在她眼前的这一切,她根本没听见坐在她对面的警察对她的问话,木枘的她只是看着自己沾满熙俊鲜血的双手。奉熙仿佛听到了自己心灵发出的声音,不能慌张,要打起精神应对一切。猛然地奉熙用双手狠命地拍向自己的脸,她突如其来的动作让现场的每一个人都大吃一惊。和熙俊最后通话有智海也被叫到了警察局,却说出了奉熙对着她们唱的歌词里说要杀了熙俊,还说当时在场的同学可以证明。听到这一切,奉熙整个人都慌了,她反复着说自己没有杀人。被关起来的奉熙打电话给智旭,告诉了他自己因为涉嫌杀人而被逮捕的事情。死去的熙俊是地检长的儿子,而这个地检长就是评选智旭为十位最差检察官的人。而这位地检长还一再对都俊进行着各种威逼利诱。高度近视的奉熙不允许佩带隐形眼镜,而她的眼镜在刚才下巴士时也被人踩坏了,看不清东西的奉熙听力也受到了影响,根本听不清她对面智旭对她说的每一句话。深思中的智旭想起来,他小时候见过的一个邪教和尚说他会因为一个女人而改变自己的命运。不禁自己觉得竟然相信这样的话是何等可笑。为了帮助奉熙自己最讨厌但是很有才华的恩赫打了电话,要他帮助奉熙。来到案发现场的智旭看到了奉熙每天在日记本上写下的对自己的评价,觉得非常有趣。助手接到电话,有人找到了符合案发条件的凶器,猛然间,智旭也在奉熙家冰箱下面也发现了一把类似的尖刀。在和奉熙对话的过程中,恩赫对这个案子的看法有了些改变。见了最讨厌的恩赫后还在生闷气的智旭冲进审讯室,冲着奉熙大喊,都是因为奉熙,让他跟他最不想见的人说话,面对如此模样的智旭,奉熙一脸地愕然。法庭上,各种证据都指向了奉熙,奉熙无意间说的一句,谁都想杀掉自己的老公或者男友的话竟然成为社会讨论的热点。把两把带血的刀都送交法医鉴定的智旭拿到了签定报告。但在法庭上,智旭只向法庭提交了其中一把杀害熙俊的凶器。现场一切证据都表明奉熙的确是杀人犯,考虑到死者家属的意见,作为检察官的智旭提出对奉熙处以十五年有期徒刑的处罚。此话一出,智旭陷入深深的深思中,他相信奉熙是不会杀人的,但地检长的警告还是会让他心有余悸的,当恩赫作为辩护律师在做总结发言时,智旭突然站了起来,把另外一把刀也拿了出来,面对他如此荒唐的举止,现场的法官也很是奇怪。结合发现凶器的地点,智旭得出结论,从死者死亡到警察出动的时间段,奉熙不可能把凶器扔到那么远的地方去,除非有帮凶。最终根据两把凶器的矛盾性,智旭排除了证据的有效性,最终智旭提出了撤销公诉的意见。在旁听席旁听的奉熙妈妈没弄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回头问向了后面的人。当听到奉熙可以回家的话十分高兴,但对后面一句,检察官是在自掘坟墓的话却没有当回事儿。被带出法庭的奉熙看到了落默离去的都俊心里很难受。正准备上车的一瞬间,奉熙突然想起来,出事那天晚上,她回家的路上看见一名身穿黑衣的男子骑车从自己身边经过的事情来。回去的智旭被地检长劈头盖脸打了一顿,跟着妈妈也回了家的奉熙知道智旭为她受了很大的委屈,心里很过意不去。在酒吧里,智旭无神地喝着酒,当被问及他和奉熙的关系时,智旭却说出了一句命中注定。晚上,睡不着觉打开自己的日记本,发现她写关于智旭倒胃口的地方被智旭写上了同感、最后还写上了一句命中注定、孽缘话,奉熙高兴地把日记本抱入了怀中。再次回到检察厅的奉熙迎面正遇上了拿着物品准备离开的都俊。受过伤的奉熙已经不再任何男人了,可当眼前这个男人把她救出来后,她发现自己喜欢上他了。看着眼前精神焕发的奉熙,都俊刚说出了一句我们是命中注定,奉熙急忙跟着说出了命中注定。谁知,都俊后面竟然跟着孽缘两个字。最后居然说出了一句我们以后再也不要再见面的话后走了,留下身后独自神伤的奉熙。

  第3集(SBS播出版5-6集)

  走在路上的奉熙回忆着她和智旭在一起的每一幅画面,她觉得幸福已经占满了她的整个心房,思考片刻后,她明白了这是一见钟情的感觉。看见迎面过来的智旭,正准备表白的奉熙却听到了智旭口中说出的我们是命中注定的孽缘,最后还听到都俊以后再也不见面的话。这一刻,奉熙脸上的表情冰冻了。回过神来的奉熙忙拦住智旭,递上了她为都俊准备的治疗失眠的茶。听到智旭说这是最后一次听奉熙说话时,奉熙把藏在她心中的她对智旭的歉意和感谢都说了出来,听到奉熙如此坦白的话语,智旭开心地笑了。当最后准备说喜欢智旭时,奉熙却打住了。奉熙只是告诉智旭,她在出事那天听到过的口哨声在法庭外也曾听到过。奉熙不着调地哼唱着她那天听到的口哨声,但智旭却听得出神。奉熙想着智旭因为她而被迫脱下法袍,所以不想再麻烦他了。从恶梦中惊醒的奉熙被找上门来指责自己的的熙俊的地检长父亲狠狠地数落了一顿,还扬言会让她承受更大的痛苦。奉熙每天都在听大量的音乐,想从中找出她听到的凶手哼的口哨声。为了发现更多的线索,奉熙来到了找到那把凶器的地方,但在这里,却意外地碰到了也来找线索的智旭。回到学校后的奉熙每天努力地学习,同时她还不忘继续追查那个凶手的下落。经常的,她在智旭会出现的地方与智旭来个不期而遇,但每次两人默默走过,谁也没主动说话。转行到了律师事务所的智旭还是习惯于对当事人进行说服教育让他们反省,但面对形形色色的委托人,他经常会弄混以前检察官和现在的律师身份,令事务所的所长很是抓狂。如此孤僻的性格让智旭与事务所的同事相处得也不是很愉快,看着习惯于会用手沿着墙划过,朋友们说是只能和墙作朋友。毕业后的奉熙进入律师事务所工作,在一次开庭中,她不仅碰到了身为实习法官的智海,还意外地遇到了身为律师也来参加辩护的智旭。紧张的奉熙在法庭上竟然说反了她为嫌疑人的辩护意见,最后用包遮住脸从智旭身边悄悄溜走,走出去,仍然站在门口痴痴地看着在法庭里面的智旭。这一幕被恩赫看到了眼里。每天忙于接案子的奉熙接到了预约电话,约定半小时后见面。而此时的奉熙正好光着脚修理她那双不能再破的鞋。看着正好走过的智海,奉熙坏笑着,热情地边打着招呼边走过去脱下了智海脚上穿的鞋,临走叮嘱智海付了修理费后就可以穿走自己正在修理的鞋。一路上奉熙都在祈祷自己不要再碰上前几次让她疯狂的委托人。而这次的委托全圣浩的男孩子,圣浩向奉熙说起,自己以前暗恋的女孩娜恩,他们已经快一年半没在见面了,一次,在公交车他们又相遇了,娜恩怀疑圣浩又在跟踪自己,气愤地把圣浩推下了公交车,造成了圣浩全身多处骨折。看着眼前这个跟自己很像的圣浩,奉熙有些迷茫了。但此时,在另一个事务所里,娜恩也就在向智旭讲述着她眼中的圣浩和她经历着这些奇怪的事情。奉熙和智旭还是在法庭上见面了,即将就座时,为了怕奉熙坐不稳,智旭用手帮奉熙扶住了带滑轮的椅子,两个人就当事人事情展开了激烈的辩论,说到激动处,智旭含蓄地说出了奉熙跟踪他对他造成的烦恼。心知肚明的奉熙却装出一脸的无辜样。就着当事人的名义,奉熙说出了智旭知道自己跟踪他的事情。但在法庭那样的环境下,这种态度还是有些不和时宜。在两人的劝说下,两名委托人签了调解协议书,圣浩也向奉熙保证以后不会再接近娜恩了。但是,让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刚刚坐进出租车的圣浩就让司机掉头跟上前面娜恩所坐的那辆出租车。回忆起刚才流露出来的表情,奉熙感觉有些不对劲,在智旭的帮助下,奉熙来到了圣浩的住所。当奉熙赶到时,圣浩已经站进了娜恩的家里,还对躲在卧室的娜恩大喊大叫,看着突然出现的奉熙,此时的圣浩有些激动,向奉熙挥动着手中的棒子,奉熙正准备迎战时,被随后赶来的智旭制止住了。看着智旭一气呵成的动作,奉熙整个人都被智旭的帅气迷住了。而此时的智旭依然能冷静地抛出一句律师不能打自己的委托人的话来。看到圣浩被随后赶来的警察带走了,奉熙终于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但内心对刚才发生的事情仍然心有余悸。在警察局里作证的奉熙看着仍然执迷不悟的圣浩所做出的种种辩解,想着自己可能对都俊也造成了类似的烦恼。在回来的路上,奉熙一直在回想法庭上智旭所说的每一句话,直到智旭把车停稳,奉熙才恍然清醒。奉熙走了几步,突然转回身转向正准备开车离开的智旭,说着自己也不知道具体内容诸如不喜欢智旭之类的话。听得一头雾水的智旭正准备开口问时,奉熙已经跑上楼去了。回到家里的奉熙想着自己还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的恋爱时,流着眼泪倒在床上。慢慢整理好心情的奉熙发现在一个鞋盒子里面写着恐吓会找到她的话,她联想起她在那条凶手曾经经过的地方悬挂巨型条幅寻找目击证人的事情来,不禁有些后怕。

  第4集(SBS播出版7-8集)

  奉熙跑回家后,发现了桌子上的里面写的恐吓内容的的盒子。正在这时,发现奉熙有东西落在车上的智旭打来电话,奉熙告诉智旭她眼前的奇怪事情,同时,奉熙隐隐感觉到一丝不安,她害怕地说凶手可能现在还在她的房间里。话音未落,一个神秘的男人从门口走了出去,看到有人影掠过的奉熙忙追了出去。听不到奉熙声音的智旭非常担心奉熙的安全,忙掉头返了回去。在奉熙家楼下,智旭碰到了追着凶手下楼的奉熙,急忙担心地询问奉熙的安全,但奉熙却非常遗憾自己把人跟丢了。重新回到奉熙家里后,奉熙绘声绘色地向智旭讲述着她刚才所经历的事情。看着奉熙那略有些兴奋的状态,智旭很纳闷,本来是危险的事情,却让奉熙表现得那么夸张。冷静下来后,奉熙讲述了她即使面临着危险,也会抓住凶手的。智旭询问的眼神看向奉熙,却得到了奉熙伤感的回答。因为涉嫌杀害地检长的儿子,她被列入业界黑名单,找不到工作,自己开办的律师事务所也没有业务,她现在已经濒临破产。在奉熙看来,这样的生活跟死亡没有什么区别。所以现在对于奉熙来说抓到凶手和活下去是一回事。最后,奉熙严肃地说她这么做不光是为了自己,更是面对她时表面在微笑,却在背对她时流泪的妈妈,也为了因为她而被迫脱下法袍的智旭,她都会亲手抓住凶手的。听着奉熙这番这义正辞严的话后,智旭心里非常感动。考虑到奉熙现在的家已经不安全了,智旭提议奉熙搬到他家来住。在即将到达智旭家时,奉熙突然停下了脚步,强调着是智旭让她来的。再次回到这个她两年前来过的地方,奉熙十分兴奋,却碰上了智旭冷淡的表情。智旭打电话给检察院的房系长,希望他们能到奉熙家来提取一些凶手留下的线索进行鉴定。听到房系长敲门声,误以为是智旭的奉熙立刻摆出一幅热情洋溢的表情,当看到进来的是房系长时,奉熙脸上的表情立即石化。看着奉熙这变化巨大的表情,房系长一路上都不太高兴。不过,最后,房系长还是向奉熙透露了智旭在各方面都很优秀,但对女孩儿这方面反应是比较迟钝的。为了给死去的儿子报仇,地检长一直让人蹲守在奉熙家门口,奉熙去了智旭家的事情自然也逃不脱地检长的眼睛。愤怒的地检长下准备找来智旭训斥他时,智旭却主动找上门来。向地检长索要他派出的监视奉熙的那辆的行车记录仪,因为里面可能记载有凶手的视频资料。地检长一直认为奉熙就是真正的凶手,自然不肯向智傣俊提供任何线索。想着奉熙受到的不公正待遇,智旭顶撞了地检长后气愤地走了出来。却迎面碰上了他以前检察院的上司。在地检长办公室里,为泄私愤,地检长故意让他们放出智旭和地检长大闹了一场的风声,想看着智旭所在的事务所的律师们败诉后是如何把火气撒到智旭身上的。智旭请房系长吃饭,席间,有些微醉的智旭讲述了奉熙出现的这两年给他原来平淡的生活带来的变化,也正是这种变化,让智旭感受到了生活的乐趣。奉熙正坐在一间餐厅外面的长椅上休息时,发现餐厅里一个女人在和三个男人打架,奉熙以为那个女人被性骚扰了,忙冲上去帮忙。却忘记了自己昨天被智旭吓唬时弄伤的脚踝。但令她没有想到的是,那人女人也是很厉害的,一个人足以打败那三个看似凶恶的男人。为了感谢奉熙的帮忙,那女人和奉熙主动交换了名片,这时候,奉熙才知道那女人姓车,是名检察官。两个女人彼此交换了名片后,高兴地分手了。两人都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而这个车检察官还是智旭的前女友,因为劈腿智旭后,去了美国深造。刚刚回国的她希望获得智旭的原谅。智旭所在的事务所的律师果然把败诉的责任归到了智旭身上。事务所的社长为了帮助智旭,建议他要和同事们搞好关系,或者请同事们吃顿饭来沟通感情,不喜欢这些应酬的智旭在饭桌上只顾着自己独自喝酒,对在座的同事们一幅不理不睬的样子。奉熙接到同学给她介绍工作的电话后高兴地来到了智旭他们所在的这间酒吧。本以为是当律师的奉熙为了留下好印象表现得异常活跃,让在一旁落座的智旭十分不悦。在卫生间里,智旭知道这家律师事务所的名声并不是太好,所以不想让奉熙和他们扯到一块。当说道自己因为拖欠费用而面临断水、断电的住所,厚着脸皮住在智旭家的自己时,奉熙的神情有些黯然。再次回到饭桌时,奉熙却听到让自己穿着性感衣服去事务所做接待时,脸上的表情凝固了,气愤地举起酒杯要拿酒泼那个轻视她的男人,但那只举起酒杯的手却被智旭抓住了,智旭绅士地喝了那杯酒。说完,奉熙和智旭一前一后地离开了,身后留下了目瞪口呆的众人。走出酒店心情沮丧的智旭安慰着奉熙,同时沦为天涯沦落人的两个人此刻更能真心体会彼此的感受。酒醉后醒来发现自己光着身子躺在床上,已经记不清昨晚发生了什么事了。智旭小心翼翼地走下楼来,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一脸骄羞的奉熙。这次轮到智旭想弄明白他和奉熙之间到底发生关系没有了。回到自己房间的奉熙高兴地笑着,她还在想着智旭一直都没有回答她,她喝醉那晚她和智旭之间有没有发生关系。想起刚才智旭紧张的表情,奉熙心里暗暗窃喜。

  第5集(SBS播出版9-10集)

  正当智旭小心翼翼地走下楼梯时,背后的奉熙忽然的的问话让惊魂未定的智旭出了一身冷汗,当看到穿戴整齐的奉熙直视自己时,智旭此时心里的忐忑自是不必说的。奉熙接到了签证员打来的电话,约她到办公室见面详谈线索的事情,闻听此言,智旭也关心地凑到奉熙身旁同她一起听了起来。正准备出门的智旭迎面看见了带着微笑站在门口的宥静,面对宥静试探性的提问,智旭都不大理睬,快要走开时,宥静忽然抓住了智旭的胳膊,这一下,智旭心中的怒火被点燃了,他看向宥静冷若冰霜的表情,让宥静心里很是难受,智旭说出了不想骂也不想恨宥静的话之后,宥静才知道这一切都是不可能的了。在门口,看到宥静是非常惊讶的奉熙,再看看两个人奇怪的表情,奉熙马上想到宥静可能是智旭的前女友,联想起自己因为熙俊劈腿而伤神时,智旭对她说过的做错事的不是我们,而是背叛我们的人时,奉熙更加坚定了自己的看法。躲在一旁的奉熙看到了智旭生气的表情,想到自己被智海和熙俊侮辱时智旭替自己圆场的情景,撒着娇跑向了智旭,当着宥静的面和智旭大秀恩爱,智旭也被奉熙搞得一头雾水,诧异地看着奉熙,却没注意奉熙嘲他不断地眨着的眼睛。奉熙看到宥静有些怀疑,索性编出了她昨晚和智旭翻云覆雨的话来,还把头靠在智旭的肩上。抛下了独自伤心的宥静后,智旭和奉熙离开了。对于奉熙刚才的表现,都俊并不认同,但听到奉熙说自己在报恩时,心里有了一丝波动。智旭一路上都在回想刚才发生的事情,不觉得错过了奉熙要下车的地方。奉熙与签证员的一起吃饭时,电视里正好播放着另一起美食主播被入室杀死的案子,奉熙不觉有感而发,她想知道凶手为什么在夺取他人的性命,而坐在对面的签证员却是一幅漠不关心的样子。当听到奉熙说出了凶手不可怕,一直以嫌疑人的身份活着才是最可怕时,签证员不觉一怔。正当奉熙准备坐进签证员的车里时,奉熙被智旭拉住了,智旭说过要帮着奉熙一起抓凶手的,他不想让奉熙一个人独自行动。看到智旭对自己如此关心,奉熙不觉得有些想入非非,但却得到了智旭一句令她晕圈的人类之爱的答复。躲在床上的奉熙用手机查了人类之爱的含义是对所有人类的爱。第二天上班的奉熙被一个男孩弄了一身的奶油,看着跑走的孩子和跟在孩子后面没有任何歉意的父亲,奉熙忽然想起来昨晚智旭提及的人类之爱的话题,不由得转悲为喜了。迎面走来的智海和为她介绍工作的同学,责怪智旭搅乱了他安排的面试,听到牵扯到智旭,奉熙使出了自己的擒拿本领,让他俩着实领教了一回。奉熙处理完自己办公室的物品后,当亲手摘下自己门上挂的自己的律师铭牌时。不禁有些人伤感。想着连日来智旭对自己无微不至的关怀,奉熙决定去超市帮着智旭采购一些生活用品,碰到了也来采购的智旭,正当奉熙脸上露出好意外的表情时,却听到智旭一句冷冷的这是他家附近的超市时,奉熙仿佛从云端跌回到地面。回到家中的智旭看到干净、整洁的家。奉熙从超市买回来的各种零食,把小茶几上的小果盘和冰箱里放得满满的,最后还不忘在旁边放上温馨的小纸条,提醒智旭多吃有助于睡眠的坚果,不要一个人喝酒。智旭走进奉熙住过的房间时,恍惚看到了奉熙的影子,回到厨房做饭时,智旭不自觉地盛了两份,当想起奉熙已经不在时,伤神地放下了手中的活儿。一个人无聊地吃着饭,空旷的对面不断变化的奉熙的影子让他心里更加难受。思考很久后,智旭终于决定离开他所在事务所,想好这一切,智旭向卞社长正式递交了辞呈。回家的路上,智旭找到了房系长,希望他能来帮忙,面对这突如其来的邀请,房系长有些不知如何是好。智旭找到奉熙,邀请她来自己开设的律师事务所工作,想着自己鼓起多大的勇气才决定离开自己喜欢的工作和男人时,奉熙有些为难,想起智旭刚才讲话时真诚的表情,奉熙决定智旭的邀请跟他一起工作,一起动手抓住真正的凶手。奉熙想着在来的路上,智旭解释要奉熙为他这儿工作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作为人质引诱真正的凶手上钩,想着自己从最开始的人类已经进步到了人质,奉熙喜形于色。在门外一直等待的恩赫想找智旭好好谈谈心,解释清楚智旭这么多年来一直狄狄于怀的事情。不料,他俩却因为一点小事和几十个学生打了起来,两个人被打得筋疲力尽,躲在地上都动弹不得,智旭也终于有时间听恩赫解释了。当年是恩赫先喜欢的宥静,不料,宥静却喜欢智旭,对恩赫根本不动心,他们也是一时冲动发生了关系,却正好被智旭撞见了。本来是想着一辈子都不再原谅恩赫和宥静的,但智旭还是会回想起自己亲生父亲去世时,是他们一直陪在他身边安慰他,还有他们儿时在一起的许多欢乐的日子,他们是智旭唯一的朋友,更是智旭无法割免的亲情。卞社长想着恩赫比较现实,智旭如果有他的帮忙,事务所一定会有收益的,所以伙同房系长在智旭面前上演了一场逼真的苦肉计,无奈智旭根本不接这个茬,看都没看他们直接走过去了。又一个无辜的人和当年的奉熙一样被当成凶手抓了起来,另一个冤案也正在上演中。

  转载请注明 来源:韩剧网 http://www.hanju.cc
顶一个(3) 踩一下(3)喜欢就支持一下哦!
  • Running Man
  • 1. Running Man 180520节目致力于打造一个不同于过去real variety的新型态娱乐节目。每期由6位固定成员及不同嘉宾参演,对应每期节目不同...
  • 林中小屋
  • 2. 林中小屋 180518是一档在现代人梦想着从忙碌的生活中逃脱却无法不顾一切放下现有生活去挑战的现实背景下,每日最低限度完成规定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