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itch-改变世界 分集剧情介绍 全集32集

2018-07-21 13:45

Switch-改变世界 分集剧情介绍

[剧 名]: Switch-改变世界 / 스위치 - 세상을 바꿔라
[播 送]: 韩国SBS
[类 型]: SBS水木剧
[首 播]: 2018年03月28日
[时 间]: 每周三、四晚间10点各播放一集
[接 档]: Return
[导 演]: 南泰镇
[编 剧]: 白云哲(奇怪的保姆)
[主 演]: 张根硕 韩艺里 曹熙奉 申度贤 安胜完 朴元相 崔载元 徐英洙 裴民熙 金曙罗 李珠妍 郑雄仁 宋元锡 权偲儇 李正吉 车烨 孙炳昊
[集 数]: 32集
[简 介]: 该剧讲述了在合法和违法的边界探讨正义的故事。

  第1、2集

  谢道灿装成检察官抓赌徒,实际上是对赌徒下套,吓跑了对方来骗取钱财。白遵守检察官在复职开车回首尔的路上,因遭人怀恨而遭遇车祸,九死一生中虽捡回一条命却陷入昏迷。而此时检察官内部正需要白遵守,于是吴夏拉在DNA库找到了和白遵守长相一模一样的诈骗犯谢道灿。谢道灿曾经也为了成为检察官而准备司法考试,但是在考场前接了一通电话后放弃了考试。对法律知识非常熟悉的谢道灿答应了吴夏拉的要求假扮白俊秀,并教他们如何设圈套来堂堂正正地获取证据。但是在执行任务之前,谢道灿提前收买了之前被他骗的赌徒们,设下局中局,将检察官们正在找的重要证物偷走了。

  第3、4集

  发现证物被骗走的吴夏拉十分生气,用手机定位在机场截住了谢道灿一行人,但被告知被骗走的盒子里并没有证物。琴泰雄从曹成斗口中得知白遵守(实际上是谢道灿假扮的)还活着,命令手下抓来仍持有证物的南胜泰拿到证物,表示一定要杀死白遵守。吴夏拉以谢道灿的同伙三人作为人质,要求他做白遵守的替身到检察院上班,经协商后谢道灿同意,但三番两次差点在部长面前露馅。曹圣斗被派来看守被抓来的南胜泰,南胜泰企图逃跑,被曹圣斗无意中勒死,后被伪装成自杀吊在山上。在机场,一名孕妇因被毒贩在肠胃里装毒品进行“体内搬运”突然休克,孕妇的儿子请求谢道灿抓住坏人。谢道灿和苏恩智乔装打扮成功引诱毒贩上钩,谢道灿在套毒贩话的过程中被人从背后迷晕带到废弃仓库。正当谢道灿奄奄一息之时突然出现一帮人来救他,而谢道灿则在意识模糊中逐渐昏迷过去。

  第5、6集

  琴泰雄杀了之前和谢道灿接触的毒贩。谢道灿虽被打晕但所幸没事,吴夏拉赶来医院,无奈告诉谢道灿白遵守正在调查一起背后势力强大的毒品走私,南胜泰此前持有的重要证物正是有毒枭视频的U盘,目前只知道毒枭的外号叫“棕熊”。谢道灿发现这正好也是他找了20年的“棕熊”,于是决定继续假扮白遵守。高系长因此前种种异样怀疑“白遵守”的身份真假,于是设计拿茶杯上的指纹去检测,但早已料到的谢道灿提前做了假指纹的准备,瞒过了高系长。琴泰雄和崔政弼在高尔夫球场谈论了关于白遵守的事,手下金室长和曹圣斗进行了某样东西的搬运,而这一切都被躲在远处车里的某人拍下。谢道灿和其诈骗团伙设局偷走了很可能参与走私毒品的外交官车明秀手机里的所有数据。高系长因之前对“白遵守”身份的怀疑倍感抱歉,谢道灿趁机和他拉近关系,并拜托他调查20年前自己的父亲谢摩天的案子。吉大路受检察长指示调查“白遵守”,并在检察长的生日会上找来了白遵守的高中同学作证,扬言坐在这里的白遵守其实是冒牌货。另一方面,曹圣斗等人并未在医院找到白遵守。情急之下,白遵守脱下上衣,作为证据,亮出了后背左肩的伤疤。

  第7、8集

  原来谢道灿早已察觉吉大路在调查“白遵守”,于是提前布局,从医院接出白遵守。刚好白遵守在路上醒来,在关键时候和谢道灿调换,挽回了局面,但由于身体尚未恢复而再次晕倒。在谢道灿家中醒来的白遵守,因过于坚守原则,坚决反对目前的状况,并称会以假冒公务员的罪名起诉谢道灿。吴夏拉想要说服固执的白遵守但再次失败,协商后谢道灿答应继续帮助她。白遵守关于吴夏拉的话思考了很久,最终同意由谢道灿继续假扮他,先抓住“棕熊”。首先,在机场,谢道灿和吴夏拉截住了外交官车明秀的车,但外交邮袋中只有瓷器。后来,在机场里的外交官专用出口处,又截住另一名外交官,但外交邮袋中只有辣椒粉。谢道灿来到画廊找琴泰雄,一番谈话后两人握手表示以后常见面。最后,白遵守提出既然机场没有,那毒品只有可能藏在总统的车队里。谢道灿用救护车布局拦下了总统车队,经过一番搜查后,谢道灿最终发现了在画廊前见过的类似的可疑雕像,打碎后里面果然藏有毒品。

  第9、10集

  涉嫌雕像内藏匿走私毒品的外交官崔尚贤被捕,但始终缄口不言。谢道灿来到画廊,暗示琴泰雄与此事有关,但被琴泰雄设法瞒过。检察总长受青瓦台指示下令成立专案组,白遵守为组长(谢道灿代替),并将吉大路作为眼线安插进组。集市中卖爆米花的爆老头似乎也在跟进调查此事。曹圣斗因偷卖毒品被琴泰雄等人抓住关了起来。白遵守开始质疑谢道灿愿意做替身的真正目的。崔政弼和琴泰雄为操控舆论,让被捕的崔尚贤说运送毒品是总理的指示,吉大路立刻将此消息透露给媒体,专案组被撤,改成立由崔政弼等人安排好的特检,检察总长郑道英以此为契机加入了崔政弼为首的南山俱乐部。谢道灿和女主不甘心,于是谢道灿设局制造假交通事故放了崔尚贤,并利用崔尚贤找到了和琴泰雄一伙的毒贩黄范道,谢道灿认为这个人就是“棕熊”。

  第11、12集

  经过调查,谢道灿开始怀疑黄范道是否真的是棕熊,并回想起小时候在棕熊的别墅里看到过一个游泳池。经过苏恩智和全仁泰的跟踪调查,找到了黄范道的别墅,正是谢道灿记忆中的别墅。谢道灿通过计算发现和三年前相比现在的泳池深度有所变化,大家一致认为毒品就藏在那里,并顺利拿到搜查令。郑道英由于之前受了嘱咐,将检察官的行动提前告诉了琴泰雄,检察官们赶到时毒品已被转移。吴夏拉想起到达前才从别墅开走的橘色卡车,反应过来立刻去追,但装有毒品的卡车却在半路被苏恩智和全仁泰截走,转弯调头后又开进了谢道灿所驾驶的卡车车厢内,成功骗过吴夏拉。黄范道来到老人会馆参加活动,但现场捐赠的面粉早已被谢道灿一伙换成毒品,黄范道当场被捕,并受琴泰雄威胁背了“棕熊”的黑锅。崔政弼认为此次罪魁祸首是曹圣斗,希望琴泰雄尽快解决掉他,曹圣斗的手下得知后,以“救出他才能找到棕熊”为诱饵,希望白遵守(谢道灿假扮)可以救出曹圣斗。谢道灿晚上来到曹圣斗被关的旅馆,迎面走来一帮打手。

  第13、14集

  经过一番打斗,谢道灿来到房间里时,但曹圣斗已被金室长带走。琴泰雄并未按崔政弼所说杀掉曹圣斗,而是让他和金室长一起找之前给崔尚贤送去圣经的奉导。吴夏拉开始怀疑谢道灿很早以前就见过棕熊。崔政弼命令郑道英检察长迅速了结毒品一案,郑道英开记者会宣布案子将从刑事6部转交给重案部。崔政弼开始谋划“新事业”,命令手下的银行行长帮他弄来一千亿。吴夏拉威胁奉导、苏恩智和全仁泰设局搜查黄范道的家,拿到了电脑里的秘密文件,但什么都没发现,于是亲自去见了琴泰雄。高系长说漏了谢道灿委托他调查当年谢摩天自杀一案,吴夏拉和白遵守商量后,发现棕熊可能就是琴泰雄。谢道灿向团队成员坦言了自己的目标就是棕熊,跟踪并调查了崔政弼后发现琴泰雄曾是崔政弼的女婿,在1998年崔政弼参加大选之时杀了妻子(即崔政弼的女儿)崔敏娥并嫁祸给谢摩天,而崔政弼考虑到大选将女儿的死伪装成交通事故掩埋了起来。谢摩天当年正是因为此事失去了一切,发誓一定要报仇。谢道灿确定琴泰雄就是棕熊后,首先设局抓来了曹圣斗。

  第15、16集

  谢道灿成功威胁曹圣斗为自己做事,得到K银行的秘密情报。琴泰雄将崔政弼要求的一千亿弄到手后,杀了K银行行长并伪造了自杀遗书,案子被交由吉大路负责,吉大路打算直接以自杀结案。谢道灿来到桂春植行长的追悼会,在对话中暗中刺探挑拨琴泰雄与崔政弼的关系。吴夏拉借口叫出吉大路,谢道灿趁机到办公室偷看了吉大路准备提交的案子的报告,发现银行行长可能是他杀。谢道灿故意让曹圣斗把奉导的照片交给琴泰雄,借此博取了些许信任。崔政弼召集南山俱乐部准备炒掉琴泰雄,但琴泰雄早已贿赂收买了俱乐部成员,反将崔政弼赶下位,自己成为南山俱乐部的新领导人。K银行的财务组组长韩智英知道行长桂春植挪走一千亿其实是受人指使,但因害怕不敢向检方举报,谢道灿假扮医生布局,企图引诱韩智英说出秘密,但却被琴泰雄暗中栽赃了贪污受贿,被检察院开除。白遵守得知此事后大发雷霆,痛斥了谢道灿等人,并向琴泰雄说出一直以来都是谢道灿在假扮自己一事。

  第17、18集

  白遵守向琴泰雄全盘托出谢道灿的情报,表示愿为琴泰雄所用,条件是洗脱他的收贿嫌疑,并保证吴夏拉的安全。得到谢道灿的住址后,金室长立刻带人前往,但谢道灿等人已提前变装逃走。白遵守重新回到检察院上班,检察长受琴泰雄指示,命令白遵守解决掉国会议员李吉浩,他是崔政弼留在南山俱乐部最后的人。吴夏拉察觉到一直以来是检察长从中作梗,梁部长表示责任全部由他承担,让吴夏拉大胆调查。吴夏拉拜托谢道灿帮忙找出检察长在画廊的秘密。白遵守用李吉浩女儿吸毒的证据,成功迫使其辞去议员职位,检察长将参加补缺选举。谢道灿等人通过曹圣斗拿到画廊的内部分布平面图,奉导三人变装到画廊内部进行了拍摄。吴素拉发现谢道灿假扮医生与韩智英见面一事,吴夏拉无奈之余只好告诉她真相。谢道灿公开发送广告表示要偷走彩蛋法贝热之王,检察长让白遵守准备安保。展览当日,谢道灿再次发来预告。但距离彩蛋被送回仅剩十分钟了,谢道灿仍未现身。

  第19、20集

  原来谢道灿的目标并不在于彩蛋,而是郑道英检察长。郑道英即将参选,陈景熙次长成为新任检察长,并与郑道英成为一伙。琴泰雄将白遵守带入南山俱乐部,表示将全力助郑道英当选。琴泰雄来到WK贸易公司,痛斥曹圣斗没有出息,原来琴泰雄就是曹圣斗的亲生父亲。郑道英在家中接受采访,但谢道灿早已提前设计,记者们顺利发现郑道英私藏家中的兵马俑,是之前郑道英得知有人盯上彩蛋时,出于担心将兵马俑从画廊转移到了家中。最开始向吴夏拉介绍谢道灿的人原来是谢摩天的手下,之前救了谢道灿的也是谢摩天,但谢摩天一直无颜与谢道灿相认。琴泰雄发现曹圣斗与谢道灿暗中串通,金室长带人前往WK贸易公司,但曹圣斗已提前逃跑。6年前,郑道英向奉导的弟弟奉万奎买了兵马俑,却因价格纠纷失手杀了奉万奎,拜托琴泰雄来处理尸体时,碰巧被奉导发现,危急时刻是谢道灿放弃了司法考试来救了奉导,奉导为此一直觉得愧对谢道灿。琴泰雄让白遵守设法无罪释放郑道英,郑道英来到检察院接受审问时得知私藏了6年的兵马俑竟是赝品,此时吴夏拉进来拿出决定性证据,以杀人罪紧急逮捕了郑道英,郑道英也当场崩溃。琴泰雄发现谢道灿在象棋子里装的窃听器,气急败坏。原来6年前仿造的兵马俑,是谢摩天设局企图用来扳倒琴泰雄的,没想到郑道英中途出现。而从白遵守向琴泰雄出卖谢道灿开始的一切,都是白遵守和谢道灿二人串通好,为了抓住郑道英设下的局。此时,琴泰雄也察觉到了这一点。

  第21、22集

  吴夏拉知道真相后,解除了对白遵守之前的误会。白遵守突然因胸口疼痛倒下,医生说是由于之前的车祸,需要静养。琴泰雄怀疑自己被骗,立刻打电话希望与白遵守马上见面,情急之下只好由谢道灿前往。琴泰雄拿出象棋子里的窃听器进行质问,但谢道灿拿出准备好的相同的窃听器表示自己也被窃听,瞒过了琴泰雄,琴泰雄命令他除掉崔政弼。要继续整件事情的调查必须需要白遵守,于是谢道灿再次开始假扮。谢道灿来到南山俱乐部参加聚会,琴泰雄表示准备将白遵守推为下一个“王”,谢道灿得知崔政弼投资天然气的计划,调查了维多利张后心中生疑。琴泰雄派人杀了郑道英并伪装成了自杀。K银行内部被大换血,琴泰雄上任新任理事长。崔政弼得知后,约见白遵守(谢道灿假扮),告诉他自己打算用来投资天然气的一千亿被琴泰雄私吞,希望他彻查此案。琴泰雄得知后叫来白遵守(谢道灿假扮),谢道灿将与崔政弼见面的事全部坦白,并表示在抓到谢道灿前会一直站在琴泰雄这边。维多利张的天然气投资原来是谢摩天精心策划了十年的骗局。谢道灿分析后确定天然气一事为骗局,诈骗团伙设局取得维多利张电脑里的数据并收买记者扰乱舆论,让崔政弼开始着急的同时让琴泰雄萌生投资的念头。谢道灿拿着证据找到维多利张,质问他背后的布局者,就在此时,谢摩天走了出来。

  第23、24集

  谢摩天邀请谢道灿和他联手完成此次天然气投资的骗局,并表示如果此事成功便告诉他自己隐姓埋名二十年的原因。谢道灿告诉吴夏拉认为此事是骗局是他的失误,并希望通过此事抓住琴泰雄。琴泰雄怀疑白遵守的身份,叫来白遵守(谢道灿假扮),此时白遵守假扮成谢道灿打来电话,但琴泰雄心中仍然有疑,去做了声纹鉴定,确认谢道灿与白遵守合伙骗他。琴泰雄让白遵守(谢道灿假扮)带来维多利张,表示即使价格翻倍也坚持要投资天然气,维多利张同意,崔政弼得知后气到晕倒。谢道灿对琴泰雄过于简单地上钩起了疑心,与吴夏拉等人开始调查琴泰雄的财产资金流向,诈骗团伙也经过调查确定琴泰雄正在整理不动产,同时也在操纵股票市场。吴夏拉觉得谢道灿态度突然转变有些可疑,派林系长跟踪调查后察觉到谢道灿与谢摩天的关系。谢摩天来到医院,告诉崔政弼天然气投资是骗局,并揭穿了琴泰雄才是杀害他女儿的真凶。曹圣斗突然给诈骗团伙发来求救短信,三人赶到医院才发现是陷阱,并察觉到琴泰雄是想将他们一网打尽。谢道灿和维多利张到达签约地点,却被告知签约地点临时改到仁川码头。吴夏拉等人查到琴泰雄出售资产换得的现金并未有任何流向,发现这是陷阱。在仁川码头,琴泰雄当场揭穿谢道灿的身份,立刻出现一帮打手,危急时刻谢摩天开着挖掘机出现,保护了谢道灿,而自己却死在了琴泰雄手下。

  第25、26集

  再次失去父亲的谢道灿一气之下跑来找琴泰雄,却中了琴泰雄的圈套,以杀人未遂的罪名被全国通缉。检察长让吉大路调查谢道灿及其同谋关系,吴夏拉矢口否认。白遵守不得已再次回到检察院上班,并向检察长表示定会亲手抓谢道灿归案。白遵守来医院找到琴泰雄,表示抓到谢道灿后也会立刻向琴泰雄问罪,琴泰雄则用吴夏拉来威协白遵守。吴夏拉带人紧急逮捕了琴泰雄,但因缺乏证据,受检察长命令只好放走。琴泰雄回到医院后大发雷霆,让金室长先抓住谢道灿,再公开他们共谋一事,借机全部除掉。崔政弼叫来曹圣斗,告诉他琴泰雄就是他的亲生父亲,曹圣斗决心杀掉琴泰雄。谢道灿回到诈骗团,决定开始布局。全仁泰成功黑进琴泰雄的秘密账户并取走里面的钱,崔政弼打来电话表示想拿回钱就用账本做交易,将琴泰雄叫到了20年前的别墅,但实际上是受谢道灿的委托。经过一番打斗,谢道灿掐住了琴泰雄的脖子,吴夏拉带人突然出现,立刻逮捕了谢道灿,而这一切都是谢道灿为了让吴夏拉等人摆脱与他共谋的嫌疑,并抓住琴泰雄而设好的局。审讯室里,白遵守向谢道灿表示他们两人中活下来的只能是白遵守,因此他会杀了谢道灿。  

  第27、28集

  白遵守表示为了抓住琴泰雄,自己愿意作为谢道灿死去,但对吴夏拉,二人闭口不言。白遵守决定拘留谢道灿。琴泰雄计划通过洗钱找回两千亿,曹圣斗作为贸易公司社长重新为琴泰雄所用。谢道灿从诈骗团口中得知琴泰雄的计划,开始布局,由全仁泰假扮国际律师,顺利骗过金室长。谢道灿告诉吴夏拉曹圣斗和琴泰雄是父子一事,并让她告诉曹圣斗琴泰雄以他的名义在海外账户里存了两千亿,引发内讧。白遵守来找琴泰雄,告诉他当时他向崔政弼报告要派人撞死白遵守时的录音文件现在在谢道灿手中。原来白遵守计划帮助谢道灿逃狱,琴泰雄得知消息后便会派人来杀谢道灿,这时二人已经互换好身份,他将代替谢道灿死去,谢道灿表示同意,但在更上面一个层次,他也事先布好了局,于是千钧一发之际,全仁泰带人赶到,救下了白遵守,并送去了医院。琴泰雄因金室长再三失手非常愤怒,金室长回想从前深感自己被利用,起了反心。谢道灿再一次以白遵守的身份回到检察院上班,但这次只有高系长知道真相。之前全仁泰赶去救下白遵守时,汽车黑匣子拍到的金室长行凶的视频被发到检察院,白遵守吴夏拉一行人立刻前往逮捕了金室长。

  第29、30集

  琴泰雄反应过来谢道灿的逃狱其实是为了抓金室长而设下的局,气急败坏,并立马让人销毁了画廊里金室长的所有资料。吴夏拉对金室长进行审问,并劝他配合调查,但金室长始终沉默不言。诈骗团再次找来曹圣斗,曹圣斗向谢道灿坦言一定会向琴泰雄复仇。琴泰雄让陈景熙检察长派监察部暗中调查白遵守和吴夏拉,借此给他们扣上罪名。琴泰雄派曹圣斗传话给金室长,曹圣斗将一切告诉谢道灿,见金室长时发现他知道了自己与琴泰雄是父子一事,便打算联合金室长一起复仇。琴泰雄打来电话表示希望得知详细的洗钱计划,诈骗团再次出动。谢道灿因为项链被女主发现不是白遵守,谢道灿只好坦白。白遵守被推入手术室进行心脏手术。监察部找来高系长质问他关于白遵守身份一事,高系长顺利瞒过,并立马告诉了谢道灿。谢道灿和崔政弼见面,得到了琴泰雄使用的黑手机代理店的情报,就在这时吴夏拉出了车祸,是琴泰雄为了激怒谢道灿一手设计的,但醒来后所幸并无大碍。通过曹圣斗,琴泰雄顺利拿回两千亿现金,准备搬运,但这一切都被诈骗团监视到,并立刻告诉了谢道灿。由于高系长通过追查黑手机记录找到决定性证据,在谢道灿和吴夏拉的劝诱下金室长同意将手中的证据交给检方。谢道灿和吴夏拉拿着搜查令找到琴泰雄,但本以为装有现金的箱子,打开后却发现里面全都是白菜。

  第31、32集

  琴泰雄顺利拿回自己价值两千亿的不记名债券,并威胁陈景熙检察长管好部下。谢道灿为了找到这些债券,让全仁泰和奉导散布债券市场的谣言,给琴泰雄设下圈套。保险欺诈认定机构找到琴泰雄,画廊休业。南山俱乐部为求自保打算集体罢免琴泰雄理事长一职。琴泰雄为了堵住金室长的嘴,派人趁夜袭击金室长,金室长陷入昏迷。诈骗团设计骗琴泰雄花两千亿买了假宝石。当时在仁川仓库行暴的几人被抓来检察院,供出了琴泰雄杀了谢摩天一事,吴夏拉等人立刻前往将其逮捕。正当吴夏拉和白遵守要审问琴泰雄之时,检察长和吉大路以白遵守是谢道灿假扮为由将白遵守带去验血,但由于谢道灿提前察觉,已和手术后醒来的白遵守互换了身份,搜查成立,琴泰雄被捕。琴泰雄向曹圣斗说出自己是他的亲生父亲一事,并让庭审时曹圣斗出庭作假证,即一切都是金室长指使的,与他无关,然后曹圣斗在作证时出卖了琴泰雄,并且在开庭前,存有决定证据的U盘也早已到了白遵守手中,琴泰雄被判死刑。事情全部结束,谢道灿选择了离开,诈骗团也就此散伙,各奔东西。最后,诈骗团再次通过设局,帮助检方逮捕了罪犯。

  转载请注明 来源:韩剧网 http://www.hanju.cc
    顶一个(1) 踩一下(1)喜欢就支持一下哦!
    • Idol Room
    • 2. Idol Room 180717《IdolRoom》是一档由JTBC播出的全新的偶像综艺节目,以与众不同的偶像组合内容为特色,由郑亨敦、Defconn(刘大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