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女的法庭 分集剧情介绍 更新至15集

2017-11-28 23:59

[剧 名]:魔女的法庭
[播 送]:韩国KBS台
[类 型]:KBS月火剧 
[首 播]:2017年10月09日
[时 间]:每周一、二晚北京时间9点05分各播放一集
[接 档]:隐秘的少女时代
[导 演]:金英均
[编 剧]:郑道允
[主 演]:郑丽媛 尹贤敏 全光烈
[集 数]:16集
[简 介]:讲述了有着“魔女”之称的女检察官与成为检察官没多久的新人检察官联手将以儿童和女性作为犯罪对象的罪犯绳之以法的故事。

  第1集

  公义和不公义总是以对立的方式在社会上共存。一直致力于为女性发声、充满正义感的闵智淑检察官,在职业生涯中,遇上了一个强敌——警察署长曹甲洙。1996年,曹甲洙因涉嫌对女性实行性暴力,而被拘留审判,然而,由于其权力过大,无论闵智淑怎么努力,曹甲洙最终被无罪释放。单亲妈妈郭英实透过电视,看见了曹甲洙被释放的新闻,气得几乎失去了思考能力。她的姐姐就是惨遭曹甲洙的毒手,在十年前死去。在当年,郭英实迫于强权,而写下了不起诉保证书,与此同时,也录了音。曹甲洙这次被释放后,担心节外生枝,想命人把郭英实干掉,然后销毁录音,让证据彻底消失。郭英实看见闵智淑的新闻后,便带着录音带,联系了闵智淑检察官。没想到,还是被曹甲洙先下了手,从此,一名小女孩便成为了无父无母的孩子。郭英实一个人带着女儿马利盾,含辛茹苦地供养着她。马利盾虽然没有父亲,但从小便很懂事,读书十分努力,希望能成为一名医生,让母亲过上好日子。母女两人艰苦又快乐的日子,在一天彻底结束了。郭英实在一天早上出门后,便再也没有回来过。马利盾一个人从迷茫,到坚强,再到独自成长,终于成为了一名检察官。马利盾检察官在单位里行事雷厉风行,几乎没有她搞不定的案件。没有任何背景、权力的她,靠自己的本事,摸爬打滚地获得了领导的赏识,也渐渐地出现在公众视野中。尽管经常被上级抢功,但她深谙社会道理,要想待在体制之中,便得适应当中的规则,必要时,甚至要对上级做的“龌龊”之事视而不见。然而,一次女记者被骚扰的事件,让她重新找回正义的心。上级吴部长是个好色之徒,平时也经常借故对组织内唯一的女性马利盾出手,幸好没有真正得手。在一次庆功宴上,一名姓韩的女记者接近吴部长,想套点头条猛料。尽管韩记者作好被非礼的准备,但吴部长想要的并没有那么简单,他想与韩记者发生更多越界的关系。马利盾看到了一切,韩记者也看见了马利盾在厕所中偷看了吴部长的越界之举。马利盾心里同情韩记者,但却为了前途,不敢轻举妄动。回家坐电梯时,因为受到刚刚吴部长非礼韩记者的影响,还把邻居误会成变态,对他说了很多失礼的话。没过多久,韩记者便起诉了吴部长性骚扰。冤家路窄,负责这个案件的人正好就是马利盾的邻居如镇旭。面对如镇旭的质问,马利盾一概都说自己不记得,不知道,但如镇旭是心理学出身,很快便看穿了马利盾,说她作为目击证人却助纣为虐,不把真相说出来。与此同时,吴部长以帮马利盾升职作为条件,让她替自己去劝韩记者撤诉。马利盾内心挣扎了一番,还是按吴部长的指示去做了。为了升职,她甚至在韩记者面前下跪,希望她能放过吴部长。离开韩记者的家后,马利盾看见了让她震惊的一幕,她对自己刚刚在韩记者家做的事后悔了,也对自己之前相信吴部长的想法后悔了。她看见另外两位二级检察官吃完饭后在送吴部长离去,吴部长跟他们说的话,跟自己说的一样。庭审开始了,马利盾在韩记者、如镇旭面前,做了正确的事。她把当日看见的一切都如实说了出来,还提供了有力的证据。如镇旭对马利盾刮目相看,希望能跟她冰释前嫌,但高傲的马利盾似乎对他不屑一顾。冤家依旧路窄,两人分别收到了一份调令,来到新的办公室,在闵智淑检察官的底下做事。

  第2集

  马利盾和如镇旭不仅一起被调到闵智淑底下做事,还调到了同一个办公室,这意味着,即使马利盾多么不情愿见到如镇旭,也只能忍受着与他朝夕相对的境地。马利盾不仅不满意和如镇旭一起做事,还不满意来到女性儿童专案组,因为这个组别很难发挥能力,更难让自己成名了,这对充满野心的马利盾来说,十分不利。就在马利盾和如镇旭吐槽着闵智淑和专案组的时候,闵智淑碰巧出现在两人身后,把马利盾说的话听得一清二楚。开会后,闵智淑跟马利盾私下谈话,让她感到不满意的话就自行辞职。一但辞职,就等于什么都要重头来过,聪明的马利盾当然不干,只好在闵智淑面前低声下气,自认倒霉。新的案件出现了,是由宣宇大学的女教授成娜英提出的起诉,要告助教南宇成强奸未遂。两人分别和两位当事人谈话后,都几乎没有什么异议的地方,马利盾便想速战速决,快点提出判决书。然而如镇旭作为一名前任精神科医生,在与南宇成对话时发现他的神态十分不妥,还对自己强奸成娜英的事矢口否认,只承认了因为对方不给自己论文及格而怒羞成怒,而掐了她的脖子一事。如镇旭感觉南宇成不像说谎,于是翻看监控录像,发现了南宇成冲出教授室的时候,在盯着手机看。这一动作让如镇旭很在意,他认为正正就是案件的关键。马利盾经常挂掉陌生电话,不小心挂了几次房地产的电话。幸好闺蜜柔美通知她,房租就快到期了,不然自己即将被人赶出房子都不知道。通过房地产公司,马利盾与新房东见了面,没想到新房东竟然就是如镇旭。如镇旭故意刁难她,加了租金,马利盾无奈,只好筹备另外找新房子。如镇旭虽然在租房一事上想刁难马利盾,但工作的事他还是会和马检有商有量。马检看了监控录像后,也同意了如检提出的怀疑,两人认为,南宇成当时应该是在别人通话。他们查了通讯记录,发现了南宇成和一个叫尹民周的人频繁通话。两人找到尹民周,一问之下,发现了一个惊人的真相。原来南宇成和尹民周是同性恋人,案发时,南宇成正和尹民周通话,案发的过程都被录了音。原来受害者不是成娜英,而是南宇成,一直以来,成娜英都利用自己教授的身份,去威胁南宇成。知道真相的马检和如检,立即展开搜查,掌握了大量证据,想让南宇成说真话,还他一个清白。但南宇成不想把自己同性恋的身份说出来,因为一但他的性取向被公布了,以后他的学术生涯即使可以继续,也不会受到大学的器重。另一边厢,成娜英对检方提出的证据不屑一顾,由受害人变成被告人的她立即联系了律师,打算正面迎击。庭审开始,成娜英的律师正好是替曹甲洙做事的许允京。马利盾此时还不知道,她以后将会和许允京有诸多对手的机会。双方答辩时,许允京和如镇旭势均力敌,而南宇成和成娜英由始至终,一个不肯说真话,另一个则理直气壮地不肯认罪。面对许允京的咄咄逼人,如镇旭显得十分焦急,但马利盾却十分轻松。许允京突然在庭上揭露了南宇成的性取向,还公布了很多他的私隐,让南宇成十分尴尬。马利盾看着许允京自信满满的模样,她突然露出了嘲讽的笑容,随后,把通话录音拿到庭上,直接播放出来。这样一来,正好还了南宇成的清白,也不用由她动手,揭露南宇成的隐私。证据确凿,成娜英被判了一年半的刑。一个强奸案被马利盾弄成了峰回路转的案件,记者们纷纷围到她的身边。马利盾在女性儿童组的第一案,也成功地拿到了曝光率。然而,她的做法却遭到了如镇旭的鄙夷。

  第3集

  马利盾虽然赢了官司,但她通过揭露受害人隐私的做法不仅让如镇旭厌恶,还让闵智淑对马利盾落下了不好的印象。一向把公义看得比胜负更重要的闵智淑,在事后把马利盾训了一顿,气上心头之时,还命令马利盾自行离开。马利盾灰心丧气地回家时,遇到了邻居兼房东如镇旭。如检不仅没有安慰马检,还雪上加霜地提起房租到期的事,问她什么时候可以搬走。心情糟糕到极点的马利盾回到家里,独自一人喝酒解愁,拿出一箱尘封已久的旧物,摸出以前母亲的寻人启事陷入了回忆。郭英实失踪了数年后,马利盾也成了一名中学生。成了孤儿的利盾一直没有放弃过寻找妈妈,一直坚持在街区贴寻人启事。但有段时间,利盾刚贴完没多久,寻人启事便消失了。一天放学,利盾和好朋友柔美在路上走着,正好看见了撕毁寻人启事的始作俑者,警察的女儿世娜。原来利盾一直在网上说自己妈妈失踪的事,引起了舆论,说社区的警察没有作为,世娜的爸爸因此要被调职到外地,世娜也要跟着搬家。世娜恨透了利盾,并诬蔑她的妈妈是抛下利盾而离家出走,两人吵了起来,并大打出手。两人被带到警察局后,世娜的父母都出现了,世娜的妈妈不忘嘲讽利盾一番,继续说着难听的说话,世娜的父亲虽然心有不甘,但他还是好心告诉利盾,一直没有找到她的妈妈,连尸体都没有,说明应该是活着,所以才认为她是离家出走了。马利盾不禁也产生了妈妈离家出走的想法。既然妈妈还活着,那么她便要成为出色的人,让妈妈来找她。马利盾哭了一夜后,拖着一双肿目回到单位。为了继续留在法院工作,她在闵智淑面前承认了错误,并主动承担起最新的案件。闵智淑答应让她接下案件,但必须和如镇旭搭伙。最新的案件是一件关于性爱视频外流的案件。受害人叫宋佳莹,是一名准新娘,但在结婚前夕收到一条和前男友赤身缠绵的视频。嫌疑人叫金尚均,是宋佳莹的前男友,也是视频的拍摄者。拍摄视频本是两人你情我愿之事,但视频外流并利用它威胁他人,则是犯罪。马利盾和如镇旭通过蛛丝马迹,发现金尚均已经是惯犯,宋佳莹只是其中一名受害人,他和不少女性交往,每一位都会为她们拍下视频。颁布逮捕令后,金尚均很快便被拘留起来,但面对马检和如检的质问,金尚均以其对法律的专业知识,和不可一世的态度,让马检和如检毫无办法。金尚均知道,对方搜集不到证据,只是想威胁自己认罪。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马检和如检通过视频上传的IP地址,找到了视频发布的所在位,抓捕了金尚均的同伙,但金尚均依旧因为证据不足而被释放。经过了一天的辛劳,马检和如检一起回家,但到了公寓电梯时,如检表示要去便利店,两人就此各自回家。马检这时还不知道,危机已经潜伏在她家中。金尚均查到了马检的资料,假装是看房的人,联系了中介,然后趁中介不备之时,潜入了马检的浴室,安装了摄像头。马检很快便发现浴室的柜门上有所不妥,看见摄像头的她惶恐不已,立即拿起身边的煎锅当武器,随时准备迎接变态的偷袭。这时,马利盾听见房门被人打开了,来者的脚步声越来越近,马利盾只能惊慌失措地做好自我保护的准备。

  第4集

  马利盾正胆战心惊地做好准备迎战不速之客。就在她准备操起煎锅砸向擅闯者时,发现来者是如镇旭。原来金尚均安装完摄像头后坐电梯离开时,被去完便利店回家的如镇旭看见了。如镇旭在房产中介的口中得知金尚均指名要到马利盾的家看房,他便立即察觉不妥,随即进入马检的家看看她是否安好。虚惊一场,但金尚均的变态程度不容忽视。就在两人打算报警时,金尚均却自首了。在警察局时,金尚均摆出一副内疚的态度,说自己一时糊涂便做了错事,在众人面前道了歉。马利盾不相信他会就此收手,于是靠近他耳边警告他不要掉以轻心,她一定会把他定罪。然而,金尚均这时却突然露出奸狡的笑容,他轻声提醒马利盾,这些视频可能会让其他人看见,至于会不会流出,便看马利盾的“表现”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马利盾还没从被窥视的心理阴影中缓过神来,便遭到金尚均的威胁,她回到单位和如镇旭继续办案时,情绪一直很不稳定。马利盾变成了受害人后,却不想用自己被偷拍的视频作为呈堂证供,在研究案情时,也不给如镇旭和技术员看见,自己拿着平板电脑躲在洗手间里看。闵智淑认为马利盾会受到影响,打算让她把案件易手,但马利盾一想到自己的视频会被别人拿来研究,心里便十分不舒服,于是拒绝了闵智淑的安排,坚持继续跟进。与此同时,金尚均的庭审即将开始,他的案情碰巧被送到了许允京的桌面。许允京因为上次的案件输给了马利盾,在曹甲洙面前丢了脸,这正好是她复仇的机会,于是一口便答应下来,担任金尚均的辩护律师。马利盾拿到平板电脑后便把它藏了起来,不让如镇旭等人看见。大家把她关起来后到处搜了个遍,却一无所获。马利盾谎称自己把电脑丢了,如镇旭自然是不相信的。他知道马利盾想什么,作为前精神科医生的他开始引导马利盾解开心结,劝她为了自己好,也为了正义,必须站出来作证。马利盾想通了,也因此反省了自己以前的做事方式。以前她总是为了尽快赢得官司,不顾受害人的心情,这次自己变成了受害人后,终于真真切切感受到受害人上庭作证是需要多大的勇气。马利盾拿出平板电脑,想点开自己的视频,却发现视频不见了。此时,金尚均正在和许允京一起梳理案情。金尚均信心十足地说他们赢定了,因为他装了一个程序,在一定时间内视频便自动删除,马利盾找不到证据来起诉他们的。庭审开始,许允京一直咄咄逼人地追问一些被金尚均拍过视频的受害女子,说双方都是自愿的。许允京气势如虹,如镇旭眉头紧锁,但马利盾却一脸淡然自若。轮到马利盾坐上证人席,许允京一直在法官面前指出马利盾没有视频证据,捏造偷拍假象,让马利盾自己解释。没想到这时,如镇旭拿出一个U盘,当庭把马利盾被偷拍的视频播放出来。原来,马利盾根据之前宋佳莹的视频被删除的事,想到金尚均会有此一着,于是自己提前备了份。她早就预到对方会抓着这个点不放,便特意忍耐着,直到最后再把板上钉钉的证据拿出来,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马利盾和如镇旭赢了官司,成功让金尚均定了罪。如镇旭也再次对马利盾刮目相看,她不仅是个有能力的检察官,还是懂得承认错误,心性善良的好女孩。尽管金尚均被判了入狱,但马利盾回到家中还是受到之前被偷装摄像头的事影响,坐立不安。如镇旭猜到她会如此,于是让她到自己家里暂住。睡梦中,马检看见了自己的妈妈,不禁流下了眼泪。她这副脆弱的面容被如镇旭看见了,如镇旭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此时的马检脆弱得让人心痛不已。

  第5集

  曹甲洙从政后,便依靠其独特龌龊的手段一直平步青云。营波市市长选举在即,曹甲洙和金文成在选举辩论节目上争锋相对,互揭对方伤疤。曹甲洙做了很多事前准备,以便应对金文成在直播节目中的质问,没想到对方不仅掏出了自己昏迷中的妻子来说,说她畏罪潜逃。不仅如此,最让曹甲洙担心的事发生了,金文成当众提及三十年前,徐正顺被疑似暴力执法的事。曹甲洙听完金文成的指控,脸都要青了。尽管曹甲洙被宣判无罪,但这个污点无疑会一直伴随着自己,成为被对手攻击的要害。曹甲洙不想节外生枝,开始盘算着要做点事了。如镇旭在当心理医生时,曾经遇到一件儿童性侵案。当时,受害者尹亚凛只是一个几岁的小女孩,因为遭到继父性侵而要上法庭自证。由于年幼无知,加上身心遭到伤害,亚凛在庭上没有说出有力的证言,继父崔贤泰仅仅被判了五年监禁便完事了。五年后,崔贤泰被释放了,但亚凛也只是刚读初中二年级而已。这个案件一直缠绕这如镇旭,他觉得是因为法律的不公,自己的无力,才让犯罪者没有得到应有的制裁。原以为这个阴影会随着时间而消散,直到一天上班时,如镇旭遇到被警方押进检察院的亚凛。原来亚凛因为用刀子捅了崔贤泰才被扣押起来。如镇旭自动请缨要求负责这个案件,他清楚亚凛不是随便动刀的人,且在自述的时候,手部、表情等细微动作都表示她在说谎,亚凛很有可能是在替妈妈顶罪。亚凛的妈妈尹贞熙此时因为被崔贤泰捅伤了,在医院昏迷不醒。按照亚凛的话说,是崔贤泰动手在先,妈妈只是正当防卫,但崔贤泰却否认这个说法,说自己被尹贞熙下了安眠药后昏迷了,差点被对方杀死,自己才是自卫的一方。如镇旭在工作时经常受到个人感情的影响,闵智淑看不过眼,决定让马利盾帮忙负责这个案件。巧妙的事,崔贤泰是金文成的小舅子,这个案件让曹甲洙、如镇旭和马利盾纠缠在一起。曹甲洙抓住这个点,趁机接近马利盾,说有猛料可以提供给她。曹甲洙找到一个崔贤泰入狱时的狱友,他把这个狱友约了出来给马利盾问话,当作是给马利盾的礼物,另一方面也可以借马利盾之手,把崔贤泰定罪,给金文成一个下马威。马利盾并不知道曹甲洙和自己的身世、自己的妈妈还有更大的联系,只知道这是一个为了上位而不惜一切的政客,跟自己有点像。马检和如检查出了崔贤泰的说辞有破绽,而且在尹贞熙的体内还检测出大量的安眠药。如检此时正在崔贤泰的家中搜集证据,而马检在崔的狱友口中得知,原来他一直想做的事,是绑架亚凛。五年前不成功,现在他即将得手。事件的真相呼之欲出,崔贤泰在出狱后一直缠绕亚凛两母女。在找到借口进入她们家中时,便对两母女下安眠药,随后还准备了一个大箱子,想把亚凛装进箱子里拖走。不料,尹贞熙在中途醒来,发现了崔贤泰的奸计,两人随即起了冲突,便发生了互捅刀子的一幕。知道真相后的马检和如检立即联系亚凛,不料亚凛的电话怎么也打不通,随后还收到消息,说崔贤泰从医院逃走了。

  转载请注明 来源:韩剧网 http://www.hanju.cc
顶一个(0) 踩一下(0)喜欢就支持一下哦!
  • 泡菜帮
  • 1. 泡菜帮 170303延续“帕帕帮”正宗海外风格,爆料韩娱最新资讯...
  • Running Man
  • 2. Running Man 170219节目致力于打造一个不同于过去real variety的新型态娱乐节目。每期由6位固定成员及不同嘉宾参演,对应每期节目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