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衣少女时代 分集剧情介绍 全集8集

2017-11-15 17:20

[剧 名]: 内衣少女时代/란제리 소녀시대
[播 送]: 韩国KBS2
[类 型]: KBS2月火剧 
[首 播]: 2017年09月11日
[时 间]: 每周一、二晚间10点各播放一集
[接 档]: 学校2017
[导 演]: 洪硕九(完美的妻子、黄金交叉、加油,金先生、玛莉外宿中、传说中的故乡)
[编 剧]: 尹景雅(完美的妻子、拜托了妈妈、顶尖医疗团队、Brain、学习之神)
[演 员]: 苞娜 蔡瑞珍 徐荣柱 李宗泫 吕会铉 度熙 朴荷娜 秀珍 李春 金圭哲 金在华
[集 数]: 8集
[简 介]: 该剧改编自同名小说,以1970年代韩国大邱为背景讲述了少女们的成长故事。

  第1集

  正贤女高的李贞熙和朋友金言珠、田贤熙、苏恩子四人,前往饭店与桂纶高中的男同学开联宜会,李贞熙从一进门就开始被书呆子般的裴东文盯着,让她非常的不舒服。自我介绍之后,开始选择配对对象,李贞熙因为来配对的男生都不怎么样,只期盼不要跟裴东文配对,可偏偏就跟裴东文配对上了。李贞熙正与裴东文尴尬聊天之时,老师前来逮捕与男同学私会的女同学们,裴东文只好带着李贞熙逃跑。老师几乎追上来了,裴东文没有办法,只能将李贞熙藏在角落,用塑料膜盖住,自己站在那里对付老师,可没想到老师坚决要查看,让他不得不紧紧抱着李贞熙不肯放,结果摸了他不该摸的地方。老师走后,李贞熙生气地将裴东文打了一巴掌,然后说了一声谢谢。裴东文想再给李贞熙,李贞熙马上说明自己一直都没有空,借此拒绝裴东文。李贞熙回到家里,发现自己没有衣服穿了,便跟妈妈叫嚷着要买新衣服,可妈妈却指责她一衣柜都是衣服,怎么也不肯给买。李贞熙为不能买衣服生气之时,她的哥哥李奉秀穿着名牌新衣服跑出来,把她气得实在不行,直怪妈妈偏心。李贞熙的爸爸回来了,李贞熙的妈妈马上就安静了下来,不再教训李贞熙,李奉秀也安静了下来。李父等李母睡着之后,偷偷拿了一袋东西去李贞熙的小姨房间,可小姨不好意思独自享用这个东西,便把整袋东西拿去给李贞熙吃,让李贞熙直叫小姨好,因为李父从来就不会带东西回来给她吃。高中生女校之夜当天,李贞熙在训练的时候,被沈爱淑给踢了一脚,所以大叫了起来,结果被老师下腰。沈爱淑因为被罚,生气地在厕所里准备教训李贞熙,没想到被李贞熙给揍了一拳后流了鼻血。李贞熙一路逃跑,不小心躲进了孙镇所有的会议室里,正用力顶着门不让沈爱淑她们闯入之时,突然有一个男生出来帮李贞熙一把,让李贞熙顿时被对方给感染了。孙镇顶住了门,让李贞熙躲在门后,他才门开出来质问沈爱淑她们,李贞熙这才知道帮她的就是传说中的校草孙镇。孙镇帮李贞熙赶走了沈爱淑她们,李贞熙也瞬间被孙镇给吸引了,单纯的她就这样让孙镇闯入了她的生活,让她开始时时刻刻都想着孙镇,感觉孙镇一直陪在她的身边一样。李贞熙从田贤熙那里得知,孙镇会去泰山图书馆的男女共用阅览室,让她兴奋得不得了,所以一回家就把家里所有的闹钟都拿到自己的房间里,生气第二天起不来。李贞熙一夜都没办法睡好,天没亮就去了阅览室,可没想到那里早已排成了长队,等到她的时候男女共用的阅览室已经没有票了。李贞淑正不知道如何拿到票之时,看到前头的裴东文,便拿着女生用的阅览室的票,去找裴东文换票。裴东文受不了李贞熙的撒娇,只好把票给李贞熙,自己等别人离开之后再找位置。李贞熙看到孙镇就在自己的前方,一直美滋滋地看着孙镇,随后她去厕所洗了一下脸,准备跟孙镇打招呼之时,却发现孙镇的座位上坐着的不是孙镇,而是她讨厌的裴东文。李贞熙得知孙镇离开了,生气地呵斥了裴东文之后,就骑着自行车去追孙镇,差点还将想要拦她的裴东文给撞了过去。李贞熙一路追孙镇,就在差点追上孙镇之时,差点与小车发生碰撞,因此摔了一大跤。李贞熙正为自己受伤喊疼之时,孙镇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直问她有没有受伤,让李贞熙激动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差点撞上李贞熙的朴惠珠爸爸和朴惠珠下车来看李贞熙的情况,李贞熙还是呆呆地站着沉醉,一点也感觉不到自己身上的脚痛。朴惠珠带李贞熙去药店,又不知道李贞熙会不会走,孙镇便背起了李贞熙前往药店。朴惠珠发现药店有开门,李贞熙则在心里骂着英春,怪他星期天还开门,让她不能再享受被孙镇背着的感觉。孙镇把李贞熙背进药店,想让英春先给李贞熙止血,而英春则因为受伤的是李贞熙,紧张得一直叫药师出来,对孙镇态度更是恶劣。孙镇在李贞熙处理好伤口之后,送李贞熙回了家里,还让李贞熙以后不要拼命追过来,让李贞熙觉得尴尬极了。李奉秀因为李贞熙对孙镇的态度,看出李贞熙喜欢孙镇,正跟李贞熙絮叨之时,发现了搬货的英春。李奉秀正说着英春多变的身份之时,李贞熙愕然发现,朴惠珠搬到了他们家附近,英春正是为她搬家。李贞熙回家之后,就又开始想孙镇了,让她又开始期待下一个星期天了。回到学校上课,李贞熙就忍不住跟其他同学谈孙镇背她的事情,让同学们都夸李贞熙是大邱的王子。李贞熙因为开小差,被老师罚跪桌子冥想,可没想到偏偏在这个最尴尬的时间,老师带了新的转校生朴惠珠。

  第2集

  老师介绍了朴惠珠,说明她是首尔世恩女校的第一名,父亲也是教授,让大家好好跟朴惠珠学习。朴惠珠既漂亮又是才女,李贞熙觉得自己此时更加囧了,而朴惠珠还在此时向老师为她们被罚求情,让她一下子不知道该如何接受这一切,只得呆呆地在原地动都不敢动。朋友们都在夸朴惠珠的皮肤好之时,朴惠珠突然出现在她们面前,主动跟李贞熙交好,要跟李贞熙做朋友,可李贞熙却不肯接受,谎称语文课开始了,拉着朋友们就走。朴惠珠的事情传遍了,所有桂纶高中的男生都围在女校附近等着结识朴惠珠,李贞熙看了很是嫉妒。孙镇为了结识朴惠珠,特意站在朴惠珠回家的必经之路,假装与朴惠珠偶遇,然后将自己的联系方式交给朴惠珠。李奉秀得知朴惠珠在妹妹的班里,等李贞熙回家就一直缠着李贞熙问朴惠珠的事情,被李贞熙一直骂,也让李贞熙觉得朴惠珠很让人讨厌。李贞熙痴痴等着周日,连吃饭的心情也没有,连她负责的广播也没有去,没想到广播里传来了优美的播音声,李贞熙马上赶去了广播室,这才知道朴惠珠又把她广播的事情给抢了。突然改上体育课,沈爱淑为了报复李贞熙,特意将她的运动服给藏了起来,而朴惠珠则因为新转学到学校没有统一的运动服,两人均被老师罚跑十圈。沈爱淑正开心李贞淑被罚跑十圈的事情,没想到她在厕所里抽烟的事情被发现了,班主任吴万相把沈爱淑叫到办公室去质问,还拿棍子打了沈爱淑。朴惠珠在跑步的时候,跟李贞熙道歉,李贞熙看到她跑不动便带着她一起跑,让朴惠珠很高兴。朴惠珠在跑完步之后,再次想跟李贞熙交朋友,可没想到李贞熙还是拒她于千里之外。沈爱淑认为是李贞熙向她报复,跟吴万相告状,于是在回家的路上等着李贞熙质问,突然英春出现了,让沈爱淑一下子就没有了质问李贞淑的心情,马上就去缠着英春。李贞熙从沈爱淑与英春的对话中,得知英春认识从监狱里的囚犯,忍不住回去质问小姨英春究竟是什么人,竟会和囚犯交往,可谁也不知道英春的来历。英春干木工活的时候,朴惠珠买菜回来,跟英春聊了几句,可英春却一句话也不肯回答她。朴惠珠正转身离开之时,英春架子上的木棍掉了下去,他怕砸到朴惠珠,只能从梯子上跳下去,替朴惠珠挡着砸下来的棍子,让朴惠珠逃过一劫。李贞熙好不容易熬到了星期天,可没想到在阅览室里等了许久,都没有看到孙镇,让她心情特别低落。李贞熙失望走出阅览室之时,让她偶然看到了孙镇,马上开心地跑过去跟孙镇打招呼,可孙镇根本没跟她说几句就离开了,还不让李贞熙来去追他。孙镇离开了,李贞熙顿时觉得什么心情也没有了,想追孙镇却已经追不上了,只能失望回家。朴惠珠听音乐下来,看到了李贞熙便再一次上前跟李贞熙交朋友,可李贞熙却一点心情也没有,让朴惠珠只好想办法哄李贞熙,给李贞熙唱流行歌曲,终于让李贞熙愿意跟她一起又唱又跳。因为这一次的经历,朴惠珠觉得与李贞熙的距离近了,所以再一次跟李贞熙提交朋友的事情,让李贞熙没有借口再拒朴惠珠于千里。朴惠珠非常热情地跟李贞熙一次又一次地伸出友谊之手,让李贞熙觉得之前一周对朴惠珠的嫉妒,是多么可笑的行为,而她的心底里也非常希望成为朴惠珠的朋友。第二天上课,李贞熙得知孙镇会来学校,让李贞熙不禁想起男校那些男生在朴惠珠转学来的时候,围着朴惠珠的样子,心里开始担心孙镇来了之后,眼里也只有朴惠珠而没有她,所以她跟朋友们一起商量,将朴惠珠藏起来,不让他们两人相见。苏恩子和田贤熙、金言珠等人轮流缠着朴惠珠问作业,想让朴惠珠脱不开身去广播室见孙镇,没想到最后还是让朴惠珠去了广播室。朴惠珠到了广播室,加入探讨两所高中联合主持的事情,马上就提议让李贞熙继续主持,孙镇也赞同朴惠珠的说法,让李贞熙觉得自己做的事情很对不起朴惠珠。孙镇想约朴惠珠见面,却没想到他把字条放在了与朴惠珠同款包包的李贞熙的包里,结果来赴约的是李贞熙,让他只能匆匆留下雨伞给李贞熙,就直接逃跑了。李贞熙以为孙镇留下来,只为了再见自己一面,心中更加痴迷孙镇,连孙镇给她的伞也要抱着一起睡。就在李贞熙沉醉在即将与孙镇一起主持之时,沈爱淑跑来找李贞熙的麻烦,想要为她上次被打报仇。李贞熙打不过沈爱淑,无奈只能逃跑,没想到最后还是在河边被沈爱淑她们推了下去。李贞熙不会游泳,沈爱淑她们也都不会游泳,一个个在河边干看着都没有下去救李贞熙,让李贞熙以为她要就此与孙镇永别了。李贞熙幻想着孙镇跳下河来救她,就这样陷入了昏迷状态,而这时裴东文则跳下河,拼了命把李贞熙给救了回来。李贞熙直到进了医院,被李母打醒,她才知道救她的人并不是孙镇而裴东文,而她这一睡就睡了一天,让她错过了与孙镇的主持工作。李贞熙拼了命地跑到礼堂,却发现那里人去楼空了,让她伤心得直哭。就在李贞熙伤心哭泣之时,突然传来了孙镇的声音,她才知道孙镇也喜欢朴惠珠。

  第3集

  朴惠珠发现了离开的李贞熙,马上叫住她问情况,可李贞熙却没有勇气问她与孙镇的关系,只好什么也不说。李贞熙的家人因为李贞熙从医院逃跑,都追到了学校找李贞熙,没想到刚找到李贞熙就直接晕倒了,让李母特别的心疼。田贤熙她们把李贞熙喜欢孙镇的事情告诉朴惠珠之时,无意间说出李贞熙被沈爱淑推下水的事情,让李母特别的气愤。在小姨的劝说下,李母才没有去找沈爱淑算账,而是去看救李贞熙的裴东文,对裴东文喜欢得不得了,可看到昏迷不醒的裴东文躺着还带笑,让李母有点担心。朴惠珠因为孙镇缠着她的事情,心中很是烦恼,不知不觉就走到了英春工作的药店,跟英春打了声招呼。朴惠珠一直叫英春大叔,英春总是见到朴惠珠之时,就提醒朴惠珠,他不是大叔,心中对朴惠珠则越来越有好感,为此他还特意去学校看朴惠珠主持的广播节活动。李贞熙一早醒来,以为自己没设闹铃迟到了,吓了一大跳,看到自己穿着病号服,她才反应了过来。李贞熙出病房走了走,看到裴东文也在医院里,便过去看了一下,可没想到病床却是空的,把她吓了一大跳。李贞熙以为裴东文是那个不省人事转院的人,伤心地在病床前直哭,怪自己害了裴东文,裴东文这才出现在李贞熙的身后。李贞熙看到裴东文,先是开心地抱着他哭,后又想到自己的初吻被裴东文给夺走了,马上抓着让裴东文还她的初吻。闹过之后,李贞熙才乖乖地吃饭,可吃着吃着又想起了孙镇,裴东文于是跟李贞熙表白,说明他喜欢李贞熙,让李贞熙忘了孙镇,可李贞熙却表示不会喜欢他。裴东文为自己的表白觉得轻松极了,可又因为李贞熙的拒绝,觉得心头堵得慌。李母把沈爱淑推李贞熙下水的事情告到学校去,让吴万相开除沈爱淑,吴万相于是狠狠地打了沈爱淑一顿,还要将她开除退学,可沈爱淑却表现出一点也不在乎的样子。沈爱淑因为自己被打,生气地跑去警告田贤熙她们,还打了金基丽的头,让她们小心点为好。朴惠珠因为沈爱淑打人过分,忍不住指责了沈爱淑,可没想到沈爱淑连她也想打,幸好吴万相来上课才制止了沈爱淑,还罚沈爱淑去走廊下跪。李贞熙出院,朴惠珠带着花去看李贞熙,李贞熙于是质问朴惠珠,是否和孙镇交往。朴惠珠说明,她对孙镇没有特别的感觉,也不想因为孙镇影响到与李贞熙的关系。李贞熙对朴惠珠态度冷淡,可等朴惠珠走了,她又后悔自己对朴惠珠的态度。晚饭的时候,李父因为李母为李贞熙做了牛膝骨汤,跟李母大吵,李贞熙一时生气便骂李父卑鄙,结果把李父惹得掀桌子了。吴万相带沈爱淑来家里给李贞熙道歉,想让李家人不再追究此事,可李父却提出要沈爱淑向李贞熙下跪认错。沈爱淑不肯认错,李父于是用沈爱淑的母亲来威胁沈爱淑,扬言要将她们母女扫地出门,沈爱淑没有办法只能下跪道歉。李贞熙认为李父的做法太过分,她想阻止又阻止不了,让沈爱淑起来也不行,只好生气地从家里跑出去,心里对李父更是一肚子的怨气。朴惠珠在模拟考试以及全国散文比赛中都拿了全国第一,让李贞熙更觉得自己是怎么也比不上孙镇,更不配做孙镇的女朋友。李贞熙想要确认孙镇与朴惠珠的关系,特意去质问孙镇,而孙镇则告诉李贞熙,他和朴惠珠是关系很好的前后辈关系而已。裴东文听到孙镇的回答,认为他的回答太过于随便,特意过去帮李贞熙,把她对孙镇的心意告诉孙镇,说明孙镇伤了李贞熙的心。李贞熙想到自己对朴惠珠的抱歉,想要去找朴惠珠和解,没想到看到孙镇去找朴惠珠,让她知道孙镇对她说了谎。李贞熙正想去质问孙镇之时,裴东文突然跑出来,先帮李贞熙质问,结果被孙镇给打了一顿。李贞熙看到裴东文被打,突然明白了过来,孙镇一开始就喜欢朴惠珠,只是她过于在意孙镇而没有发现这个秘密。李贞熙去找受伤离开的裴东文,裴东文让李贞熙想哭就大哭一场,而他自己也因为比不上孙镇,得不到李贞熙的心伤心,所以跟着李贞熙一起大哭一场。

  第4集

  哭过之后,李贞熙和裴东文一起去大吃一顿,将他们的伤心事全部忘记。李贞熙回家的路上,在药店得知李父买了烫伤的药回去,让她以为自己的妈妈手被烫伤了,可她一点也没有发现。李贞熙回家问李母,却发现李母的手并没有受伤,相反小姨却紧张了起来,害怕李贞熙的质问,让李母发现李父是给她买药,所以马上阻止李贞熙发问。英春因为无礼骂了好心收留英草的朴惠珠,想去跟朴惠珠道歉,却又不好意思开口,只能在朴惠珠的家门口徘徊,远远看着朴惠珠。孙镇画的朴惠珠的画像,被孙母发现了,孙母生气地训斥孙镇,让他一定要好好学习考上首尔大学,否则就会给孙父丢脸,孙镇只好无奈地答应着。李贞熙重新收拾了心情,打算整装待发高傲地面对一切,不再对孙镇痴迷,决心开始认真学习赶上朴惠珠。到了学校之后,田贤熙她们就追问李贞熙去桂纶高中的事情,李贞熙只好明确表示,她以后不会再喜欢孙镇了。李贞熙的话音刚落,朴惠珠就叫住了李贞熙,李贞熙于是跟朴惠珠单独谈一谈,说明她以后不会再喜欢孙镇了,让朴惠珠不要再这样为她着想刻意回避孙镇的问题,让她更觉得难堪。李贞熙想要认真学习,却发现自己跟朴惠珠差得很远,所以她再一次因为不会做题被吴万相惩罚。朴惠珠在李贞熙要被惩罚之时,叫住了吴万相跟吴万相据理力争,才让吴万相最终同意,取消拉胸罩的惩罚。朴惠珠的行为,让李贞熙感受到,她从来就没有想过像朴惠珠一相直面问题解决问题,也让她意识到自己与朴惠珠真的没办法相比。李母把李奉秀请辅导老师的钱拿去投资,只得把裴东文请回家里当免费家教,李贞熙反对李母这么做,可又没有办法。李贞熙的数学也非常的差,看了答案也不明白什么意思,于是偷偷去看裴东文和李奉秀上课的情况,裴东文看到了李贞熙便特意找借口去教李贞熙。沈爱淑等人欺负金基丽,跟她收保护费,朴惠珠便过去为金基丽出头,差点还挨了沈爱淑的拳头,幸好英春及时出现阻止沈爱淑欺负人,才救了朴惠珠。李贞熙想要忘记孙镇,却没想到孙镇又一次闯进了她的梦里,而第二天的广播聚会上,她又一次见到了孙镇,让她努力的成果化为泡影。孙镇看到了李贞熙和裴东文一起哭泣的那一幕,知道自己伤害了李贞熙,所以趁着这次见面,他特意跟李贞熙道歉,说明他是不好意思说出喜欢朴惠珠的事情,也不想伤害李贞熙才隐瞒的,他想与李贞熙恢复前后辈的关系。住在朴惠珠家里的景修突然肚子疼,朴惠珠不能将景修送去医院,又找不着爸爸,只能去求英春,这才救了景修。朴惠珠看到英春的袜子破了一个洞,特意买了一些袜子,送去药让给英春,并表达她的感谢之意。孙父突然警告孙镇,让他千万不要再跟朴惠珠联系,孙镇追问之后才知道,朴惠珠的父亲是赤色分子,所以他马上跑去朴惠珠家里,看一看朴惠珠有没有事。朴惠珠因为爸爸几天都没有回家,不得不去找英春帮忙打听父亲的下落,却让李贞熙误以为英春缠着朴惠珠,要为朴惠珠出头。朴惠珠说明,是她有事拜托英春的,英春则不管李贞熙,直接去找朴父了,李贞熙只好劝说朴惠珠,小心英春,可朴惠珠却说明英春是个好人。李奉秀不想去阅览室学习,特意把李母办的长期出入证给李贞熙,让她顶替他去阅览室。李贞熙想要努力一把认真学习,可最后还是在阅览室里睡着了,等她醒来之时才发现,孙镇就坐在她的隔壁。李贞熙本想偷偷离开,却又正好碰上了宵禁,她只好继续回阅览室,与孙镇坐在一起学习。

  第5集

  3号姐紧急把李贞熙叫回家,声称李奉秀在家里被他们父亲李基男打个半死,李贞熙只好马上回家去看看。李基男因为李奉秀没有认真学习,生气地打李奉秀,李贞熙一回来他便把怒火牵怒到李贞熙的身上,可李贞熙却生气地顶撞了李基男,说明读书证是李奉秀让给她的,她并没有错。李基男生气地打死李贞熙不可,李贞熙只好躲在房间里,李母于是自己拿了东西就闯进去打李贞熙,好让李基男不再动手。李基男明白李母的意思,看她打得那么用力,又打得出血了,他便就此作罢,不再追究李贞熙的顶撞之责。孙镇质问裴东文,是否喜欢李贞熙,裴东文一点也不避讳的承认了,孙镇便劝说裴东文几句,想让他放弃李贞熙。孙镇说明,并不是一个人喜欢就是爱了,如果对方不喜欢,他要试着退让。裴东文并不接受孙镇的说法,明确表示自己不会放弃李贞熙,也不听孙镇劝告。课间的时候,同学们都在议论朴惠珠,把朴惠珠近期都没有带便当的事情说了出来,李贞熙听了之后便把自己的便当拿去,跟朴惠珠一起吃。朴惠珠不好意思拒绝李贞熙,便象征性地吃了几口,可她还是拒绝把自己家里的情况说出来。英春因为李贞熙她们来买卫生巾,听到她们闲聊,才知道朴惠珠这些天没有带便当的事情,所以特意把英草带去朴惠珠家里,让英草劝朴惠珠吃饭。李母在李贞熙做作业的时候,扔了钱给李贞熙,让李贞熙自己去办读书室的卡,好好读出样子来李基男看。李贞熙不想再被李基男打,不想去读书室,可妈妈扔了钱她也只好去办证。在读书室,李贞熙遇见了孙镇,两人便相约两小时后去天台见面,正好被李奉秀听见了,所以李奉秀马上写张字条通知裴东文。孙镇把自己以前做的习题借给李贞熙,还教李贞熙功课,没想到裴东文突然跟了来,也要求孙镇一起教他,硬是插在孙镇和李贞熙中间。做题的时候,裴东文比孙镇还能做题,李贞熙直为他叫好,让孙镇直骂自己不高兴了。很快就到了考试的时间,李贞熙胸有成竹地提笔作答,而朴惠珠则一脸无精打采的样子,根本没有把心思放在考试之上。考完试之后,李贞熙听李母她们在议论朴惠珠的事情,让她实在忍不住跑去问一下朴惠珠,朴惠珠这才把朴父没有回家的事情告诉李贞熙。李贞熙想帮助朴惠珠,便把找朴父的事情告诉孙镇,想让孙镇通过他当警察署长的爸爸打听消息。孙镇回到家里听到爸爸打电话说起朴惠珠的爸爸,他想去朴惠珠家里关心她,却正好看到朴惠珠紧张地与英春一起,将受伤的朴父背回家里去。孙镇不敢进朴惠珠家里,只能站在门口等着,没想到与李贞熙遇上了,他便把朴父回来的事情告诉李贞熙,同时为自己一点忙也没有帮上而难过,让李贞熙意识到孙镇心里还是喜欢着朴惠珠的。英春帮朴惠珠的事情被传开了,结果谣言满天飞,甚至于传英草是英春的女儿,让孙镇心里很不舒服,所以去找英春质问。孙镇不想朴惠珠跟混混在一起,把英春骂了一之后,又去劝说朴惠珠,可朴惠珠却觉得英春是好人帮了自己不少的忙,对孙镇的话一句也没有听进去,让孙镇只觉得自己在朴惠珠心里什么也不是,感觉特别的受伤。考试成绩出来了,李贞熙一跃成为班上的第七名,而朴惠珠则退步相当的大,让吴万相特别的失望。李贞熙拿回成绩单,和李奉秀相比她的进步非常大,可李基男却还是没有夸她一句。李贞熙不高兴地要求李基男,她想要表扬,想让李基男以后将她与李奉秀同等对待,却遭到了李基男的拒绝,很伤李贞熙的心。因为朴父是赤色分子,朴惠珠的学习成绩也下降了,吴万相对朴惠珠突然就严厉了起来。在吴万相要体罚学生之时,朴惠珠再次为同学说话,结果遭到了吴万相的体罚,要她下雨天去操声跑步,代同学受罚还要言语侮辱朴惠珠。李贞熙没办法跟朴惠珠一样,跟吴万相争论,于是主动申请出去跟朴惠珠一起跑。李贞熙提前结束了跑圈,又得裴东文的护送,一个人先回了家里,等回到家里之时,她才想起还在操场的朴惠珠,于是马上跑出去给朴惠珠送伞。李贞熙没有找到朴惠珠,却在药店里看到了朴惠珠,此时的朴惠珠有英春无微不至的照顾。

  第6集

  李贞熙正在药店门口呆呆看着英春和朴惠珠之时,沈爱淑突然出现了,让李贞熙只好马上把沈爱淑叫开,免得让她看见药店里的那一幕。李贞熙没办法绊住沈爱淑,只能让沈爱淑去药店找英春,而李贞熙自己则在此时想起为她撑伞的裴东文,有点担心他被淋了雨。朴惠珠从药店里走了出来,遇上李贞熙站在那里,便跟李贞熙道谢。李贞熙想装作无情的样子,不理睬朴惠珠,可偏偏又做不到,让她只能在心里一直骂自己。孙镇在朴惠珠家门口等她回来,发现有人盯在朴惠珠的门口,他这才意识到自己的父亲知道他来找朴惠珠是有原因的,可他还是不能不管朴惠珠。工厂收工的时候,李母不放心下班回家的三凤,让李奉秀送三凤回家,可李奉秀却谎称自己要做作业没空,拒绝了妈妈的要求。三凤在路上果然遇上了变态,她吓得缩成一团,幸好吴万相及时出现,才救了三凤,可他自己却被变态打得流鼻血了。朴惠珠的爸爸是赤色分子的事情在学校里传开了,有同学为了欺负朴惠珠,特意将写着赤色分子都滚蛋的三角巾放在朴惠珠的课桌里。乔恋老师看到有人戏弄朴惠珠,马上就认为是沈爱淑做的,所以质问起沈爱淑来。李贞熙看到朴贵子把三角巾放在朴惠珠的课桌里,她不能告发朴贵子,只好替沈爱淑证明,不是沈爱淑所为。下课之后,朴贵子冲进厕所,警告李贞熙不能出卖她,没想到被沈爱淑给听到了,沈爱淑才知道差点让自己背黑锅的人是朴贵子,所以生气地警告了朴贵子,把朴贵子给吓跑了。沈爱淑在朴贵子离开后,用挑衅的口气向李贞熙说明,她是不会向李贞熙道谢的,李贞熙也毫不客气地表示,自己也不会再帮她澄清了。李贞熙在家里练习缠绷带,把家里所有人都缠了个遍,李基男回来看到后,以为他们家的阿姨受了很严重的伤,忍不住抓起她的手直问受伤的事情。李母看到李基男的表现,意识到李基男喜欢阿姨,她想了一夜,认为应该给阿姨桃花找个婆家,这样才能让李基男死了这条心,可桃花却转移话题没有直接拒绝李母。朴惠珠把李贞熙请到家里,李贞熙第一次见到了朴父,发现他与自己的父亲是截然不同的两个父亲形象,让她的心里很受打击。李贞熙正羡慕朴惠珠有一个如朋友般的父亲之时,朴父突然病发吐血,李贞熙只好马上打电话把英春叫来帮忙,送朴父去医院。李贞熙直到朴父被送走,见到裴东文之时,她才因为刚才的情形吓得腿软了。医院无人为朴父诊治,朴惠珠他们正为难跟护士求情之时,孙镇把他的姑父找来替朴父看病,救了朴父一命,却让英春觉得自己卑微了许多,只能远远地躲着。李贞熙跟妈妈汇报了自己不回家的事情,然后在医院里陪朴惠珠,朴惠珠为此特别感激,李贞熙于是把自己心中羡慕朴惠珠的事情,全都说了出来。朴父出院之后,朴惠珠特意去感谢英春,说明有英春在她觉得安心了许多,可这并不能解开英春的心结。孙镇想见朴惠珠,却因为家里人的反对而不敢见,正在他伤心难过之时,遇上了李贞熙,所以他便要求李贞熙陪他去看电影。李贞熙知道孙镇为何约她去看电影,可看到孙镇如此悲伤的表情,她实在没有拒绝的能力,只能答应孙镇,陪着孙镇一起伤心。李贞熙看着孙镇悲伤手足无措之际,突然看到电影院里有李基男的身影,她只能让孙镇陪着她一起离开。李贞熙与孙镇吃饭的时候,发现了偷偷跟着他们的裴东文,让孙镇识趣的离开了,却让李贞熙生气裴东文的气来。裴东文送李贞熙回家之时,李贞熙不耐烦的责骂裴东文,还让裴东文以后都不要再跟着她,把裴东文的心给彻底伤害了,所以裴东文生气地表示,他以后都不会跟着李贞熙了。裴东文继续去教李奉秀功课,一直想把孙镇要转学去首尔的事情说出来,可又不知道如何开口,最后还是李奉秀帮他把这件事说出来。李贞熙在房间里哭了许久后,才想去追孙镇告别,没想到裴东文却在她身后追来,要用自行车送她去车站,让李贞熙很感动。李贞熙紧赶慢赶到了车站,可还是连面也没有见上,孙镇就直接离开了,让她只能看着离开的车子大哭。

  第7集

  李母出去见朋友,无意间得知李基男和桃花的事情,她再想一下近来他们两人的种种反应,便相信李基男确实对桃花另有企图。回到工厂之后,李母看到李基男在那里,便故意无视李基男的话,大方地要请所有工人晚上吃猪肉菜。李母跟工人们一起吃得很嗨,还跟他们一起喝酒,回家后还给李贞熙钱,让李贞熙感觉特别奇怪。孙镇到首尔之后,给裴东文写了一封信,将他在首尔的电话号码告诉裴东文,想让裴东文有事需要他之时,可以联系他。裴东文有了孙镇的联系方式,便左右为难了起来,他不知道该不该给李贞熙好。裴东文在教李奉秀功课之时,看了李贞熙许久,最后还是决定把信交给李贞熙。李贞熙拿到孙镇的信,把裴东文的矛盾都转移了过来,她不知道要不要看信,最后她还是决定把信给藏起来。李贞熙刚藏好信,就听到李基男和李母的争吵,这才发现他们争吵的是无用之事,李母故意不让李基男使用夜壶,因此发生了争吵,惊动了家里所有人。李贞熙忍不住一直想孙镇,在听了朴惠珠的一席话之后,她决定按照信上的地址,去首尔见孙镇。李贞熙拜托了桃花许久,终于得桃花的同意,给了她一笔钱,然后叮嘱她一番,便让她去首尔了。李贞熙下了车之后,便提醒自己要打起精神来,不要让人给骗了,可没想到还是一个不小心就让自己的钱包,轻易被小偷给偷走了。李贞熙没有了钱包,便想打电话联系孙镇,可孙镇怎么也联系不上,让她只能饿着肚子在街上干等着。裴东文知道李贞熙去了首尔,便开始一直联系孙镇,可打了一天的电话也没有人接,直到晚上他才成功联系上孙镇。李贞熙肚子饿得不行,看到蒸包想吃又买不起,见到学生样的男同学,便误认为是裴东文,结果发现自己是饿晕认错了。李贞熙因为没有见到孙镇,舍不得离开首尔,可又无处可去,结果在首尔街上遇到了流氓,幸好裴东文及时通知了孙镇,才让孙镇赶得及救了李贞熙。看到孙镇,李贞熙只能表示自己是来看一下孙镇而已,根本不敢把自己丢了钱包无处可去的事情告诉孙镇,不想让孙镇以为她此刻需要孙镇的照顾。李贞熙谎称自己附近有亲戚,打定主意大不了在派出所过一夜,所以匆匆告别孙镇就离开了。裴东文不放心李贞熙,一个人到首尔来找李贞熙,结果李贞熙没有找到他就遇上了街上禁通,被带去了派出所。李贞熙听到禁通警报,正感到慌张之时,孙镇突然出现带着她逃跑,李贞熙这才跟孙镇一起去他叔叔的家里暂住一碗。到了家里之后,李贞熙的肚子叫了起来,孙镇才知道她没有吃饭,于是做了一碗方便面给李贞熙吃,可李贞熙吃起来却没有觉得好吃,反而想起和裴东文一起吃得别有风味的那一顿。吃完饭之后,孙镇才把裴东文担心李贞熙的事情告诉她,可因为时间太晚,李贞熙并没有打电话给裴东文报平安。在孙镇的房间里住下,李贞熙想到的并不是孙镇而是裴东文,她突然感觉或许自己的心里并不是那么喜欢孙镇。李贞熙在回大邱的车上,正发困想睡之时,无意间发现裴东文就在车上,把她吓了一大跳。李贞熙质问裴东文来首尔的原因,问他为何要把孙镇的地址给自己,裴东文于是告诉李贞熙,说明他宁可自己伤心,也不想李贞熙伤心,所以才把地址告诉李贞熙的。裴东文解释了之后,便自己拿出玉米来吃,他觉得孙镇肯定有请李贞熙吃早饭,可没想到李贞熙却眼馋他的玉米,原来李贞熙跟孙镇在一起吃的饭并不觉得美味,所以她根本就没有吃饱,相反她觉得和裴东文在一起,吃什么都很香。朴贵子无意看到朴惠珠和英春一起出去玩,一上学就马上在学校里到处散播这件事情,沈爱淑听到了非常生气地骂了朴贵子,证实朴惠珠跟英春一起出去后,她便去质问朴惠珠。沈爱淑因为朴惠珠缠着英春,还表示喜欢英春,她便生气地跟朴惠珠打了起来,结果被老师惩罚洗厕所,带连累了劝架的李贞熙。因为谣言四起,英春为了朴惠珠好,便想推开朴惠珠,特意说了一些伤人的话,将朴惠珠气走。李贞熙从李奉秀那里得知,裴东文去首尔的那晚,被派出所给抓走了,让李贞熙心里特别的不安。朴惠珠不相信英春所说的伤人的话是真的,特意去找英春,却没想到正好看到英春被抓走,而她却完全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朴惠珠突然没有来学校上课,李贞熙找到她家里也没有见到她,电话也打不通,而裴东文也因为首尔的事情被禁身,突然身边一下子没有了在乎的两个朋友,让李贞熙心里很孤单、失落。李贞熙在书里发现了裴东文留的字条,想到了裴东文为自己做的一切,于是去给写反省书的裴东文送伞,结果裴东文却表示不想跟她做朋友,不接受她的伞,让李贞熙生气地直接扔掉雨伞。

  第8集

  李贞熙与裴东文在街上嬉戏之时,无意间看到李基男和桃花在一起,让她一下子明白过来,认为他们之间有一腿,所以心情一下子就变糟了。裴东文极力想替大人们辩解,不想李贞熙误会不开心,可李贞熙还是憋不住那口气,等到桃花回家,她终于忍不住想要质问桃花。李贞熙把桃花叫进房间,想要责骂她勾引李基男,可又说不出口只能怪责桃花为自己做的所有事情,借题发挥大骂一场。桃花不知道李贞熙所为何来,她只能对李贞熙的责骂,无论对错都甘心情愿忍受着。朴惠珠背着英草来李贞熙家里,想要孙镇的联系方式,想找孙镇帮忙救朴父和英春。李基男因为桃花决定离开,喝了酒很晚才回到家,李贞熙见了特别的生气,大声叫李基男之后,又把李母叫出来,让桃花在一旁看着小心翼翼的,生气李贞熙又闹出什么来。朴惠珠给孙镇打了电话,求孙镇帮忙救人,孙镇于是回到大邱来,李贞熙见到孙镇很是惊喜,一见到他就过去打招呼,然后帮孙镇叫朴惠珠。李贞熙认为孙镇回来是为了朴惠珠,一直有意避着孙镇,连孙镇主动要求跟李贞熙再一起散步一会儿,李贞熙也没有明白孙镇的意思。裴东文看到李贞熙和孙镇在一起,李贞熙马上跟裴东文解释,说明孙镇回来是为了朴惠珠的事情,可孙镇却解释他回来是为了看李贞熙,气得裴东文只能让他看个够,自己先离开。李贞熙看到裴东文离开,马上就追上去找裴东文解释,并不想让裴东文误会,可裴东文还是特别的生气。李贞熙生气回到家,桃花很开心地跟她打招呼,可李贞熙却将气全都撒在桃花的身上。朴惠珠想起沈爱淑的话,得知英春是被朴父的事情牵连,派出所是为了上报业绩才抓走了英春,所以她只能去派出所说明,英春做的事情都是她拜托的,与英春没有任何关系。朴惠珠为了救英春,毁坏了自己的名誉,被当成与小混混私混,校长因此生气地开除朴惠珠。英春因为朴惠珠的解释,被释放了出来,他马上跑去责备朴惠珠的所为,怪她为自己毁了她的人生。朴惠珠说明,她喜欢英春,不能因为她让英春的人生被毁,而她没有了英春,也没办法活下去,所以她一点也不后悔自己所做的事情。李贞熙知道朴惠珠开除,非常的气愤,可她又没办法改变这个事实,所以她只能含泪去广播室,最后为朴惠珠广播一次,赠一首离别歌给朴惠珠。李贞熙的所为被学校罚写反省书,裴东文于是跑去学校等李贞熙,想要安慰一下李贞熙,而李基男却因为李贞熙在学校的表现,生气地在家里闹翻了天,看到李贞熙回来就想打李贞熙一顿,李贞熙一生气就把李基男和桃花搞外遇的事情说出来了。李贞熙把外遇的事情说出口,李母想拦都拦不住了,她早就知道这件事情,只是觉得这件事情说出口,不仅她没有面子,李基男也没有面子,而她也觉得桃花很可怜。李母给了桃花一笔钱,想让她离开后可以安顿下来,让桃花羞愧得眼泪直流。桃花连夜离开了李家,李基男也跟李母认错,可大错已经铸成,伤害已经没办法收回。李贞熙没有见到桃花,才知道她离开了,而她在离开之前还给自己留了一件礼物,让李贞熙看了只能一直哭,后悔自己将窗户纸捅破。英春打算离开,朴惠珠想要跟他一起离开,没想到却遭到了英春的拒绝,让朴惠珠只能伤心哭着离开。英春追上朴惠珠,质问她是否会后悔跟自己一起离开,在朴惠珠的表白下,英春才有了勇气跟朴惠珠表白,所以决定带着朴惠珠一起离开。李贞熙和裴东文一起去送朴惠珠,看着好朋友离开又让李贞熙觉得,心情特别的失落,裴东文于是用孙镇来戏弄一下李贞熙。裴东文拿出了两张电影票,要求李贞熙陪他去看电影,如果李贞熙来了,就代表同意他当李贞熙的男朋友。李贞熙拿着电影票犹豫之时,遇到在路边等她的孙镇,她以为孙镇回来只是为了朴惠珠,没想到孙镇却告诉她,他回来是因为想李贞熙了才回来的,并且说明他已经喜欢上了李贞熙。孙镇告诉李贞熙,如果他还没有来迟的话,希望李贞熙接受他的爱,他会在车站等李贞熙。同一个时间,裴东文在电影院门口等李贞纱,孙镇在车站等着李贞熙,而李贞熙则在孙镇转身要离开的那一刻抓住了孙镇的手。裴东文等到电影院开场的那一刻,也没有等到李贞熙,只能自己一个人进电影悲伤地看喜剧电影,心里难过李贞熙在最后一刻还是没有选择他。裴东文以为一切就这样结束了,等所有人离场之后,他才起身离开,没想到却意外发现李贞熙坐在最前排,让他非常的惊喜。李贞熙先赶去车站,把自己已经喜欢上裴东文的事情告诉孙镇,给孙镇一个交代,然后再赶回电影院看电影。裴东文看到李贞熙出现,忍不住开心地抱住了她,李贞熙则抢过裴东文手中的花,跑出了电影院。裴东文追上李贞熙,说明自己真的很喜欢李贞熙,然后吻了李贞熙,两人正式在一起。(全剧终)

  转载请注明 来源:韩剧网 http://www.hanju.cc
    顶一个(0) 踩一下(0)喜欢就支持一下哦!
    • 泡菜帮
    • 1. 泡菜帮 170303延续“帕帕帮”正宗海外风格,爆料韩娱最新资讯...
    • Running Man
    • 2. Running Man 170219节目致力于打造一个不同于过去real variety的新型态娱乐节目。每期由6位固定成员及不同嘉宾参演,对应每期节目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