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问的一胜 分集剧情介绍 全集40集

2018-02-16 07:21

[剧 名]: 疑问的一胜/의문의 일승
[播 送]: 韩国SBS
[类 型]: SBS月火剧
[首 播]: 2017年11月27日
[时 间]: 每周一、二晚间10点各播放一集
[接 档]: 爱情的温度
[导 演]: 申景秀
[编 剧]: 李贤珠
[演 员]: 尹均相 郑惠成 金希沅 崔元英 都基硕 姜新孝 林玄植 全国焕 金英弼 尹宥善 朴成根 吴承勋 张铉诚 全卢民 郑汉溶 金多礼 全益龄 尹福仁 崔代勋 全成宇 文宇振
[集 数]: 40集
[简 介]: 该剧讲述了冒牌刑警通过伸张正义而找寻人生真正价值的故事。

  第1集

  高速路上,一辆白色的轿车在前面飞驰而去,后面的黑色轿车紧追不舍。白色轿车好几次快要将黑色轿车甩掉,但很快黑色轿车就追到了眼前。黑色轿车里的人不断的要白色轿车停下来,白色轿车里的年轻人一边继续往前开,一边将车里行李箱的化妆水拿了出来。黑色轿车终于赶上了白色轿车,黑色轿车的里的某公司的部长叫嚣着让白色轿车里面的金钟三将钥匙叫出来,金钟三趁着他们不注意,将点燃的化妆水的瓶子扔进了黑色轿车里,自己在他们惊慌失措的时候开着车离开了。金钟三将车停在隐蔽的地方,拿出里面的衣服换上,车子的后备箱里装着一具尸体,旁边的工作吊牌显示他是巡警吴一胜。金钟三将吊牌拿好,跑到大路上搭上了去首尔的客车。首尔一座废弃的民宅里,几个外国人正在吞云吐雾,陈珍英和同事们一起闯了进去。陈珍英和组长在里面发现了种植的毒品,同事们不知该怎么用英文告知外国人被捕了,陈珍英打开手机翻译软件直接解决了。回到办公室,组长告诉大家这次案件向上汇报就都保金玟表的功劳,因为他家里刚迎来了双胞胎,升职加薪可以缓解他的经济压力。陈珍英不服,大家只认为她是只在乎成绩的富家女,却不知道她家破产后,母亲连两万块钱的费用都要她支付。金钟三晕晕乎乎的从车上下来,就直接打电话给派出所说要绑架吴恩菲,接到电话后,陈珍英的同事们又出发了。金钟三打电话确定了吴恩菲是谁,悄悄的潜入店里趁机捂住正在厕所清扫的吴恩菲的嘴,刚好陈珍英赶到,金钟三只好落荒而逃。金钟三顺利的拜托了警察的追捕,看着陈珍英的侧脸,仿佛又回到校园时候。看着吴恩菲被警察保护了起来,金钟三瞬间松了一口气。黑色轿车里的部长和奇代理发现了金钟三使用电话卡和银行卡的信息,一查下去发现金钟三的现居地居然显示是监狱。原来,金钟三和自己的小弟标签被诬陷入狱,标签的妹妹给哥哥寄来了自己手画的贺卡,标签每天拿着妹妹的照片爱不释手。同监室的宋吉春神经兮兮的,一直想要讨好一个肩膀受伤的大个子,大个子不胜其烦出手打他被狱警带到禁闭室。金钟三一直对大个子的伤口很是好奇,想着是不是禁闭室里有狗洞。吴一胜巡警被部长的人吊挂在一间仓库里,用捆着湿布的木棒狠狠的揍他。部长要他将偷来的钱藏匿地点告诉他们,但吴一胜一言不发。部长指使手下的人继续打他,很快鲜血从吴一胜的口鼻中冒出来。见吴一胜被打死亡,部长赶紧叫来外面守候的奇代理,准备开车将尸体扔出去处理掉。宋吉春即将刑满出狱,标签找不到恩菲的照片焦急不已。宋吉春把恩菲的照片从自己的盒子里拿出来还给他,标签生气不已。宋吉春说自己才不是偷,因为恩菲已经印在自己的脑子里了。宋吉春被狱警带了出去,标签愈加紧张,因为宋吉春是因为强奸入狱的。宋吉春临走前汇过来问自己为什么要记住恩菲,金钟三想起宋吉春对于自己强奸非常不屑,越想越不安。看着宋吉春的眼神,金钟三终于明白他想要的从来不是强奸,而是杀人。

  第2集

  标签对于恩菲的处境担心不已,金钟三只好耐心的安慰他。大个子从禁闭室被放了出来,金钟三意外的发现他的鞋底竟然沾满了潮湿的泥土。金钟三突然撞向了狱警,狱警控制住他,大个子面带笑容的看着他,狱警将他带到了禁闭室。监狱的运动会如期的举行,标签紧张的坐在看台上。运动会开始前,标签苦苦哀求狱警能让自己打电话给恩菲确认她的安危,不想监狱长出现使他的计划落空。金钟三告诉他自己将越狱出去保证恩菲的安全,回来后将绿勺子扔在过道上为信号。金钟三通过大个子踩在墙上的脚印成功越狱,刚跑出去就看到部长和奇代理往车外拖尸体。金钟三被部长发现转头就跑,部长和奇代理穷追不舍。金钟三藏在草丛中等部长和奇代理追了过去自己折返回来,开着装着吴一胜尸体的车就跑。部长无奈只好将消息报告给代表,女代表要求他必须找到,而且要将吴一胜自杀的新闻散播出去。金钟三看到车恩菲被保护在警局松了一口气,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发现宋吉春混在人群中进入了警局。刚好部长和奇代理也追踪而来,要金钟三将装着吴一胜尸体的车藏匿地点告诉他们,否则他们就散布出金钟三越狱杀人的事情。金钟三看着恩菲坐上了宋吉春的车离开,情急之下将部长的手机扔到了一辆路过的货车上,部长和奇代理只好追着去了。金钟三强行坐上陈珍英的车,告诉她恩菲已经被绑架了。陈珍英问金钟三是谁,金钟三将吴一胜的吊牌在他的面前一闪而过。陈珍英将情况报告给警局,自己和吴一胜坐着车追着宋吉春来到了一座废旧的大楼里。而此时,恩菲已经被绑在了楼顶的水箱里,宋吉春痴迷的看着她挣扎求救的样子。吴一胜找不到宋吉春只好大叫着牛逼,宋吉春听后从楼顶上露出一个头顶来。陈珍英跑了上去,宋吉春已经躲了起来,闻讯来支援的警察也陆续赶到。陈珍英潜入水里发现恩菲的绳子解不开需要刀子,金钟三听后就要往上面闯。陈珍英捡起金钟三不小心遗落的吴一胜的工作牌,意外的发现两人根本就不是一人。陈珍英和同事合力将金钟三制服,金钟三拔出同事的枪对着大家,趁着大家不注意飞快的跳入水箱里。陈珍英还是想着到底是怎么回事,金钟三已经将水箱踹破,里面的水猛地涌了出来将警察冲击的东倒西歪,恩菲倒在水箱里昏迷不醒。陈珍英将恩菲送上了救护车,却再也没有看得到金钟三的影子。离监狱查房只有23分钟了,标签还是没有看到约定的绿勺子。陈珍英想到今天发生的事情,将枪拿到了证物科采集指纹。金钟三的车被警察在路上拦了下来,警察看着未能完全关闭的后备箱要进行检查,金钟三紧紧的握住挂挡器,准备伺机冲出去。

  第3集

  时间已经到了九点,金钟三正准备冲出去的时候,部长驾车撞向了警车,在金钟三面前停下,示意他要跟着上来。警车追着部长的车辆走了,金钟三趁机开车跑向了监狱。眼见就要点名了,标签只好跑进厕所打开水龙头,任由水漫的到处出都是。管教见状要去里面关上水,标签死死的拦在外面不让大家进去。标签被关进了禁闭室,一直找各种的借口企图拖延时间。陈珍英拿到指纹报告,报告显示的金钟三此时正被关在监狱里。陈珍英打电话向监狱求证,狱警们在外面听不到金钟三的回答进去发现他果然不在,正在心惊胆颤的时候看到金钟三倒挂在房顶上看着他们。狱警们松了一口气,增加了金钟三一天的禁闭。标签再三确认了恩菲的处境安全后放下心来,问金钟三已经出去了为什么还要回来。金钟三说自己也犹豫过,但是那个时候才发现自己在外面已经无处可去。标签说自己以后找到出路后为他提供容身之所,金钟三怕标签再走上歧途赶紧制止,为了转移他的注意力给他将外面的世界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自己还和女人说话了。标签好奇的追问那个女人是谁,金钟三只是哽咽这说有那么一个人。12年前,金钟三为了帮助标签拿回不慎掉在陈珍英家的手表,刚好遇到了翘课在家的陈珍英。金钟三对陈珍英一见钟情,陈珍英却把他当做了小偷并打电话报警。金钟三想要从陈珍英身边溜走却被误会,眼看着她扔过来花盆里的污水漫过了她的脚,金钟三想到了自己母亲去世的情景。警笛声越来越近,金钟三让标签先跑,自己跑下楼却发现母亲留给自己的手链被陈珍英握在手中。面对警察的围追堵截,金钟三放弃了逃跑举手自首。带队的警察姜哲基将他带回警局让他好好反省,自己就盖着报纸睡了过去。等姜哲基醒来了时候,金钟三已经自己解开了手铐,姜哲基问他为什么当时不趁机逃走,他明明就是有机会的。金钟三说自己是可以跑到附近的学校和市场,但那时正值放学的时候,总会有孩子会因此受伤。姜哲基听后就放他走了。标签对金钟三千恩万谢,说那块手表是恩菲送给他的最后一件礼物。金钟三带着标签守在陈珍英回家的路上,向她索要自己的手链,说是自己的母亲留给自己的。陈珍英很爽快的将手链还给他,指责他就是一个小偷加混混,带着母亲留给自己的东西去偷东西。这时天下下起了雨,陈珍英被赶来的司机用雨伞遮住,金钟三又想起了自己的母亲就是在雨佳要给自己买伞被车撞死的。姜哲基找到金钟三,说自己了解他作案的动机是为了标签,希望他能为自己工作。金钟三本来还不屑一顾,姜哲基劝他说工作是有工资的,否则他和标签只能去监狱了。思考之后,金钟三答应了姜哲基的邀请。

  第4集

  姜哲基对金钟三进行了培训,教会了他很多搜索房间和观察人物的方法。很快的,姜哲基发现了金钟三很有当刑警的天赋。2年后,金钟三和姜哲基配合的越来越模切,姜哲基也将他往刑警的方向培养。金钟三一边考试一边完成姜哲基交给自己的任务,皇天不负苦心人,金钟三获得了最终入围的名单。金钟三为了庆祝自己考上警察和标签准备去练歌房,却发现自己的手机忘在了潜伏的酒吧吧台上。刚好金钟三发现了陈珍英的踪影,于是将钥匙交给了标签让他回去帮自己拿手机,自己尾随者陈珍英而去。等金钟三返回酒店时,发现标签瑟瑟发抖的躲在厨房一角,地上是一具尸体。还没有来得及理清头绪,警察就破门而入,标签和金钟三被当做嫌疑人带走。到了检察院金钟三才知道死者是一位检察官,金钟三拒不认罪,本想着问他们是不是认识姜哲基,不想外面一位警察跑进来问姜哲基是不是真的失踪了。金钟三绝望了,检察官狠狠的踹着他,标签见状承认自己是杀人凶手,只求他们不要再打金钟三。金钟三不忍标签受苦,主动承担了责任,被判死刑,标签因此被判十年有期徒刑。标签刑满出狱,临走时将自己在监狱时挣的钱全部转到了金钟三的账户。大家对陈珍英擅自将吴一胜的案件抢过来大为不满,加之要找宋吉春更加雪上加霜。幸运的是,他们还是找到了宋吉春的踪迹,只是他对面的人身份却无从确定,陈珍英怀疑那人就是吴一胜。上级领导对于他们没能找到绑架犯大发雷霆,大家也只好强忍着不出声。被金钟三开走的车被部长从湖中打捞起来,却没有发现吴一胜的尸体,只好汇报给了代表。代表悄悄的潜入另一辆车子,里面的长者对于现状非常的不满,指责他们办事不利,检察院都来搜查他的研究所了。代表请示金钟三该怎办,长者说杀了。标签出狱后按照金钟三的吩咐打电话给陈珍英,告诉她吴一胜在哪里。金钟三再次越狱出去将吴一胜的尸体拖到湖边,不想刚回到禁闭室就被大个子发现。金钟三对此并不害怕,说自己是因为大个子的脚印才出去的。正说着,金钟三被一个蒙着面的黑衣人从背后打晕,大个子见状也没有声张。陈珍英带着同事们赶到湖边,果然看着吴一胜的尸体就放在那里。当他们把吴一胜翻过来时,金钟三醒了过来,发现自己穿着吴一胜的衣服,大家都看着他。陈珍英发现证件、指纹、照片都显示金钟三就是吴一胜,不仅对自己之前的发现感到疑惑不已。

  第5集

  原来,金钟三被人打晕后带出了监狱,并将吴一胜的尸体扔在禁闭室一把火烧了。部长和奇代理对于金钟三破坏了吴一胜的遗体十分不满,说吴一胜必须要是自杀才行,现在只有勒死金钟三冒充吴一胜。眼看着就要被勒死了,金钟三说自己手上有吴一胜留下的秘密,并把自己无意中在吴一胜的工作证中发现的小纸条的一部分拿给他们看。部长将纸条传给代表,里面写千亿秘密资金的藏匿地点,金钟三将详细的地址吞入腹中。听到陈珍英等人前来的声音,奇代理再次将金钟三敲晕。金钟三醒来的时候已经在医院,虽然工作证和电脑查询结果都显示金钟三是刑警,但陈珍英依然不愿相信。金钟三借口要上厕所逃离了陈珍英,却在厕所遇到了奇代理。奇代理告诉他吴一胜私吞了千亿的秘密资金,现在他必须要在今晚十点之前找到资金的藏身之处,否则就是他的死期。金钟三担心身份会被揭穿,奇代理说吴一胜的家人只有一个姥姥,而且还得了老年痴呆症,警告金钟三不要轻举妄动,否则在找到资金之前就会被杀死的。女代表鞠秀兰其实是国情院的院长,因为舆论最近对千亿秘密资金的事情十分的关注,无奈只好公开辞职。回到办公室,当年审问金钟三的检察官正在等着她,问她为什么不按照承诺放过吴一胜,要是被金检察官发现就连自己都会有危险。鞠秀兰说自己必须要找到钱,今晚十点店,不管金钟三有没有找到钱都必须要死。此时的金检察官正监视着前总统李光浩,李光浩还想着要收买金检察官,但金检察官不为所动。时间到了,李光浩走出检察院,依然有一大批狂热的追随着在迎接他。金钟三看到新闻才知道李光浩被爆出从鞠秀兰手中接受了秘密资金正在接受检察院调查。陈珍英追问金钟三到底对宋吉春做了什么,金钟三只有说那是秘密,好在组长及时赶到说他执行的是国情院的秘密任务,陈珍英也只好作罢。组长告诉陈珍英国情院就算弄出再大的事情连国会都不敢与之理论,让她不要再去理论。金钟三被捂上耳朵听不到他们的对话,但组长还是在结束后问他是不是知道宋吉春的下落,金钟三也是一头雾水。金钟三想起吴一胜留下的纸条,按照上面的信息拨通了物流公司的电话。金钟三发现奇代理一直在跟着自己,拿给自己的鞋子里也撞上了定位器。金钟三甩开了奇代理,将定位器随便扔在一辆车子里,出医院的时候正好看到被烧焦的吴一胜被当做自己送来医院。金钟三在物流公司没能找到以吴一胜的名字寄存的车厢,这才想起吴一胜的钱包当时被宋吉春拿走。鞠秀兰回到自己的以林食品公司,质问郭部长和奇代理金钟三将事情进行的如何了,郭部长只好说事情出了些纰漏。奇代理解释说之因为人手和设备不够所致,郭部长赶紧打断了他。出来后郭部长说这里对外只是公司而已,只是暗地里为国情院干些脏活,所以工资才那么高。奇代理说自己在乎的是为国家奉献的精神,郭部长只好顺着他的话说就是这样的。恩菲醒了过来,告诉陈珍英宋吉春是想杀死自己,并不是强奸。标签到医院发现警察站在恩菲的病房外,只有落寞的离开了。金钟三回来后看着一幕放心了,眼看着陈珍英坐电梯离开就跟了上去。金钟三和陈珍英一起去找恩菲事发地的老板了解情况,老板意外的告诉他们小酒馆的吴静恩就差点被宋吉春强奸。金钟三和陈珍英找吴静恩了解情况,金钟三意外的发现宋吉春当时是想杀死吴静恩,作案的手法几乎给恩菲的一模一样,只是吴静恩误会了所以才当成强奸。陈珍英说宋吉春根本就不认识恩菲,金钟三情急之下只有说出宋吉春天天看着恩菲的照片早就记在了心里。陈珍英对此更加不相信,金钟三只能用业务秘密来敷衍。看着金钟三和陈珍英一起回来,大家都感到诧异不已。果然陈珍英在看吴静恩案件的卷宗时发现和金钟三说的一模一。金玟表说当时宋吉春就是在返回吴静恩的住所被逮捕的,现在不会是在恩菲的家里吧。和金玟表推测的一样,此时的宋吉春正在恩菲家里吃着外卖看着电视。

  第6集

  得知宋吉春很有可能藏在恩菲的家里,组长带着人赶往恩菲家,金钟三死皮赖脸的不顾大家的目光和他们一起登车出发。路上,组长向恩菲家所在辖区请求支援,金玟表打电话到医院发现恩菲已经离开了,瞬间大家紧张了起来。恩菲回到家看到宋吉春站在自己的面前惊恐不已,宋吉春将恩菲绑了起来,替她扣好扣子,说自己为了看到她临死前的表情特意买了一个小型浴缸。宋吉春将恩菲强行抱进浴缸里,看着她的头慢慢的沉没在水里。警察赶到后撬开们闯进去,正好看到宋吉春溺死恩菲的场景,此时的恩菲已经昏迷不醒。宋吉春看到警察后愤怒不已,将墙上的镜子撞破,用玻璃指着恩菲的脖子让大家都退出去,组长见状只有让大家照办。宋吉春将门反锁,又把恩菲叫醒慢慢的沉入浴缸中。金钟三见状冲下楼去查看柚木办法可以闯进屋子里,这时组长也叫人尝试着从邻居家进入恩菲家里。金玟表尝试了一下不行,陈珍英到窗边查看的时候正好看到金钟三顺着管道往上爬,这样的场景让两人又想到当年的时候。金钟三顺着管道爬到屋子里,将宋吉春和浴缸撞倒,宋吉春看到后狠狠的撞向金钟三,两人扭打了起来。就在打斗的过程中,吴一胜的钱包掉了出来。陈珍英顺着隔壁的窗帘飞落进来的时候,正好解救了快呗宋吉春掐死的金钟三。宋吉春见状向陈珍英扑了过来,很快就死死的卡住了她的脖子。陈珍英将手铐踢向金钟三,金钟三却在手铐和钱包之间摇摆不定。组长带着人从外面闯进来控制了宋吉春,金钟三趁乱将钱包装进自己的衣服里。宋吉春直嚷嚷着怎么没有见到死刑犯金钟三,大家都以为是他胡说,只有陈珍英产生了怀疑。陈珍英追上金钟三要和他一起吃饭,否则就要他回到警局接受目击证人的陈诉。陈珍英趁着吃饭的时候对着金钟三喊他的名字,金钟三紧张不已。吃完饭后,金钟三发现离晚上十点只有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了。金钟三按照吴一胜在纸币上记录的信息来到运输公司打开车厢,里面整整齐齐的码着纸箱。金钟三将箱子打开,将里面一条一条的烟盒装进袋子里。正当他准备离开的时候,郭部长和奇代理出现在他的面前。奇代理划破了袋子,里面的烟盒落了出来。郭部长对于他没能找到秘密资金十分生气,于是将他绑了起来系上重重的石块,企图伪造出腐败刑警自杀的假象。陈珍英回到家里,对妈妈放置在家里的家具撞了腰。陈珍英对此十分无语,妈妈确认为她没有梦想。陈珍英回到自己的房间,又想起了今天看到金钟三爬楼的情景,不自觉的联想到了自己当年看到他站在楼下望着自己家的样子。陈珍英想起自己因为不愿相信爸爸自杀的事实,意外的看到金钟三浑身是血的从自己眼前被带走的样子,一时心绪大乱。

  第7集

  金钟三刚被推进海里就听到警笛声越来越近,郭部长和奇代理只好先躲了起来。金钟三游上岸,意外的发现同样浑身湿漉漉的姜哲基在集装箱背后等着他。金钟三上前狠狠的揪着他的衣领,指责他将自己的生活弄得一塌涂地之后就消失不见对自己不闻不见。姜哲基对此没有过多的解释,只是说自己也追查千亿秘密资金的事情已经十年,只有弄垮李光浩才能让金钟三过上正常的生活。姜哲基说自己跟着线索前来正好看到金钟三往袋子里装假烟,所以自己才会救了他。金钟三不敢相信他的话,不想刚转出去就被检察院的车围住,说他涉嫌偷窃。金检察官正在审问李光浩,拿出鞠秀兰从国情院洗钱到李光浩的未来经济研究所的一系列证据,李光浩虽心有余悸但还是拒不承认。直到听到金检察官说吴一胜已经被抓捕归案,他的脸上才有了些许的裂缝。金钟三和李光浩在走廊擦身而过,金检察官追出来叫住吴一胜,却意外的发现眼前的吴一胜是被人冒充的。李光浩得意不已,金检察官暗自懊恼。金钟三在厕所堵住李光浩,提出帮他找到千亿资金,条件就是不能有任何的人跟踪监视他,找到之后自己要十亿元,到时候就会悄悄的出国。李光浩问金钟三为何有如此信心,金钟三说自己是死囚,不管怎样到最后都是一死,要是找到资金了还有一线希望。李光浩答应了他的要求,让他要尽快找到。金钟三大摇大摆的从郭部长和奇代理面前走过,两人接到鞠秀兰的电话拿他没有任何的办法。金钟三来到小时候的游乐园,姜哲基正在等着他。姜哲基告诉他着千亿资金是李光浩听到检察院要来查自己的研究所才匆忙装上车厢的,不想被吴一胜趁机开着车偷走。姜哲基将自己的证据拿给金钟三看,说吴一胜将这个秘密藏在了自己的手机里。金钟三听后没有给姜哲基交换自己的情报,只是问了问他当年的女朋友怎么样了。广搜队组长回到家,妻子正冒着严寒在外面等着他。金检察官想起吴一胜当初给自己打的电话,让他一定要抓住李光浩,挫败的将证据扔到地上。金钟三在小区的垃圾桶找到几件衣服,回到吴一胜的家洗澡睡觉。而得知金钟三被烧死后的标签一直浑浑噩噩的在医院徘徊,晚上也只好睡在卫生间里。早上,金钟三穿衣服的时候发现运输公司的钥匙还没有交回去,于是返回去将要钥匙还给职员,意外的得知自己被抓是因为职员私下打电话告诉了金检察官。金钟三想起吴一胜的秘密藏在手机里,问职员有没有捡到一部手机,果然吴一胜的手机落在了车厢里。金钟三打不开吴一胜的手机,只好找到东京哥之前的狱友帮忙。警局的上司一直催促着广搜队召开记者发布会,组长一再推脱。这时公寓的老板打来电话告诉陈珍英当时和宋吉春一起走的叫提甸的越南女人之后就失踪了。广搜队对宋吉春进行了审问,宋吉春依然是一幅神经兮兮的样子,陈珍英和组长断定他这么沉着冷静一定是知道什么,否则也不会两次绑架恩菲。组长说以宋吉春的表现来看,提甸很有可能遭遇不测了,现在只有去宋吉春的家里看看了。

  第8集

  陈珍英和组长到宋吉春的家里向他妈妈了解提甸的情况,宋妈妈声称自己毫不知情,还态度恶劣的要把他们往外面赶,说提甸跟着一个很黑的男人走了。金玟表进来说银行当天因为有诈骗的案子所以还存有视频,宋妈妈一听神色极不自然。从银行的监控画面上看到取钱的并不是提甸,而是一个陌生的男人。就在大家都在为找不到人询问发愁时,当地的人告诉他们这里的外籍非法打工者都藏到了山里。陈珍英和大家来到山里,非法居留的外籍打工者四散而逃。陈珍英和大家将人聚拢在一起,拿着银行监控拍摄的照片有没有人认识里面的男子,但大家都说不认识。陈珍英敏锐的发现有个女人的眼神向后面的柜子里瞟去,才刚靠近一个男人就从李敏滚了出来,居然和监控画面里的男子一模一样。金玟表问他是不是杀了提甸,男子呜呜的说哥哥妹妹,陈珍英发现他和提甸是兄妹关系。警察带着提甸的哥哥去找提甸的藏尸地,男子指着不远处的路面上。陈珍英发现柏油路面下跑出来一截丝巾,组长赶紧让人找人来挖开路面。姜哲基找到金钟三,发现吴一胜的手机里面居然连着自己私人信箱的密码。当初为金钟三解开密码的狱友聊天,说吴一胜的手机居然被脱机控制了,他的一言一行都被对方随时都能掌握。回到吴一胜的家里,金钟三和姜哲基顺利的打开了吴一胜的私人信箱,得知吴一胜和金检察官合伙在李光浩的办公室安装了摄像头,拍摄了他们交易的场面。出来的时候顺手偷走了李光浩的千亿资金,本想着在港口和金检察官汇合,不想事情并不顺利,吴一胜最后扔掉手机失踪了。现在找不到吴一胜开走的车,很有可能证据就藏在SD卡里。鞠秀兰再次找到了李光浩,尽管一再的表示自己的忠心,但李光浩还是没有给她好脸色。金玟表找来的挖掘机一上来就开挖,组长看后赶紧制止。挖掘机按照指示掀开地面,提甸的尸体赫然就摆放在那里。组长正要联系国搜科时,挖掘机师傅意外的发现刚才被挖的地方也露出了白森森的人骨。此次挖出了五具女性尸体,警局领导对此十分重视,要求他们明天必须拿出报告。金钟三意外的发现吴一胜很有可能把SD卡藏在身份证后面了,于是冒险回去监狱,在路上和从监狱里出来的标签擦身而过。金钟三返回监狱禁闭室刚拿到身份证,白京就出现在他的面前和他打了起来。两人在打斗的时候惊动了狱警,白京被控制在监狱,狱警顺着通道追着金钟三而去。眼看狱警就要追上来,通道的入口却被卡车卡住了,金钟三怎么也打不开。

  转载请注明 来源:韩剧网 http://www.hanju.cc
顶一个(0) 踩一下(0)喜欢就支持一下哦!
  • Running Man
  • 1. Running Man 180520节目致力于打造一个不同于过去real variety的新型态娱乐节目。每期由6位固定成员及不同嘉宾参演,对应每期节目不同...
  • 林中小屋
  • 2. 林中小屋 180518是一档在现代人梦想着从忙碌的生活中逃脱却无法不顾一切放下现有生活去挑战的现实背景下,每日最低限度完成规定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