卞赫的爱情 分集剧情介绍 更新至14集

2017-11-29 00:00

[剧 名]:卞赫的爱情
[播 送]:韩国TVN
[类 型]:TVN周末剧 
[首 播]:2017年10月14日
[时 间]:每周六、日六晚间7点45分各播放一集
[接 档]:名不虚传
[导 演]:宋贤旭
[编 剧]:朱贤
[主 演]:崔始源 姜素拉 孔明
[集 数]:16集
[简 介]:讲述的是家庭出身性格爱好完全不一样的三个年轻人聚在一起为梦想奋斗的故事。

  第1集

  白准自称是适应在21世纪地狱朝鲜生存的阿尔法打工女孩,一天要打好几份零工来维持生计,因为想在如今的朝鲜找到一份像样的工作非常的艰难。跟白准一起在工地打工的几个同伴,一个是曾在M电子任职的金叔,一个是汝矣岛L证券大手李泰京,还有一个是老公去世前被别人尊称夫人的安女士,而他们的例子都表示,在地狱朝鲜找到稳定的工作是如此之难。卞强秀的酒店派对之上,白准在那里兼职当服务生,看到身为卞强秀的职员的好友权帝勋在门口一直点头哈腰很辛苦,她便端着香槟出去,想让权帝勋可以趁工作之便喝一杯,可权帝勋则因为自己的职责在身拒绝了。卞赫因为彩丽没有出现,在飞机上喝醉了酒大闹,把乘务员都给意外性骚扰了,最后机场只能用电枪解决,才让卞赫不再闹事。卞强秀的大日子,卞赫不但没有出席,还惹出了那么大的祸端来,权帝勋只能先去帮卞赫摆平此事,跟机场乘务员商谈赔偿之事,然后带卞赫回家。卞强秀回家之后,便不问清红皂白打了卞赫一顿,权帝勋看不下去只能去替卞赫顶,卞赫这才跟卞强秀说道歉的话,让卞强秀没有再追究。权帝勋一早到公司,白准就在那里送绿汁了,让他看了很不舒服。在白准想要权帝勋帮她创业绩的时候,权帝勋拿了新职员入职申请表,让白准在他们公司找一份正式的工作,不要再通过卖绿汁这样的事情,到处结识别人降低她给别人的好印象。白准非常生气权帝勋所说的话,将入职申请表还给了权帝勋,并表示她绝不会进权帝勋的公司。卞赫沉浸在失去彩丽的痛苦之时,无意间在游泳池里听到了彩丽的声音,于是追着彩丽的声音,跟着跑到了酒店的33楼,终于见到了彩丽。彩丽因为耳环少了一只,把错全都怪在了打扫卫生的白准身上,白准跟她顶了两句,却被她抓头发,让白准非常生气她对打了起来。酒店经理因为白准得罪了顾客,生气地跑来让白准道歉,自己还跟着一直道歉,让白准实在受不了这气。白准生气地将自己收拾掉的垃圾,全部倒了出来,然后在房间里大扫了起来,发泄对彩丽的不满。就在彩丽跟白准争吵之时,彩丽出轨的男朋友卞赫的好友成熙看到了站在门口的卞赫,便想躲起来,没想到却正好踩中了丢失的耳环。因为耳环被找出来了,白准二话不说把飞到她面前的耳环踩在脚底下,然后逼彩丽跟她道歉,趁机训了彩丽一番为自己出气。白准离开之后,彩丽才看到站在门外的卞赫,而卞赫则因为看到彩丽这一幕,以及她和成熙出轨的事情,让他对彩丽彻底死心了,让彩丽非常的生气。酒店经理因为白准得罪客户,狠狠地批评白准,还要降白准的薪,让白准不服可以辞职。白准正为自己辩解的时候,卞赫忍不住上前帮白准说话,结果两人都被赶了出去,白准也直接被开除了。因为与白准的这一遇,卞赫的心被白准给打动了,等白准离开之后,他才返回酒店拿自己的东西,可因为他穿着酒店制服,又帮过白准,被酒店的员工直接拦在门外不准他进入。卞赫想要进入酒店,不听权帝勋的劝告,不准说出自己的身份,可他还是忍不住说了出来,结果没有人相信他说的话,直接将他轰了出来。进不了酒店,卞赫只能颓废地离开,没想到因此碰上了等公车的白准,让他心里非常的开心。卞赫本想借白准的手机联系权帝勋,可又记不住号码,只能拿着白准的手机不放,让白准错过了公车。白准看在卞赫帮过自己的份上,好心地请卞赫去吃饭,可卞赫却对她点的米肠汤饭见也没见过,更是不敢随意下口。在听到白准所说,汤饭里有猪心、猪耳朵的时候,卞赫更是没办法停顿了下来,感觉白准很不一般,但随后他还是开心地跟白准一起吃了起来。白准边吃边跟卞赫说豪华套房里的事情,还一直埋怨自己的生活品质,可卞赫却对此一点也听不懂,不明白她的那些话的意思。因为机舱内的视频被曝光了,卞强秀被记者围着问卞赫的事情,气得他只能让权帝勋去把卞赫找出来。权帝勋到酒店找卞赫之时,酒店经理才想起他们赶走的卞赫所说的话,更怕被权帝勋看到监控视频,只好挡在视频前面。权帝勋还没有找到卞赫,权父又打来电话骂权帝勋让视频被曝光出来,让权帝勋生气地挂了手机,但他还是必须把卞家一家给他以及权父的羞辱给忍下来,等待找他们赔偿的那一天。卞赫看到新闻不敢回家,只能求白准收留,白准于是找权帝勋帮忙,求他让卞赫借宿。权帝勋不肯答应白准的要求,可没想到白准要他借房间住的人是卞赫,而卞赫一直给权帝勋使眼色,不让他说出自己的身份,权帝勋只好把卞赫带回房间问清楚。

  第2集

  权帝勋因为卞赫对白准动心,让他做了一夜的恶梦,第二天醒来还看到卞赫跟白准一起开心吃饭,让他心里很不舒服,于是把卞赫叫下去叠被子。卞赫正准备离开之时,白准看到了卞赫的新闻,忍不住一直骂这个骄横的富二代,还骂卞赫是狗混子,让卞赫情何以堪,站着一动也动不了。卞赫因为白准的骂,不想在白准心目中只是一个狗混子,所以他决定回去解决自己犯的错。卞强秀因为卞赫做的事情,让强秀集团的股价大跌,众人都指责他没管教好儿子,把他气得在股东大会之时拍桌子。卞赫第一次想要承担过错,表示自己要去自首认错,不让强秀集团被他所影响,可没想到卞强秀却根本不给他机会,对他拳打脚踢根本不当他是儿子。卞赫被打得头破血流,没有一个人敢出面阻止卞强秀,只有权帝勋一人拦在了卞强秀面前,卞强秀才没有机会将椅子砸在卞赫的身上。权帝勋给卞赫擦了伤口,让他先回酒店里躲着,免得又被记者拍到,而卞赫则对于卞强秀对他能力的质疑,让他非常的丧气。卞赫准备离开公司之时,正好遇到推销绿汁被孔科长推出去,还被权科长羞辱的白准,让他实在忍不住去为白准出头,而白准则怕卞赫受连累,只能带走卞赫。白准以为卞赫在强秀集团当警卫,看他又一副被欺负的样子,便好心地带卞赫去工地打工,将卞赫交到好友安女士他们手上。卞赫第一次干苦力活,眼看着就要坚持不住了,可看到白准一直对着他加油,让他根本没办法逃避。卞赫实在受不了苦力的折磨,只能打电话给权帝勋求救,结果被金叔发现他偷懒,狠狠地敲他的头,让他不得不挂断权帝勋的电话。卞赫因为白准在工地里坚持了一天,好不容易拿到了9万日薪,而他还没有将拿到手,就被白准扣掉了一系列费用,只拿到区区的4万。权帝勋一回来,就看到卞赫还跟白准在一起,他马上就想让卞赫回去,可卞赫不肯回去,而白准还帮着卞赫跟权帝勋求情,要让权帝勋再收留卞赫。权帝勋没有答应白准的要求,白准于是收卞赫房租,让卞赫到她屋里睡,权帝勋这才不得不把卞赫逮回自己家里去。燕姬因为在飞机上遭到卞赫袭胸,又被权帝勋威胁,郁闷地去找白准诉苦,还喝了不少酒。白准看到燕姬的和解合同,正想搞清楚是否合同上的权帝勋就是她认识的权帝勋之时,卞赫因为想见白准一面,跑去找白准,正好被燕姬给认了出来。燕姬正想去责备卞赫之时,不小心把啤酒瓶给扔地上了,结果滑倒了卞赫,让卞赫一个不小心再对燕姬袭胸。燕姬被袭胸之后,生气地将卞赫就是狗混子的富三代的事情说出来,这时权帝勋也跑来了,让白准彻底明白,卞赫的确就是富三代。白准因为卞赫和权帝勋一起欺骗了她,生气地责备他们,卞赫想要跟白准解释,却怎么也解释不通,他只好听白准的话跪下向燕姬道歉,可权帝勋却不肯道歉,把燕姬给惹怒了。权帝勋责备燕姬拿了钱,还要假装清高要道歉,气得燕姬直接把钱砸到权帝勋身上,白准更是与权帝勋吵得不可开交,最后搞得场面不可收拾。权帝勋回了房间,卞赫只能自己跟白准解释,不想被白准当他是变态,可白准听了他的解释,却只当他是找借口,卞赫只好跪了下来,可白准根本不理他,直接就去打工了。白准的妈妈一直联系白准,白准都不接电话,只能再发信息给白准。白准知道妈妈联系自己是为了钱,她非常愤怒地想要打电话骂妈妈一顿,可最终还是不忍心,没有把电话拨过去。卞赫为了得到白准的原谅,在阳台上淋了一夜的雨,直到睡了过去被权帝勋叫醒也没有见到白准。白准想起小时候,爸爸因为在强秀集团操劳了一辈子,最后被无理解雇抑郁而终的事情,对强秀集团非常厌恶,可没想到意外成了卞宇成的代驾司机,知道卞宇成在想办法对付卞赫,让她对卞赫之事便没有再那样坚持,所以没有去检察厅报警。白准去权帝勋说明自己不会说出卞赫的事情之时,故意假装威胁权帝勋给她封口费,让白准突然意识到昨晚听到的话应该告诉权帝勋。权帝勋因为白准的话,想起视频被曝光的事情,认为此事一定是卞宇成所为,所以他只能马上去酒店把卞赫带走,免得卞赫被警察给带走。权帝勋到达酒店之时,一名警察正好在酒店里盘问酒店经理,他只能给酒店经理使眼色,让她帮忙绊住警察,而他则去阻止卞赫回酒店房间。权帝勋追卞赫之时迟了一步,没有赶上电梯,而警察又随后跟了过来,让他不得不跑楼梯上去。权帝勋赶到9楼之时,警察也到了9楼,他不知道要如何把卞赫带走,这时白准则以清洁员的身份出现,要帮权帝勋把卞赫带到停车场去,权帝勋只好躲起来给卞赫打电话,通知卞赫配合白准。卞赫为白准来救他很开心,白准只好称自己是为了钱,没想到卞赫却开心成交了,还要求在他逃亡不能回家期间,白准陪在他的身边,他给白准开强秀集团秘书的工资。

  第3集

  白准在跟卞赫谈钱的交易之时,想起了爸爸的话,让她千万不要被金钱所支配,可她的脑海里同时又想妈妈跟她要钱救命的话,让她最终还是只能辜负爸爸,跟卞赫达成交易。在与卞赫达成交易之时,警察按了卞赫的门铃,白准只能马上让卞赫躲进清洁车内,然后镇定自若地推着清洁车离开。因为卞赫太重,白准推得很费力,好不容易推到电梯了,没想到警察也进了电梯。警察跟白准问起刚才打扫的房间的顾客,想让她确认是否是卞赫,白准只好称自己第一次见卞赫,没看清房间里的人是谁。警察还想再打听之时,躲在车里的卞赫肚子一直咕咕叫,白准只好捂起肚子不惹警察怀疑。在白准差点瞒过警察之时,卞赫憋了很久终于把屁给放了出来,让白准尴尬极了,只能让警察误解是她放的屁。好不容易电梯到了,警察因为那个屁实在难闻,只能飞一般地冲出电梯,白准也趁这个时候推着车出去,没想到卞赫的手机突然响了,卞赫在车里动来动去拿手机,让警察给发现了,白准只好马上推着车子逃跑。白准把车子推到杂物间,跟卞赫两人躲开警察逃了出来,然后跑去停车场跟权帝勋碰面,搭上权帝勋的车就往酒店外逃跑,可还是被警察给盯上了。警察一路追赶,权帝勋他们都急慌了,幸好经过公交站点的时候,公交车来了把警车拦了下来,卞赫和白准于是上了公交车,权帝勋继续开车离开,这才在被警察追上之后,没有让警察找到卞赫,化险为夷。白准将卞赫带走之后,将他带去了工地,逼着卞赫继续在工地里干活,而卞赫则在看到那些人之后,马上就想逃跑却又不能走,只能不情愿地留下来。吃饭的时候,卞赫又挑剔他们吃的是有汤的饭菜,他非常的不喜欢,可被白准逼着吃,他也只好勉强尝一下,没想到他觉得汤饭特别的美味,而且是自己从来未尝过的妙味,所以愉快地吃了起来。卞宇成为了博取大家的支持和父亲的信任,召开了记者招待会,主动向大众认错摆平卞赫引起的骚动,更让大众对卞赫的行为不耻。工地上的同伴都在午餐的时候看到了新闻,于是一个个骂起了卞赫,卞赫便想替自己解释,说明他也有不能自首的苦衷,还因为要自首被父亲打了一顿。白准想起那天见到卞赫时,脸上全是伤的情景,便明白卞赫所说的话,可为了怕大家怀疑他就是卞赫,又马上转移了大家的话题。警察在记者招待会上看到了权帝勋,才知道他是全权管理卞赫的人,又是帮卞赫逃跑的人,所以在记者招待会之后便马上去找权帝勋要卞赫的下落。权帝勋不肯说出卞赫的下落,警察只好劝说权帝勋,还是早点让卞赫出面道歉为何,毕竟他做错的事情,让哥哥出来道歉是没有道理的。卞赫在饭后就一直在思考大家骂他的那些话,好不容易想通接受之时,他看到了工地上有一株蒲公英,所以爬出墙外去捡。卞赫把蒲公英吹走之后,正好看到白准与工地代表起冲突,白准要被迫从工地上赶走,卞赫一紧张不小心把一块砖给踢了下去。钻掉了下去并没有砸到人,却没想到砸中的石头溅起来正好砸中了代表的脑袋,代表马上报警来抓卞赫。警察来之时,代表要告卞赫杀人未遂,所有工地的工友都在帮卞赫说话,不承认卞赫砸中了代表,然后跟代表大吵了起来,随之而来的就是两拨人的冲突,让卞赫一下子就看傻了。警察要把两拨人带去警局谈,白准一时情急只好把代表违规处理垃圾等的一些违法行为说出来,想威胁代表不要去警局,可代表却生气地想要打白准。在代表打白准之时,权帝勋赶到了,要与代表谈和解,代表还是一副很得意的样子,直到权帝勋说出了他的名字闵相浩之时,他才震惊了。权帝勋以闵相浩逃税的证据,威胁闵相浩和解,闵相浩这才不得不和解,让警察不要立案。事情解决之后,卞赫因为权帝勋摆平了事情很得意,也一点也没有意识到自己做错了,并为自己每次所做错的事情,都贴上了事故的标签,让白准对他非常的失望,所以取消了与卞赫的交易。因为帮卞赫说话,白准他们四人都被工地的工头给解雇了,为此白准特别的内疚。白准去找闵相浩求情,想用举报他的事情换李泰京他们的复职,可没想到闵相浩却以卞赫威胁白准,还识破了白准没有证据的事情,让白准的计划彻底失败了。闵相浩想白准把卞赫的下落说出来,他就帮李泰京三人复职,白准没办法那样做,结果被闵相浩直接赶了出来。白准伤心地回到家,权帝勋想要借钱给她,她生气地骂了权帝勋拒绝了,可没想到卞赫却还在制造什么浪漫的惊喜给她,让她实在气愤,便大骂卞赫。白准把李泰京三人家里的不易都一一说了出来,更怪责自己为了卞赫这种有钱人,害得他们把唯一的生计来源的饭碗给砸了,而卞赫却完全不知道情况,还拿着钱想要解决问题,气得她马上就把钱全部给撕了,让卞赫不要再让别人辛苦,趁早滚蛋。卞赫被白准的骂震惊到了,他把妈妈给他的卡给凹断了,然后一个人离开在记者面前澄清一切,想要做白准希望的那个人,成为白准心里的花。

  第4集

  卞宇成授意黄明秀检察官对卞赫的事情大作文章,可没想到卞赫会自己去检察厅自首,还带着大批记者前去,让局势备受瞩目。卞宇成也很意外卞赫的自首,更打破了他的计划,他只好让黄明秀查清楚给卞赫严惩,没想到却把黄明秀给惹怒了。权帝勋向白准打听卞赫的下落之时,燕熙跑来告诉他们,卞赫去自首了。燕熙在白准得知卞赫自首之时,把昨晚卞赫来找她道歉的事情,如实告诉白准,想让白准知道卞赫的改变。白准去强秀集团推销之时,看到大家还在议论卞赫的事情,她忍不住猜想,卞赫是否是因为她的话而跑去自首的。卞宇成把权帝勋找来,让权帝勋相信他的同时,让他把卞赫的事情处理好。卞宇成因为事情闹大,不得不让卞赫去蹲监狱,所以让权帝勋去检察官处理此事,并许诺事成后调他去企划室。权帝勋去提醒黄明秀,让他认真调查卞赫的事情,照章办事就好,并且不用黄明秀把之前受贿的钱吐出来。黄明秀有了强秀集团的答复之后,便想开始展开调查,可没想到卞强秀却找来了律师团队来检察厅,处理卞赫的事情。因为卞强秀的介入,黄明秀只能做做样子对卞赫进行盘问,可没想到卞赫所说的话句句都能让他起诉,让他很难堪,不知道如何处理好。燕熙到检察厅接受调查之后,权帝勋告诉卞赫,机场将以他们的立场表示,卞赫袭胸一事纯属误会,是视频拍错了,卞赫很快就可以离开了。卞赫听到自己没事之时很开心,马上求权帝勋帮忙,不要把律师团队来帮他处理此事的事情告诉白准,要让白准认为他是很认真接受调查,揭发真相的。卞赫顺利离开检察厅,正好看到白准也在门口,便开心地跑去想要抱住白准,没想到被强秀集团的人给拉住了,然后被强行送回了强秀集团。白准因为卞赫的话,以及卞赫的行为,对卞赫有了一丝改观,而李泰京他们还是没太能接受,他们所见的打工的卞赫就是富三代卞赫。李泰京他们知道卞赫的身份,开始怪责白准没有把实情说出来,让他们不知道卞赫的身份替卞赫说话丢了饭碗。卞赫以为卞强秀找人把他救出来,又没有要打他的意思,就是原谅了他的所为,可没想到卞强秀却要将卞赫给赶出去。卞赫为自己的行为辩,求卞强秀不要这样做,可卞强秀却生气地让人把卞赫身上的东西全部留下,让卞赫光着身子被推出卞家大门,还不准任何人救卞赫,并且不让卞赫再以他的儿子的身份生活。安女士提议,要去卞强秀的家里,把为卞赫失去的工作讨回来,白准劝不了他们也只能跟着一起去,可没想到却正好碰上了裸身离开的卞赫。白准看到赤身裸体的卞赫,吓得直哭,安女士他们这才追上去看一下,卞赫只好马上逃跑,直到跑不动摔了一跤,安女士他们才知道自己追的变态是卞赫。听了卞赫的遭遇,安女士他们都忍不住怀疑,卞赫不是卞强秀的亲生儿子,都替他的遭遇心疼,随后才想起来该先给卞赫买衣服穿,免得他没办法行动。卞强秀把卞赫赶出去之后,把权帝勋找来,让权帝勋注意卞赫的一举一动,定期来向他做汇报,而在这之前卞宇成也同样让权帝勋,把卞赫的情况以及卞强秀的目的,全都提前跟卞宇成汇报一遍。白准把卞赫带回了家之后,便给权帝勋发了一个信息,让权帝勋回来处理卞赫的事情。卞赫在家里与燕熙遇上,燕熙把白准让她去检察厅把真相说出来的事情告诉卞赫,卞赫非常开心白准帮他,忍不住握着燕熙的手不放,差点又惹出误会来。白准的妈妈因为没有拿到钱,特意来找白准,让白准实在忍不住质问妈妈,究竟她欠了妈妈什么,让妈妈这样一直逼着跟她要钱。卞赫听到白准在家里跟妈妈哭闹的对话,心里很心疼白准,可现在的他根本拿不出一千万来帮白准,只好跟权帝勋借,结果被权帝勋给骂了一顿。白准半夜起身,想查一下自己的存款,可没想到存款里的数字离一千万还差很远,让她忍不住摧胸顿足的。卞赫到处找人借钱都借不到,正好彩丽发来信息,他便把彩丽找出来借钱,可彩丽却因为卞赫没钱,马上就想远离他,根本不可能借钱给他。卞赫无人可借的情况下,跟卞宇成开了口,让卞宇成给他一千万。白准去退掉自己的存款,想办法筹钱,并买了橘子回家给妈妈吃,可没想到妈妈却留字条告诉她,楼下的小伙给了钱妈妈已经离开了。白准知道卞赫给了妈妈钱,生气地给了卞赫一巴掌,让卞赫不要再跟她见面。

  第5集

  白准把自己筹到的三百万给卞赫,说明她会把剩下的七百万再还给卞赫,然后就直接离开了。白准离开之后,接到了妈妈的电话,她生气地向妈妈说明,自己不再是妈妈的女儿,妈妈这才告诉白准,那一千万是权帝勋给自己的。白准正疑惑权帝勋为何要借钱给她妈妈,打算向权帝勋问个清楚,正好听到卞赫在问权帝勋此事,而卞赫则误以为权帝勋借钱给白准,是为了他的拜托。白准正为权帝勋并不是因为在意自己而借钱之时,权帝勋为了让卞赫上进,在卞赫说明要还钱之时,要收卞赫的利息,让白准实在忍不住骂权帝勋是铁公鸡,然后踹了权帝勋家里的门。权帝勋后悔自己跟卞赫说的那些话,让白准听了误会他,而白准则一直气愤权帝勋所说的话,所以一直算自己的收入,想早点把钱还上。卞赫一直是富三代,从来没有想过一千万是一个什么概念,所以他偷偷跟着凌晨四点半就出门的白准,想看一下白准的工作。卞赫没有想到,凌晨四点半的时候,并不是只有白准一个人出门,首尔的公交车上有太多人那么早出门。在找工人的早市那里,卞赫因为大家急于抢临时工的工作,将卞赫的路给堵住了,才让卞赫对那些人的工作有一定的了解。白准跟李泰京他们一起去工作,卞赫以为白准为了一千万要卖掉自己,所以一直抱着白准不让她去,等李泰京他们说话了,他才明白自己误会了,于是跟着他们一起去工作。到了工作场地,卞赫认出那里是强秀集团的公司,马上就想不进去工作,怕自己被认出来,可白准却跟他打赌,没有一个人能认出卞赫来。跟清洁班长报到的时候,科长因为有一个年轻人加入,惊讶地叫了一声,卞赫开心地以为自己被认出来了,没想到班长并不是认出他来。开始清洁的时候,卞赫一听到有人叫他们,便以为自己被认出来了,可最后他都发现自己认错人了。卞赫不明白自己为何没有被认出来,白准只好告诉卞赫,在他们穿上清洁工的制服那一刻,他们就被透明化了,卞赫这才想起自己以前高高在上到公司时的情形,是那样的不可一世。卞赫通厕所的时候,一个不小心不仅没让厕所通畅,反而让厕所堵得更严重了,卞赫不得不跑去找白准帮忙。找白准的时候,有两个女职员要上厕所,卞赫一时情急只好躲进女厕所里去,听到了女职员议论有人在厕所里吃紫菜包饭的事情。白准因为有人闻到了味道,她只好把紫菜包饭收起来,然后继续打扫厕所,这才发现卞赫躲在厕所里。白准跟卞赫谈了条件,帮他处理了堵塞的厕所,虽然白准一直笑脸迎人,可卞赫却渐渐感觉到白准心里的苦,对白准非常的心疼。卞赫想帮白准解决吃饭的问题,跟权帝勋提起了食堂餐券的问题,可又说不出理由来,他只好自己去想办法买餐券送给白准。卞赫去买餐券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工作证根本买不了,问了安女士他们才知道,他们不是强秀集团的职工,不能使用员工餐厅。为了拿到权帝勋的工作证,卞赫在权帝勋家里折腾了一晚上,结果还是被早起的权帝勋把工作证给拿了回去。白准去找卞赫上班,想顺便谢谢权帝勋,可权帝勋却不会说话,把自己的好心又变成让人厌恶的话语,惹得白准很不高兴。卞赫要买餐券的时候,发现自己偷来的证件被权帝勋拿走了,他只好先认真工作。因为企划科的朴尚燕对卞赫无理,卞赫据理力争才终于从朴尚燕那里拿到了两张餐券,开心地带着白准去餐厅吃饭。班长看到白准和卞赫在餐厅吃饭,马上去大骂他们两人,害怕他们去了餐厅会遭来职员的投诉,所以要求白准他们离开。白准他们不觉得自己做错了,跟班长理论了起来,没想到卞强秀刚好经过餐厅听到有人争吵,因此走了过去,看到了穿着清洁工制服的卞赫。卞赫看到卞强秀来了,不想被卞强秀打的时候,让白准看到,只能带着白准拼命跑。卞强秀因为卞赫做了清洁工,生气地骂着回自己的办公室,突然就闹起了肚子进了厕所。卞强秀上完厕所之后,才发现厕所里没有纸,这时卞赫拿着卷纸在门缝里吸引着他,想借此机会跟卞强秀谈判。因为卞赫的机智,卞强秀答应了卞赫的要求,不仅不赶走卞赫,还同意清洁工进餐厅吃饭。卞宇成因为卞赫做的事情,劝说卞强秀不要让卞赫为所欲为,而卞强秀则因为卞赫的机智,对卞赫赞不绝口,让卞宇成意识到自己有危机,只能把权帝勋叫来质问。

  转载请注明 来源:韩剧网 http://www.hanju.cc
顶一个(0) 踩一下(0)喜欢就支持一下哦!
  • 泡菜帮
  • 1. 泡菜帮 170303延续“帕帕帮”正宗海外风格,爆料韩娱最新资讯...
  • Running Man
  • 2. Running Man 170219节目致力于打造一个不同于过去real variety的新型态娱乐节目。每期由6位固定成员及不同嘉宾参演,对应每期节目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