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台罗曼史 分集剧情介绍 全集16集

2018-05-12 20:26

电台罗曼史 分集剧情介绍 全集16集

[剧 名]: 电台罗曼史/广播罗曼史/라디오 로맨스/Radio Romance
[播 送]: 韩国KBS2
[类 型]: KBS2月火剧
[首 播]: 2018年01月29日
[时 间]: 每周一、二晚间10点各播放一集
[接 档]: Jugglers
[导 演]: 金信一(最强送餐员、天上的太阳、惩毖录、天上女子、近肖古王、九尾狐的复仇、推奴)
[编 剧]: 全侑利
[演 员]: 尹斗俊 金所炫 尹博 YURA 郭东延 李义雄 河俊 朴孝珠 吴贤庆 金秉世 尹周相 李原种 金艺玲 郑熙泰 林智圭 金惠智 赵炳奎 柳惠琳 沈恩宇 安道奎 全裕琳
[集 数]: 16集
[简 介]: 该剧讲述了没有剧本就什么都做不了的大明星与不会写剧本的广播节目编剧联手打造一个绝对不按剧本来的广播节目而发生的故事。

  第1集

  傍晚,每一个刚刚结束工作,疲惫地走在熙熙攘攘的人,都会打开手机,实时地收听一家名为幸福的六点钟电台,电台广播的人正用着十分感性的声线为大家讲述着有关初恋的主题。然而所有人并不知道的是,电台内却早已经乱成一锅粥,坐在电台前的人并不是人气MCminu,而是助理宋可林,网上的时事评论纷纷发难,要求minu出现主持电台,助理们不停打电话催促,却始终不见minu的消息,正当大家不知所措时,宋可林接到了minu电话,宋可林兴奋地接了起来,然而所有人并没有想到,minu醉醺醺地冲着电话大喊,要退出电台,并接二连三的说着脏话,这一次放送无可挽回地变成了事故。主任大发雷霆,严厉的斥责了宋可林在内的所有制作团队,宋可林无奈之下,向主任保证一定在明天播送之前找到minu回到电台。宋可林在酒店包房找到正在花天酒地的minu,制作好炸弹酒哄他开心,暂时稳定了minu的情绪后,走出包间,在电梯间打电话向王作家汇报情况,此时,当红明星池秀昊正结束电视剧《雨正在下》电视剧的发布会,和导演与演员一同坐电梯下楼,开门时,池秀昊看到了正在打电话的宋可林,暗自吃惊不已,在电梯门将要关上时,又再一次按下按钮打开门仔细看了一遍,才不舍地关上。池秀昊和父母一起在酒店庆祝完生日后,正要走进电梯,却看到了扶着minu的宋可林,池秀昊面无表情的走进电梯,宋可林见到明星,知道他十分大牌,却还是想要试着邀请他参加电台节目,正要说话,minu倒在了宋可林的胸上,宋可林感到十分尴尬,突然,池秀昊伸出手,将minu从宋可林身上推开,宋可林这才找到机会,想要与池秀昊借机套近乎,池秀昊面带微笑,暗中嘲讽作家和DJ一同进出酒店,说罢便走出电梯,偷偷笑着,留下呆滞的宋可林。宋可林回到家,和外号为龙卷风与旱灾的助理作家们一起喝酒吐槽池秀昊,龙卷风告诉宋可林,自己听过小道消息,池秀昊被人人羡慕的完美家庭,只是他们为了自己声誉的一种作秀而已,被誉为好男人的父亲池允锡,在外界一直与母亲南珠霞十分恩爱,但私下却各种与年轻女人开房私会,而一直以慈善正能量标榜的母亲南珠霞,背后却是与父亲貌合神离,钟爱大牌的奢侈太太。两人听后难以相信,而这个传言却提醒宋可林想起四年前在JH公司慈善派对上,池秀昊无缘无故绊倒自己扬长而去的事情,结合贤在发生的事情,宋可林十分不解。晚上,池秀昊来到酒店门口,经纪人金室长正在等待着他,池秀昊微笑中透着一丝冷漠,自己开着车扬长而去。半夜,池秀昊梦见自己进入了曾经拍摄电影的话画面,自己在巷子里被人追杀扼住脖子,却没有人喊停,池秀昊从梦中惊醒。宋可林回到电台,看到大家正愁眉苦脸,同事们打开电脑,看到minu将要离开韩国的新闻,宋可林急忙开车赶到机场,想要抓minu回来,而minu说出了实话,如今已经没有明星愿意再参加电台了,在粉丝们的包围中,minu还是坐上了飞机。宋可林懊恼的回到电台,默默收拾东西离开公司,回到家,母亲摸索着厨房,和宋可林一起喝酒谈心,当年,母亲为了年幼的宋可林,自愿捐出眼角膜变成盲人,从此以后,女儿变成了母亲的眼睛,而母亲却从未后悔。早上,宋可林在家中睡懒觉,突然接到电话,宋可林听到消息立即赶到电台,找到刚才与她通话的李江PD,李江PD是电台的传奇人物,也是宋可林入行时的前辈,李江告诉宋可林,如果能邀请池秀昊到电台做节目,就让宋可林加入自己的节目。宋可林查阅完池秀昊所有的资料后,带着池秀昊最喜欢的吃的来到剧组贿赂,却被池秀昊冷眼拒绝,真刚宋可林想要放弃时,无意间听到导演们的谈话,剧组缺一位能入水的女主角替身,宋可林自告奋勇,化好妆一遍一遍栽入冰冷的水中,池秀昊在车中无心翻阅剧本,而是呆呆地看着宋可林,最后一次入水时,宋可林的脚腕受伤,在水中带了好久没有出来,池秀昊有些担心,正要上前,宋可林突然爬出,望着池秀昊,池秀昊突然发现,宋可林像极了那个小时候看到的那个与小朋友在草地上奔跑的那个天真烂漫的女孩。

  第2集

  宋可林浑身湿漉漉地爬回岸中,看见池秀昊呆呆地望着她,宋可林没有理会,拖着扭伤的双脚一步步离开了剧组。晚上,宋可林疼痛难忍,坐在路边。池秀昊突然出现,要送宋可林回家,但是自己不会加入电台节目,宋可林不想欠池秀昊人情,正要起身离开,池秀昊拦腰抱住了宋可林,硬塞进车中。宋可林十分不解,以为池秀昊与她有什么过节,一路上,无论宋可林如何发问,池秀昊都默不作声,一路开回了宋可林家中,宋可林十分惊奇,池秀昊怎么会知道自己家的,池秀昊并没有解释,看到宋可林下车后便匆匆离开。金室长在池秀昊家门前焦急等待着,看到池秀昊回来,金室长大发雷霆,池秀昊依旧带着笑容冷言冷语,突然门铃响起,门外一个男人十分亲昵的叫池秀昊开门,金室长正要打发走,却被池秀昊放了进来,此人正是池秀昊的好友,医生jason,Jason搬着行李进来,因为池秀昊迟迟不来接受心理咨询,所以决定要一起住。第二天,金室长将昨晚的情况尽数汇报给母亲南珠霞,南珠霞正要教训金室长,手机发来信息,显示陈泰梨,南珠霞让金室长先出去,自己打开了短信,陈泰梨询问南珠霞什么时候能履行有关池秀昊的契约,自己现在正与记者一起。而此时的明星陈泰梨并没有如同短信说的那样,而是在美容院中做头发,理发师不小心用力过度,将陈泰梨的头发拽疼,陈泰梨忍无可忍,质问当初给自己做的崔老师在哪,为什么给自己分了一个新手,正说着,崔老师正送一位当红后辈女演员离开,陈泰梨恍然大悟,叫住后辈想要一展前辈的威严,却被后辈嗤之以鼻,陈泰梨追了上去,威胁后辈如果不打招呼就揪住住她的头发闹到报纸上,后辈无可奈何只好低头鞠躬。池秀昊回到公司,母亲拿出拍摄纪录片的行程,告诉池秀昊最近公司决定要联合导演拍摄一部有关自己家庭的纪录片,池秀昊拒绝配合,正要起身离开,母亲叫住池秀昊,拿出一条围巾,戴在池秀昊脖子上,告诉池秀昊,过几天就是儿子的生日,既然是她的儿子,他的所有一切出了问题,对她来说都是一种损失。池秀昊拆下围巾扔在地上,依旧拒绝。晚上池秀昊难以入眠,满脑子都是自己儿时的回忆,小时候的一次生日,母亲微笑着拿出一条一模一样的围巾戴在自己身上,告诉池秀昊一个难以接受的事实,其实自己并非她的儿子,所以他的一切对母亲来说并没有什么损失,因此要好好表现,与现在的话截然相反,却是同样的伤害。池秀昊起身找Jason拿安眠药,Jason告诉池秀昊,只要他能有一次大声哭出来,不再演戏一样强颜欢笑,就立即开药给他。宋可林在老DJ那里获得灵感,决定诚心诚意的与池秀昊谈一次,于是宋可林来到JH公司与前台想要预约时间,恰巧池秀昊走出公司,看到宋可林后,直接将宋可林拉出公司,坐在宋可林的车上,让她送自己回家,宋可林为了机会只好听从,路上,宋可林拿出平板,想要让池秀昊看一下自己准备的东西,告诉池秀昊,自己虽然片约不断,却一直在摄像机的监视之下,电台节目可以让他逃离摄像机,用真心面对大众,池秀昊沉默不语,直到回家,宋可林追了上去,再一次请求,池秀昊不知为何突然发火,告诉宋可林,自己不会去一个区区电台做节目,区区二字却激怒了宋可林,更加坚定了宋可林说服池秀昊的心,想要然池秀昊见识到,什么是真正的电台。池秀昊来到片场拍戏,Jason也跟了过去,休息时,池秀昊无意间听到其他演员和工作人员提起宋可林,想要让她参加聚餐,使劲灌酒借此拿她取乐,池秀昊没有说话,却隐隐有些担心。宋可林得知聚餐的消息之后,买着满满两袋烧酒和礼物来到酒店,宋可林用自己熟练的调制炸弹酒的技术,很快取得了剧组所有人的欢心,却迟迟不见池秀昊到来。酒过三巡,宋可林不胜酒力,倒在酒店的走廊。清晨,宋可林在一张陌生的大床上醒来,感到莫名其妙,回忆起昨晚,宋可林醉倒之后,演员吴镇修过来正要搀扶着自己,眼前突然出现一个模糊的身影拦住了两人,像极了池秀昊,原来,昨晚池秀昊带着醉酒的宋可林回家。正当宋可林云里雾里的时候,母亲突然来到池秀昊家中。强行命令池秀昊拍摄纪录片,来到家中,母亲看到衣衫不整的宋可林,让池秀昊作出解释,池秀昊不以为然,告诉母亲,自己已经要签约电台节目了,母亲轻蔑地看着宋可林,明嘲暗讽作家不择手段邀请嘉宾,说罢便气冲冲地离开了,宋可林感到被侮辱,责问池秀昊母亲的话是什么意思,池秀昊没有解释,立即同意了宋可林的邀请,再有多问就让她离开,宋可林头也不回地走了。回到卧室,池秀昊看到宋可林给他的平板,打开之后,宋可林将自己的工作室,每天蹲守的电台,从小到大寄出去的明信片全部录了下来,十分诚心诚意地邀请池秀昊来到电台,看一看电台的世界。池秀昊看完后,立即跑出门。宋可林回到电台,立即被主人叫了过去,在门外,宋可林听到主任与李江的争吵,极力反对她做主作家,前辈罗作家将宋可林叫了出去,让她不要痴心妄想,池秀昊不可能会来,话音刚落,池秀昊突然出现,向所有人宣布参加电台,拉着宋可林离开了众目睽睽之下。

  第3集

  走到一半,宋可林停了下来,质问池秀昊刚才的和话是什么意思,池秀昊却反问宋可林,刚才被骂的狗血淋头,难道自己一点自尊心都没有吗,宋可林再一次被池秀昊的话伤害,生气地走开,买了几瓶啤酒正要走出电台,看到池秀昊仍然站在那里,宋可林在池秀昊面前开了几瓶啤酒喝了下去,告诉池秀昊,自己为了请他做节目,在各种地方丢人现眼,现在自己在电台,依旧丢脸,宋可林让池秀昊离开,不要再让自己难堪,池秀昊看着宋可林泪汪汪的眼睛,突然告诉宋可林,如果可以让她不哭的话,他立即答应参与电台。第二天,宋可林带着合同,半信半疑的来到池秀昊家中商议,然而池秀昊却拿出自己拟好的一份合同交给宋可林,上面注明,所有电台节目要提前录制,而且随时可以走人,最重要的一点,宋可林一定要听从池秀昊所有命令,宋可林感到十分为难,与池秀昊约定与主任商议之后再做决定,但苦于池秀昊从不用手机,不知道该如何联系,Jason突然下楼,告诉宋可林自己手机的电话,宋可林离开后,Jason兴奋地看着怒视着自己的池秀昊,向来面无表情或者微笑示人的池秀昊,第一次有了愤怒的情绪。宋可林回到电台,看到李江正在等待着她,还没等宋可林将池秀昊的条件说出来,李江便全部猜到,李江十分淡定,告诉宋可林放心签字,自己和主任商议,让罗作家与承熙PD一组,自己与宋可林一组取消日日制电台放松,两组进行电台对决,,这样才能精心准备出好的电台节目,主任考虑之后,同意了李江的提议。宋可林联系到Jason,让池秀昊到电台与作家们进行节目录制商议。陈泰梨来到南珠霞的办公室,提出要参加池秀昊电台节目的要求,并威胁道,如果反对,就将自己看到池秀昊父亲与其他女演员一起吃饭买衣服的事情爆出,南珠霞没有办法,只好答应。陈泰梨离开办公室,迎面看到池秀昊和金室长走来,等到池秀昊走后,陈泰梨叫住金室长有事情请求。池秀昊如约来到电台,宋可林带着池秀昊来到主任办公室进行商议,但池秀昊只准与宋可林一人进行合约的商议,宋可林带着池秀昊来到老旧的档案室,池秀昊命令宋可林提前一周将电台节目的企划书与稿子交给自己,完全违背了电台节目的流程,宋可林想要反驳,但碍于合约,只好答应了池秀昊的要求。李江突然闯进来,与池秀昊十分热情地握手,池秀昊带着微笑挣脱,李江突然揽过宋可林的肩膀邀请池秀昊周末一起吃饭商议电台的事情,池秀昊看着李江的手微微变了脸色,但立即微笑着拒绝了请求。离开时,宋可林追了出来,十分真诚的感谢池秀昊加入,并承诺一定要将节目做好,看着宋可林离开的背影,池秀昊暗暗露出了一丝笑容。宋可林正在家中准备电台的材料,突然接到南珠霞的电话,来到JH与她见面,南珠霞拿出自己准备的合同,让宋可林过目后签字,里面明确规定必须将稿件与节目嘉宾与流程交给公司过目,池秀昊突然闯进来,看完合同之后,告诉两人所有东西只能告诉自己,南珠霞再次刁难宋可林,不能与电台内的作家发生任何绯闻,宋可林欣然答应,她告诉南珠霞,自己与池秀昊天差地别,是绝对不会爱上他的,池秀昊看着如此坚定的宋可林,心中十分不快。李江下班后来到宋可林的家要求一起入住,李江让宋可林打电话询问池秀昊今天是否有空一起出来开会,池秀昊原本拒绝,李江接过电话,指责池秀昊业余,一直与作家们不交流,无法保证池秀昊搞砸节目会有什么后果,强硬的态度激怒了池秀昊,深夜,池秀昊开车来到李江和宋可林所在的饭店,两人对峙起来。

  第4集

  池秀昊扬言不肯与李江合作,想要退出,两人四目相对许久,李江突然大笑,喊了一声合格,告诉池秀昊,刚才只是在试探他的喜怒哀乐,原来池秀昊也是一个有着多面情绪的人。气氛逐渐缓和了下来,一旁的宋可林看到两人水火不容,郁闷地喝起了酒,李江看到宋可林端起酒杯,质问她一会还要和他上写作探讨,于是夺过酒杯直接喝了下去,池秀昊在一旁看呆了,心中隐隐有些不快。李江看出了些什么,顺势告诉池秀昊,写作探讨要三人一起做,否则自己只能和宋可林两人单独一起,池秀昊听后立即答应了下来和电台组一起做两天一夜的企划会议。三人吃完饭后,李江走出饭店,指了指旁边的房子,告诉池秀昊自己住在二楼,宋可林住在一楼,这让池秀昊更加不爽,宋可林目送池秀昊上车,池秀昊没好气的走了。南珠霞与池允勤一起出席品牌活动,两人在记者面前合影时,南珠霞无意间看到了门外陈泰梨和记者正在密切商量着什么,便向金室长试了一个眼色上前打断两人的对话,陈泰梨微微一笑,直到南珠霞心虚,于是趁南珠霞一人在记者前拍照时,冲上前拿过南珠霞的包,假装亲密的一起合影,陈泰梨趁机告诉南珠霞,如果再不让自己与池秀昊一起合作,就将所有事情全部透露给记者。第二天一早,池秀昊与Jason一起,坐上宋可林的车,来到了所谓两天一夜企划会议的地方,原来是让池秀昊与电台团队一起,坐上船到十分偏远的乡村度过两天一夜,船上,池秀昊一人十分不爽的站在船外,看着宋可林关切的给晕船的李江扎针。几个人除却池秀昊,都其乐融融地玩在一起,经过长途跋涉,终于来到了一家乡村的民宿。宋可林收拾行李时,发现自己的笔记本落在了船上,宋可林找到开着拖拉机出门的老大爷搭顺风车,正要坐上去,池秀昊跟了上来,一同上了车,宋可林难以置信,池秀昊告诉宋可林,笔记本是在宋可林为李江扎针的时候落在了船外的长椅上,池秀昊并不是为了和宋可林一起寻找,而是想要直接回家。宋可林来到码头找到笔记本,而池秀昊想要回家的船已经停开,无奈之下只好和宋可林一起等待回去的公交车,看到宋可林十分兴奋地抱着笔记本,池秀昊漫不经心的询问宋可林为什么这么宝贝这个电脑,宋可林告诉池秀昊,笔记本中自己为池秀昊辛辛苦苦编辑的原稿,对她来说十分重要。两人上车后,池秀昊看着望向窗外甜甜的笑着的宋可林,像极了小时候,那个带着耳机,在同样的位置望着窗外微笑着的女孩,那个时候,自己也在那个位置,看着女孩微笑着,女孩渐渐地困倦了,身体摇摇晃晃,池秀昊担心女孩摔倒,坐在了旁边,女孩的头便靠在池秀昊的肩上。宋可林看着越来越荒凉的路,询问司机距离目的地还有多久,司机告诉他,这是反方向的车。池秀昊在周围寻找能够安顿的房屋,一个老头突然出现,下了池秀昊一跳,老头眼泪汪汪地看着池秀昊,将两人带回了自己家中,池秀昊来到屋中,看着房内老头与长相和自己十分相像的儿子的合影,才明白原来老头将自己当成了自己的儿子。走出来,想要和宋可林立即离开。老头准备好晚餐看到两人要走,哭喊着将两人拉近房间吃饭,池秀昊不想让老人失望,和宋可林留了下来。深夜,老人拿出一沓厚厚的明信片,交给池秀昊,这些年来,为了寻找失踪的儿子,老人不断给电台写信,如今终于实现了愿望。老人让池秀昊读完信件,池秀昊安抚下老人后离开房间,看到宋可林在门外裹着被子正在打字,池秀昊担心宋可林会感冒,宋可林没有在意,让池秀昊坐过来,自己将写好的原稿交给池秀昊看,宋可林欣慰地看着天空,能有自己的DJ阅读自己的原稿是自己梦寐以求的事情,如今马上就要实现了。聊了一会,宋可林有些发困,倒在了池秀昊的家肩上,就像小时候的那一幕一样。池秀昊将宋可林送进房间里,看着宋可林的睡颜,池秀昊安心地闭上眼睛,梦中,池秀昊再一次梦见了小时候的那一幕,那天,池秀昊走在街上,看到了马路对面的俊宇哥,马上转身离开,俊宇哥看到池秀昊想要上前打招呼,却被疾驰而来的卡车撞倒,池秀昊颤抖地拿起手机拨下了俊宇经纪人的电话,却迟迟没有回应,池秀昊心中后悔不已。早上,宋可林醒来看到四下无人,才知道池秀昊早早走掉了,原来,池秀昊找到附近的电话拨通了金室长的手机,金室长带着池秀昊回到了家中。金室长十分开心池秀昊能记得自己的号码,池秀昊不屑地笑笑,那天,自己打了整整十二遍电话都无人回应,怎么会忘。南珠霞为了能让池秀昊尽快离开电台,联系到罗作家到办公室见面,南珠霞承诺对罗作家的节目进行大力的赞助与支持,但罗作家必须在一个月内打败宋可林并让她走人。开播在即,池秀昊来到直播间,然而所读的稿件,并不是宋可林准备的原稿,节目结束后,主任与其他员工热情鼓掌,只有李江的小组一片寂静,宋可林看着池秀昊惯有的微笑失望至极,追了上去,语气平淡地质问池秀昊是不是根本没有看过自己的稿件,就可以无视别人的成果。宋可林郁闷的下班回家,李江在后面叫住了宋可林带着他一起准备去李江自己的“秘密基地”,宋可林正要上车,却被池秀昊拦了下来。

  第5集

  李江上前将两人隔开,自己与池秀昊对峙,宋可林想要劝架却被无视,无奈之下,只好自己先行离开,李江要求与池秀昊好好谈一下今天放送的事情,池秀昊便带着李江回到自己家中,李江从包里拿出酒,边喝边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他告诉池秀昊,今天的节目李江已经取消,必须重新录制,并指责池秀昊那边的企划组所做的电台稿子十分糟糕,两人约定由李江再一次拿出令池秀昊满意的策划,而池秀昊不许再另接其他不专业的稿子,两人喝到深夜酩酊大醉。南珠霞按照要求将陈泰梨安排到罗作家所在的电台组,一上来,便给罗作家邀请来的当红DJ,J一个前辈的下马威,正当陈泰梨强迫J与她合影时,宋可林匆匆赶来,看到陈泰梨后,立刻认出了这个已经过气的童星,陈泰梨十分开心,邀请宋可林一起合影,正当陈泰梨十分热情地想要将联系方式给宋可林时,宋可林接到电话,池秀昊已经来到电台准备录制,立即放下手机赶回电台,看到池秀昊时,宋可林正要说些什么,看到李江的表情,又将嘴里的话咽了回去。录制开始,池秀昊接到的第一个电话,是一个年轻女孩在男朋友和父亲之间十分为难的问题,正当池秀昊细心为女孩开解时,女孩父亲突然抢过电话,误以为池秀昊是骚扰自己女儿的男朋友,对着电话破口大骂,池秀昊忍无可忍,突然对外示意重新录制,宋可林脸色大变,李江却偷偷笑了出来,宋可林急忙对池秀昊发出信息让他不要说出录制二字,现在并不是提前录制,而是对外直播。池秀昊惊慌失措,在节目中不知道该如何圆场,在播放事故播出的七秒内,李江及时播放音乐才挽回事故,但池秀昊提前录制的新闻却散布网络。池秀昊找李江理论,李江拿出合同,发现在“节目百分百直播”的条款后面,有池秀昊签下的OK,原来,昨晚李江趁池秀昊醉酒,骗他在合同上签了名,如今直播,合情合理。宋可林来到停车场,拦住正要离开的池秀昊,连连向宋可林道歉,但池秀昊并不买账,甚至更加气愤宋可林知情不报,宋可林没有办法,将自己的手机塞给池秀昊,如果有事,让他务必接电话。回到家,池秀昊想起今天在电台发生的所有事情,发现原来自己也会有堂皇失措的时候。罗作家按照与南珠霞的约定,借池秀昊的事情刻意离间了宋可林与同事们的关系,并命令宋可林负责装扮圣诞老人给听众颁发礼物。节目开始时,陈泰梨屡屡插话,向听众提问与自己相关的问题,宋可林在奔走在各个地点为听众发礼物,很久才回到电台。池秀昊在家中搜索自己的新闻时,无意间看到了JH发出的与纪录片导演合作的新闻,气冲冲赶回家,看到母亲和父亲已经在准备晚餐,营造起一片和睦的样子,正在这时宋可林的电话响起,是宋可林母亲打来的,听到伯母的求助池秀昊立即但过去,看到伯母拿着导盲棍无助的站在那里,钱包被人抢劫一空,池秀昊开车带母亲回家,本以为伯母行动十分不便,然而跟着伯母回到家,却发现她十分熟练的准备着晚餐,伯母笑着告诉池秀昊,刚才都是演戏,为了骗他进来吃饭。宋可林赶回家,看到两人和和气气的吃着饭,感到十分惊讶,池秀昊看着和和气气的母女俩,心中隐隐有些羡慕。这时,李江也来到家中吃饭,两人再一次警惕起来,看到李江和伯母十分亲密池秀昊有些嫉妒。正当李江要与宋可林进行写作训练时,池秀昊突然告诉伯母,想要借女儿一晚,进行电台直播的教学。宋可林带着池秀昊回到电台讲解所有关于电台的知识,讲述了许多有关电台的故事,来到老DJ的电台间时,宋可林告诉池秀昊自己钟爱电台的原因是因为自己失明的母亲,池秀昊看到面前宋可林小时候与母亲的合影,更加确定了那个女孩时宋可林。看着她满脸幸福地讲着自己的故事,池秀昊渐渐了解了宋可林的魅力。讲着讲着,宋可林趴在桌子上睡着了,醒来后,发现池秀昊正直直地看着自己,许久,池秀昊对宋可林说,我现在十分好奇,你。

  第6集

  两人一夜未眠,来到电台楼下的早餐店吃饭,李江得到消息,池秀昊所播的第一期电台罗曼史收视第一,李江十分开心,来到早餐店将消息告诉了两人,并决定今天全组不做电台节目,一起到一个地方,池秀昊架不住李江的邀请,一起跟了过去。一行人与老DJ一起出游,吃饭的时候,李江再三恳求DJ借用电台做节目,老DJ没有顾虑别人,而是直截了当地询问池秀昊,是否特别想在自己的节目间录节目,而池秀昊却摇摇头,并不明白在不同的直播间工作区别何在,正当其他人一位要泡汤时,老DJ突然答应了,但条件是让池秀昊一起爬山。说罢便走了。南珠霞将陈泰梨安排到一家包房商谈冰箱代言的事宜,而冰箱公司的老总十分瞧不起已经过气的陈泰梨,对她恶语相向,陈泰梨忍无可忍,与老总厮打起来,金室长听到消息冲进包房,将陈泰梨拉了出来,看着十分狼狈的陈泰梨,金室长默默回到房间,十分恭敬的给老总倒了一杯酒,突然大声呵斥了一声,将两人震慑住后,摔下酒杯扬长而去,陈泰梨拉住金室长,央求他将关于池秀昊过去的秘密告诉他,只有利用池秀昊,陈泰梨才能摆脱现在的处境。晚上,宋可林正要和李江一起回到电台商讨直播的事情,看到两人十分亲密的一起上车,池秀昊十分不满,将宋可林叫下来,说起了明天直播的事情,池秀昊突然以明天拍摄画报不能如约到达电台为由,让宋可林第二天做池秀昊的一日司机,所以宋可林今晚不能回到电台熬夜,必须回到家中好好休息。宋可林碍于合约第四条规定,只好答应了池秀昊的要求。晚上,宋可林回到家,看到老DJ写给自己得以一句话“将失败品化成好的作品”突然安慰了许多,于是给自己的手机打过去电话,池秀昊看到宋可林的来电,犹豫再三还是接了起来,两人同时提起了稿子的事情,池秀昊询问宋可林会不会对自己没有读她的稿子生气,宋可林想了想,告诉池秀昊,开始会生气,但后来也明白,是自己的功力太差,总有一天,会让池秀昊读到自己最优秀的原稿,而且作为作家,想要与池秀昊多多亲近,讨论有关电台的事,说到这里,宋可林突然十分好奇池秀昊为什么没有手机,池秀昊告诉宋可林,自己没有什么可以打电话,或者接电话的人,宋可林感到不可思议,他告诉池秀昊,可以给自己,给李江,给Jason等人打电话,池秀昊听完,小心翼翼地询问,如果买了手机,可以每天和自己打电话吗,宋可林没有明白,池秀昊突然羞愧地挂断了电话。第二天,池秀昊结束了拍摄,来到宋可林的车上准备一起吃便当,而宋可林突然有事,将池秀昊放下车,来到曾经向电台寄信的东村分校看望,到操场散步时,宋可林看到一个叫相求的小孩孤零零地站在球门前,看到宋可林,相求十分抵触,气急败坏的轰宋可林走,看着相求的样子,宋可林想起了池秀昊。老师告诉宋可林,相求的朋友载民生病去世永远不能毕业,老师害怕孩子们伤心,于是宣称载民去首尔治病,而相求当真,每天盼着朋友回来,坚持和载民一起毕业。陈泰梨来到池秀昊的拍摄现场,按照代表的要求将原本与池秀昊搭档的女演员换了下来,两人一言不合扭打起来,池秀昊趁乱跑出去抢过金室长的电话质问母亲为什么要随心所欲的搞乱自己插手自己的事情,母亲没有在意,而是挂掉电话后,替池秀昊与导演签下了一家片约的合同。宋可林返回带着池秀昊返回电台,遭遇大雪事故,堵在了高速路上,宋可林心急如焚,向李江汇报了情况,李江将转播车派去,需要宋可林在直播前重新设置稿件和环节,宋可林突然想起附近的东村分校,立即折回学校决定直接进行直播,宋可林负责全部事宜,宋可林十分紧张,池秀昊将围巾围在脖子上,让宋可林保持冷静。宋可林渐渐恢复理智,让池秀昊找到那个叫相求的孩子沟通,池秀昊来到教室,看到相求愤怒地撕掉老师让孩子们布置的毕业典礼,将其他孩子推倒愤怒地离开教室,池秀昊跟了过去,相求来到办公室,正要扔掉花盆,看到池秀昊并没有阻拦,于是犹豫着停了下来。相求让池秀昊立即走开,池秀昊看着他,直截了当的说出了相求的心理,面对其他人,即使不想让他离开,却还是嘴硬着赶走,相求想起了去世的民载默默点点头。开播在即,相求却不见了踪影,池秀昊找到相求,看见他伤心地哭着,告诉他,可以将思念通过广播来说,相求来到电台,将很长时间以来向对民载的话,电台一经播放,所有人大受感动,最后,宋可林让池秀昊用自己的话结束广播,池秀昊想起小时候宋可林抱住自己说的话“不哭不代表不悲伤”,宋可林听着,只觉得熟悉。在电台那边,留言板却收到了许多留言,写着“池秀昊是杀人犯”电台结束后,宋可林欢快的走在大雪覆盖的足球场,好奇地询问池秀昊是从哪里听说的这句话,池秀昊看着宋可林,当年自己在医院,认识了一个失明的女孩,向她讲述了自己高烧三天无人问津的故事,听着池秀昊的苦笑,宋可林抱住他,就在耳边说了这句话。池秀昊问宋可林,真的不认识我了吗,于是盖住宋可林的眼睛,吻了上去。

  第7集

  池秀昊的举动令宋可林不知所措,看着池秀昊真挚的眼神,宋可林想尽办法为池秀昊的行为寻找借口,当年池秀昊却一一否定,这时,李江打来电话询问两人的位置,想要接他们回家,池秀昊不耐烦地挂断了电话,开车带宋可林回家,一路上,宋可林一提起刚才的一吻,池秀昊就吞吞吐吐地打断,直到回家,池秀昊都无法将心里话告诉宋可林。第二天,母亲带着池秀昊做采访,而记者违背台本,询问池秀昊为什么要想到做电台,母亲有些尴尬正要搪塞过去,池秀昊却十分自然地回答了问题,并决定短期内一心一意做好电台。看到池秀昊的改变,母亲十分不满,怀疑正是宋可林让池秀昊变得不再听从自己的安排。池秀昊来到电台,想要将昨晚的事情解释清楚,还没有敲门,李江和宋可林恰巧走了出来,看到池秀昊,宋可林有些尴尬,两人十分别扭地打了声招呼。三人一起去喝咖啡,看到宋可林对李江的口味,习惯十分了解,心中吃起醋来,走在路上,池秀昊将宋可林叫到一边,正要说清楚,宋可林先开口,告诉池秀昊,为了以后两人能更加自然的交流,不能再做出这样让人误会的事情,池秀昊听后非常受伤,质问宋可林,当初是她死死缠着自己做电台,如今却感到不自在,池秀昊命令宋可林以后有事不必再过问经纪人,直接问自己。宋可林不解,池秀昊并没有手机,池秀昊一时语塞,李江打来电话,池秀昊生气地走了。晚上,池秀昊带着口罩来到手机店,选好一个手机,碍于自己的身份,于是找到金室长帮忙登记,金室长看着池秀昊买好手机便急匆匆的摆弄,感到难以置信。宋可林在食堂吃饭,接到一个陌生的号码,接到后,是池秀昊的声音,池秀昊让宋可林立即赶到家中讨论电台的稿件。Jason下楼,看到池秀昊请来的厨师正热火朝天的准备晚餐,便一下猜到宋可林将要来到家中,便一脸意味深长地看着他,回到房间,Jason立即将池秀昊的症状记录到邮件中。宋可林来到池秀昊的家中,池秀昊并没有急着看稿子,而是问起了李江,宋可林列举了许多李江的有点,池秀昊都十分不屑地比较了下去,越说越兴奋,宋可林感到莫名其妙,池秀昊翻到稿件的最后一页,宋可林细心地在上面贴了一张便利贴,上面写着谢谢池秀昊能读完稿件,池秀昊心中暗喜,告诉宋可林以后每一次都要写这样一张便利贴。池秀昊将精心准备的晚餐呈了上来,两人正要享用,南珠霞却不速而来,宋可林为了避嫌正要离开,南珠霞轻蔑地问宋可林什么时候才能让池秀昊结束这个不伦不类的电台节目,池秀昊突然站出来,让母亲立即离开。见母亲不走,池秀昊带着宋可林离开了家中。池秀昊一路无语,带着宋可林回到了家,来到家门前,宋可林劝告池秀昊不要总是针锋相对,自己也会受伤,池秀昊苦笑着,自己的情况目前还轮不到宋可林关心,宋可林却一脸严肃,告诉池秀昊,这并不是可以笑的事情。听到和以前一模一样的话语,池秀昊看着宋可林,怎么过了多年,我已经变了,你却还和以前一样呢。陈泰梨接到电话,来到餐厅与南珠霞共进晚餐,陈泰梨请求与池秀昊捆绑恋爱传闻,借此出名,南珠霞并没有立即答应,而是平静的问陈泰梨答应之后会有什么利益,陈泰梨一时语塞。这时,被陈泰梨顶下去的女演员闯进来,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因为得罪南珠霞勾引池允勤,南珠霞撤掉了她所有的资源,南珠霞没有理会,继续悠闲地喝着咖啡,陈泰梨看着眼前的一幕,感到心虚不已。两人离开后,南珠霞同意了与陈泰梨的约定,爆出绯闻,只要陈泰梨能将事情做好、母亲和宋可林坐在一起,讨论之前电台的事情,母亲十分喜欢池秀昊在最后所说的结束语,总感觉十分熟悉,像是之前做眼角膜手术时,宋可林天天在身边对自己说过的话,宋可林想起在医院的时候,一个叫做禹智宇的男孩一直陪在身边,直到自己恢复光明,也没有见过他的样子。第二天,池秀昊正在电直播间准备宋可林写的稿件,罗作家进来打招呼,池秀昊没有理会,到外面打电话,罗作家自讨没趣正要离开,却看到了池秀昊桌上的手稿。池秀昊要求与宋可林陪着自己一起直播以防事故,直播开始前,池秀昊打开手稿,却突然空白一片,宋可林看到后慌乱不已,满桌找着自己的稿子,直播已经开始,宋可林不知所措,而池秀昊却将原稿中的话,原原本本地讲了出来。音乐间歇的时候,宋可林好奇地询问池秀昊怎么知道的内容,池秀昊淡淡地说,自己全部背下来了而已。音乐结束后,池秀昊与分校的相求连线,相求问起之前池秀昊对自己说过的,那个明明不想离开,却要催着她走的那个人,现在怎么样。心事暴露在宋可林面前,池秀昊连连否认。陈泰梨的派对开始前,母亲命令池秀昊到酒店参加派对,一会记者会拍到两人的照片,爆出二人的绯闻,池秀昊极力反对,生气地回到家中。派对开始后,宋可林接到邀请来到派对,陈泰梨见池秀昊迟迟没有来,于是打电话威胁,宋可林现在也在派对上,池秀昊十分担心,反复发信息等待回应,而宋可林却一直犹豫没有回复,走到门口,宋可林看到了赶来的池秀昊,池秀昊将宋可林叫到一旁说出了一直以来想要说的话——我喜欢你。

  第8集

  面对池秀昊突如其来的告白,宋可林不知所措,一时之间并没有答应池秀昊,池秀昊决定从现在开始开始主动,追求宋可林,直到她想起自己是谁为止。陈泰梨直到派对结束都没有看到池秀昊的身影,错过了绯闻的时机,气急败坏的走到门口打断了两人的谈话,宋可林不想太过尴尬,先走一步。宋可林回到家中,发现母亲晕倒在洗手间,宋可林十分着急,抱着母亲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池秀昊开车来到宋可林家门前,打电话想要继续说着方才的话,却听见宋可林带着哭腔的求救,池秀昊立即冲进家门,送母亲去了医院,母亲在急诊床躺了一会之后,医院突然将母亲转到了单人病房,宋可林猜到是池秀昊所做,急忙打电话,带着愧疚问池秀昊为什么要这样做,池秀昊笑笑,是为了让她愧疚,因为以前的时候,也只有愧疚才能让她一直在他身边,宋可林陷入迷惑,池秀昊啊口中的以前,到底是什么。第二天,南珠霞带着陈泰梨与新片“whoimi”的制作组见面,并发布新闻,池秀昊为新片准备,将有许多海外行程。池秀昊看到新闻回家与母亲理论,母亲却无动于衷。池秀昊带着水果和补品看望宋可林母亲,却发现李江先他一步看望,医院的小粉丝罗诗妍看到池秀昊在病房,召来了大批的粉丝,宋可林担心影响到母亲的休息,将两人赶出病房,两人来到医院的咖啡厅,李江劝告池秀昊,如今宋可林忙于照顾母亲,可能不能再继续为池秀昊写稿子,池秀昊却不同意,坚持要用宋可林的原稿,请求向上次那样做移动电台。李江欣喜的站起来,了解了池秀昊心中的想法。李江找到罗诗妍,向大家介绍这时移动电台的另一位DJ,真名叫李恩静,宋可林看着这个只有七八岁大的小女孩感到荒唐,于是劝恩静不要胡闹,恩静告诉宋可林,自己剩下半年的时间了,于是将做DJ当做自己的梦想,宋可林稍稍动容,暗许了这个要求。池秀昊收拾好病号服,正要出去找宋可林,母亲接到消息来到医院,看着池秀昊着急地样子,母亲猜到池秀昊又是为了宋可林,这一次母亲没有拦下池秀昊,而是问池秀昊,曾经他说过陈泰梨和自己一起只会变得不幸,那么宋可林和自己难道不会不幸?池秀昊呆在那里,不知该说什么。陈泰梨在走廊遇见了Jason,两人找了一处桌子,谈起了池秀昊,证实了自己心中的疑问,池秀昊就是当年一直陪在自己身边的禹智宇,陈泰梨来到池秀昊身边,再一次向池秀昊寻求答案,池秀昊点点头,宋可林极力平复自己心中的激动,伸出手,向老友一样向池秀昊道一句迟来的问候。两人相认后聊起了长大之后的种种,宋可林这才知道了池秀昊见到他之后的许多奇怪的举动,回到池秀昊的病房,池秀昊正要进去,宋可林有些奇怪,问池秀昊如果喜欢他,为什么总是没做出任何反应,让自己有被喜欢的感觉,说到一半,池秀昊突然拉着宋可林进入病房,告诉她有记者偷拍。陈泰梨突然来到病房外,两人急忙躲进衣柜里。宋可林与李江和池秀昊一起在病房讨论电台的工作时,突然咳嗽不止,池秀昊正要拿药,而李江面无表情,拿来药自己吃了之后,扔给了宋可林。晚上,宋可林咳嗽更加严重,为了不吵到母亲,便带着电脑到走廊工作,池秀昊让Jason拿来一床被子,来到哦宋可林母亲的病房外,却发现李江将被子轻轻盖到睡着的宋可林身上,深情地望着她。

  转载请注明 来源:韩剧网 http://www.hanju.cc
顶一个(0) 踩一下(0)喜欢就支持一下哦!
  • Running Man
  • 1. Running Man 180520节目致力于打造一个不同于过去real variety的新型态娱乐节目。每期由6位固定成员及不同嘉宾参演,对应每期节目不同...
  • 林中小屋
  • 2. 林中小屋 180518是一档在现代人梦想着从忙碌的生活中逃脱却无法不顾一切放下现有生活去挑战的现实背景下,每日最低限度完成规定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