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ly Horribly 分集剧情介绍 更新至16集

2018-09-21 02:11
[剧 名]: Lovely Horribly/可爱恐惧/러블리 호러블리
[播 送]: 韩国KBS2
[类 型]: KBS2月火剧
[首 播]: 2018年08月13日
[时 间]: 每周一、二晚间10点各播放一集
[接 档]: 你也是人类吗?
[导 演]: 姜敏庆
[编 剧]: 朴敏珠
[演 员]: 朴施厚 宋智孝 李起光 崔汝珍 咸恩静 张赫镇 池承炫 文秀彬 哈哈(特别出演)
[集 数]: 32集
[简 介]: 该剧讲述了发生在拥有神气能力的电视剧编剧和担任电视剧主角的明星之间发生的恐怖浪漫故事。

  第1集

  阴暗的天色,古老的建筑,一个瘦弱的小男孩蹲在庙宇边在玩土,他就是弼立,自出生便注定厄运相伴,因为他的生辰八字只有一半,五行缺土。果不其然,他从小便体弱多病,稍一不甚便会被死神拉走,同龄的孩子都不喜欢跟他玩。他的母亲是有名的巫婆,可以看见鬼神,还可以从人的生辰八字看出她的命运。这天乙橓的爸爸妈妈慕名前来拜访,当她把女儿的生辰八字给巫婆后,巫婆惊呆了,这个小女孩便是弼立“命运共同体”的另一半,他们同年同月同日出生,命运紧紧相连,若一方幸福,另一方便会遭遇不幸,原本他们不应该相见,而命运注定两个人会相遇。弼立妈妈开始在庙宇前做法事,与此同时,两个小孩已经互生好感,成为了好朋友,乙橓脖子上挂一个苹果树木做成的圆形吊坠,她告诉弼立,这是守护她的吊坠,不可以摘掉。弼立妈妈做完法事后,牵着弼立经过一个阴森的树林,她神情凝重,突然抱住弼立,并告诉儿子自己是看不见鬼神的,让弼立以后都不要相信鬼神之说,恐怖的气氛包围了他们,而那个苹果树吊坠不知何时到了她手里。自从弼立带上这个吊坠后,生活突然变得很幸运,班里的孩子都开始喜欢他,身体也很健康,连打游戏都会一直赢,就这样他的人生一路通畅,到现在已经是国内最具人气的明星演员。而乙橓失去项链后,先是家道败落,生活也各种倒霉,连走路都会跌倒,老天下雨似乎也看她在哪,交个男朋友也无法忍受跟着她遭遇飞来横祸,俗话说就是简直倒了八辈子霉运。弼立刚从国外回来,机场他的粉丝及记者人山人海,明天就是他的第三十四个生日了,很多人还给他送了礼物。这时一个帅气的男人也刚下飞机,他是李成钟,可以看见人类看不到的一些东西,现在是制作人PD,就在弼立被拥在人群中央时,他突然看见弼立身后一直有一个黑色的影子,甚是诧异。弼立被经纪人带着上了车后,给自己谈了八年的女友申允儿打了个电话,允儿在电台做广播,挂了电话后,编导给她递了本电视剧本,说是有人专门送过来给她的,这个剧本名字叫《鬼神的爱》,下面落款写着罗妍,允儿突然愣住,随即跑出来找送稿人,黑暗的楼道里,一个白衣女人穿着高跟鞋走了出去。弼立被经纪人带着来到咖啡馆,一个身着桃红色西装的女子正在等着他们,这个女人叫奇恩英,韩国有名的编剧,大家称她的剧本自带人气,她正准备向弼立介绍这次剧本《鬼神的爱》,显然弼立并不想合作,他们之前因为剧本和演戏有一些冲突,闹过不愉快,两个毒舌碰到一起,很快就动起手来,奇恩英被弼立推了一下,不小心撞到了蛋糕,气急败坏的拿起蛋糕就开始反击,经纪人拦住后让弼立先出去,弼立走到外面楼道整理自己的发型,外面夜色已深,突然高跟鞋的声音响起,弼立害怕极了,给秘书打电话问了车的位置,便战战兢兢的跑到地下车库,高跟鞋的脚步声依然在耳边萦绕,而且越来越急促,他跑到车前急忙关好车门就开车往出冲,似乎有一个白色连衣裙的女人出现在车前然后又消失了,弼立跟着导航来到一个不知名的地方。奇恩英回到家后依然很生气,她打电话催剧本第二集的稿子,电话这边是乙橓,原来乙橓才是真正的编剧,一直以来都被奇恩英给利用了,乙橓写《鬼神的爱》第二集剩下个结尾,却怎么也想不出个好结局,她穿着一身休闲服,头发劈头盖脸,走路弯腰驼背,一看就很祟。对面一个男的搂着一个女人走过去,她正羡慕,突然发现女人的腰上卡着一把刀,男人把女人架着按到弼立车上,弼立在车里面看到这一幕后害怕的不知所措,这时乙橓一声吆喝便冲了过来,她拉住歹徒,让女孩赶紧逃跑,自己却被歹徒压制住,这时她突然看见车里有个人,使劲呼救,弼立在车里看着外面发生的事情,已经吓得魂飞魄散,想救人又不敢去救,乙橓力大无穷,推开歹徒拉开车门准备驾车逃跑,却不想门一开弼立从车里掉了出来,弼立拿了个黑色塑料袋套套在自己头顶,结结巴巴的说着一些不关他事的话,这时乙橓一个腾空飞腿把歹徒踢到在地,自己也摔倒了,弼立急忙去扶她,这时歹徒趁机爬起来拿着刀朝着弼立的肚子就捅了过来,弼立和乙橓同时倒地。

  第2集

  水晶是奇恩英的学生,她似乎发现了什么秘密,惊慌失措的给奇恩英发了个短信,说因为《鬼神的爱》剧本,正在发生着很奇怪的事情。这时有人进来,她以为是奇恩英老师,却发现是一个蒙面男子,这时门又被打开,这次是奇恩英回来了,水晶正欲呼救,男子捂住水晶的嘴压制住她,奇恩英进门看到水晶短信后,正准备打电话给她,门铃又响起来,是那个白衣女人,她打开门请她进去。歹徒把刀刺向弼立后,两个人就一起倒地,实际情况是乙橓用手抓住了刀刃,而弼立是吓的昏过去,乙橓推开弼立,跑到便利店去买了瓶水,回来发现弼立已经被人带走了,而地上有个苹果吊坠,她便捡起来,接着不顾手上的伤,便去找奇恩英了。还没上楼,便碰见李成钟PD,李PD也是接到奇恩英的电话来找她,因为没人开门手机又关机,他便准备回去,刚好碰见满手是血的乙橓,两个人显然早就认识,李PD拉着乙橓去医院做了包扎还缝了十针,李PD对乙橓很好,完了想带乙橓去吃饭,乙橓拒绝了半天,原来是因为好久没洗头的缘故,李PD被逗笑了,赶紧说自己也忙着新作品也好几天没洗头了,说起新作品,李PD便是奇恩英给《鬼神的爱》找的导演,聊起来后乙橓便知道自己又被奇恩英诓了,她气急败坏的去敲奇恩英家的门,惹的邻居都出来指责,依旧没人开门。乙橓失落极了,两个人来到大排挡吃饭,乙橓吃着留着眼泪,头发都泡在了汤里,李PD看着很心疼,帮她把头发拿着擦了擦。乙橓之前就被奇恩英骗过,她写的剧被奇恩英盗取编剧之名,所以直到现在她都是无名小卒,而奇恩英借助她写的剧本已经名声大噪了,然而这次,奇恩英跪着求她,看着很可怜,甚至亮出了自己割腕的疤痕,她说自己有资源,他俩可以是共同编剧,乙橓再次相信了她。吃完饭后乙橓准备去看死去的妈妈,她回想起自己所有的不幸,在路边伤心的哭了起来,过了今晚,就是她三十四的生日了,她拿着蛋糕来到妈妈的坟前,手上带着那个苹果树吊坠,哭着诉说自己的委屈,妈妈死之前给她说过,三十四岁以后,她便会转运。弼立跟他秘书也来到这片墓地,他们是过来拍一个综艺节目,树林里雾气很重,导演说他在民宿等他们,他们隐约看到一个房子,进去后发现一个单眼瞎的大叔,大叔看到弼立后吃了一惊,秘书写出弼立的生辰八字,让大叔给弼立算命,没想到大叔说这是一个死人的生辰八字,24年前就该死了,就因为是偷来的生命,所以地狱使者每八年就会来抓他一次,今天晚上子时便是他的死期,八年那个女人没杀死他,今天那个女人会再次来杀死他,到时候,天变成地,地变成天,四周都堵上了,他们逃不出去,弼立和他的秘书生气的离开,而大叔说出了他很久以前无人知晓的名字--乙丑,弼立神色凝重。乙橓跟妈妈诉说着自己的委屈,说到伤心处,决定不再当编剧,她把《鬼神的爱》未完成的第二集埋了起来,刚准备离开,突然下起了瓢泼大雨,周围突然想起了空灵的音乐,她眼前出现了天旋地转,泥石流冲毁大地的场面,她突然兴奋的跳起来,第二集的结局有了,她又重新翻出来剧本回到车里,但是笔记本已经淋湿打不开,突然又像被施了魔法似的自己开了机,乙橓脑子里面思路挡也挡不住,一口气写完了第二集结局——神的车停在山路边,泥石流与雷电交加,轰隆隆埋没了神的车,八年前罗妍失败了,今天不会失败,四周堵上了……就在乙橓写剧本的同时,弼立和秘书冒着大雨来到车上,弼立责怪秘书把自己的名字告诉那个大叔,秘书说自己没有,然后还说起一个奇怪的事,就是《鬼神的爱》第一集里面也写了八年前的那场火灾,一个叫罗妍的女人试图杀死神却失败了,弼立呆住。就在这时,车突然开始摇晃,山上的泥石流强势而来,瞬间淹没了他们的车,一切跟大叔预言一样,也跟剧本情节完美吻合,他在车里,四周堵上了,漆黑一片……

  第3集

  弼立与秘书被困在车里,四周都被泥土淹没,就在弼立已经绝望,他们快要窒息的时候,乙顺写完剧本第二集——绝望的神的表情,突然听到一阵救救我的呼声,她害怕极了,开着车跟着导航路过了此地,此时距离子时仅剩几分钟,她发现了被埋没的车辆,凭借自己的大力气借助一根铁棍便撬开了车门,她拉出已经快要昏迷的弼立,夜色太深,弼立没有看清她的脸,这时导演带着警察已经赶过来,乙顺的车把警车道给挡住了,她便开着车先回了家。回到家以后,乙顺脱掉脏兮兮的鞋子,倒地就睡着了,她手上的吊坠闪了闪。弼立被救回来以后,晚上就做了奇怪的梦,他惊醒发现天已大亮,他想起昨天那个大叔说的话,一个女人会救了他,但是大家都说车门被撬开的,肯定是个男人,弼立不相信,他拍了个寻人短片放在电视上,手机拿着从乙顺衣服上拽下来的布片,说想当面谢谢救命恩人。早上李成钟醒来后,想起昨天晚上伤心的乙顺,便打电话给奇恩英,依然没人接听,他便留言说自己已经知道乙顺才是剧本原作者,他准备跟乙顺一起合作,这个留言被之前潜入奇恩英房间的歹徒听到,原来他要找的人是乙顺。乙顺醒来后,她的闺蜜来看他,今天是她的生日,闺蜜给她带了海带汤庆生,乙顺翻起以前的照片,用放大镜看了看她以前脖子上带的吊坠,又看了看她现在手上捡到的吊坠,发现竟然是同一个东西,而吊坠后面竟然也刻着乙顺两个字,这就是小时候守护她的吊坠,失而复得的心情令她激动极了。她们摆好饭打开电视,电视上正播着弼立寻找救命恩人的新闻,乙顺睁大了眼睛,都不敢相信自己有这么好运救了明星,闺蜜让她赶紧去找弼立,乙顺回想昨天发生的事情,隐约感觉剧本有啥问题。然而新闻播完后,紧接着就播放了弼立代言一个运动品牌登山的广告,广告语是被山选中的男人,似乎这个山崩是他们一手策划的一样,弼立经纪人看到广告后非常生气。今天是弼立的生日,医院外面很多粉丝都在等着看他,经纪人让他准备中午拍个化妆品的广告,突然发现他脸上起了很多胞,他秘书也是,两个人一见面都被对方吓了一跳,医生说是埋在土里的时候被粪便给感染了,广告也拍不成了。弼立在医院无事可做,便要来《鬼,神的爱》剧本,果然,剧本第一集里面的场景就是自己八年前经历的火灾事件,吓的他打翻了桌子上的水杯,他要求见编剧奇恩英。李成钟找到乙顺,告诉她在奇编剧出现之前,局长答应让她来继续写剧本并与演员沟通,乙顺激动的语无伦次,自己的命运果然有所转变。他们决定整理好剧本第二集明天与演员弼立见面。第二天,他们见面后,弼立剧本第二集看了一半,便指责乙顺把昨天的山崩写到了剧本里面,然后问她第一集是怎么着出来的,乙顺说是灵感闪现写出来的,罗妍的名字也是吃拉面想到的,弼立不相信,非常生气。

  第4集

  弼立生气的离开,剧本开拍的事情似乎完蛋了,乙顺追了出去,弼立告诉秘书,乙顺就是上次歹徒事件看到的女生,不能让她认出来上次带黑色塑料袋的是自己,就在弼立进了电梯准备离开时,被一个无形的手推了出去,乙顺告诉他自己会改正剧本,希望再给一次机会,而弼立却以她没原则又狠狠批评了一顿,乙顺瞬间失落。李成钟送乙顺回到家,发现门口的树竟然开花了,这是二十年来这棵树第一次开花,乙顺瞬间打起精神,问李成钟要了弼立家的地址,准备再接再厉。她回到家开始重新写第二集剧集,结局是人气女作家身亡。弼立回到家后,门口的树叶子与果实几乎掉完了,同时又接到电话,说他去美国参演电影的事情取消了,他的厄运似乎一件接一件。他在家里突然看到了《鬼,神的爱》第二集,他问秘书容满是谁把剧本放这儿的,容满也没看见那个白色连衣裙女子,他生气的让容满把剧本扔到垃圾桶,容满出去后,他又非常好奇,拿起剧本开拍认真的看,看到最后一页山崩前白色连衣裙女子时,这页突然被风吹走了,他便去追着捡,结果被卡在椅子下面,椅子的踏杆似乎自己改变结构故意卡住了他。李成钟送乙顺回家后,走的时候发现她家房子边有个黑色影子,这个影子分明和上次他在弼立身后看到的影子是同一个,他似乎有不好的预感,便拿起手机给乙顺打电话,电话无法接通。乙顺已经拿着改好的剧本来到弼立家门口,她听到里面弼立在喊救人,门突然打开,一个声音一直叫她进去,她进去后,发现弼立为了看剧本被卡在椅子下面,她嘲弄一番后,弼立求她赶紧救自己出来,她拿钢锯把椅子最终给锯开。弼立站起来后便质问乙顺和罗妍是什么关系,是怎么知道自己八年前差点被火烧死的事件,而乙顺非常惊讶,她根本不知道罗妍是真人,而且已经死了,她故意吓了弼立一番,弼立害怕极了,挡住她让她陪着自己直到秘书回来,这时,新闻上播出奇恩英尸体被发现,再次与修改后的剧本重合,乙顺惊讶极了,不知事情为何这样,而弼立已经看过修改的剧本,恐怖的看着眼前这个女人……

  第5集

  二十四年前,乙顺与弼立相遇,弼立身子很弱。乙顺把自己的守护吊坠送给弼立,两个人的命运从此转变。乙顺把第二集的剧本修改,结局是一名编剧身亡,而此时,新闻上正播着奇恩英编剧尸体在野外被找到的消息。弼立这会压在乙顺的身上,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这个女人,而乙顺也目瞪口呆。这时,弼立的女朋友申允儿进来,不知是什么力量作祟,弼立的头突然被压了一下,刚好亲在乙顺的嘴上,申允儿生气的看着他们俩,乙顺慌忙推开弼立逃离。乙顺离开后,秘书和代表也回来了。弼立也觉得肯定是哪不对劲,他把监控录像掉出来,查到底是谁把第二集剧本放到他家,最终导致他被椅子卡住的,监控录像中出现一个白色连衣裙的女人,代表说这不是跟《鬼,神的爱》里面经常围绕在主人公身边的罗妍很像吗,申允儿在旁边露出惊恐的表情。乙顺回到家,回想昨天写稿子的过程,似乎一切冥冥注定,她稿子中的任何细节都与案发现场留下的痕迹吻合,而奇恩英就这么死了。8年前,奇恩英与乙顺一起进了一家公司,还有另外一个女孩,她们几个关系很是要好,虽然奇恩英后来一直利用她,但现在奇恩英死了,她突然很伤心。第二天一早,弼立心情很差,他本来什么都不想做,无奈这是个慈善服装秀,不好拒绝,他便去京广酒店参加了。乙顺正在看有关奇恩英的新闻,突然收到一条短信,她吓了一跳,一条陌生人短信约她在KORING酒店五楼相见,她本能的感觉是奇恩英发来的信息,这时李成钟的电话打来,她告诉李成钟在KORING酒店也就是京广酒店见,于是开着她的大卡车便出发了。服装秀已经开始,弼立感觉头部很不舒服,突然看到了奇恩英的身影,会场灯光突然熄灭,这个身影引诱着弼立往五楼走去。而乙顺来到酒店楼道,刚好看见弼立嘴里含着奇恩英,跟着一个白色连衣裙女人一直往前走。于此同时,那个蒙着面傻了奇恩英的男人手持铁棍,砸了弼立的车,棍子就插在车前窗正中,与八年前他的车被砸一模一样。酒店保安安抚着大家的情绪,私底下说这个酒店每年都闹鬼之事,八年前的火灾就是在这里发生,所以酒店才重新装潢,改名京广酒店。乙顺一路追弼立和奇恩英,突然被申允儿撞到,李成钟刚好赶过来,扶着乙顺离开。弼立一直追到五楼,这时接到秘书满容的电话,告诉他这就是八年前发生火灾的地方。他想起,八年前他的车前窗被一根铁棍插入,申允儿说她看见是罗妍干的,同时他收到罗妍短信约在KORING酒店504见面,一进门,他便看见屋里为给他庆生装扮了心形蜡烛,他被电晕,起来后已经发生大火,而罗妍倒在地上。弼立想到这儿心惊肉跳,电话信号中断,他听到一阵高跟鞋的脚步声,他慌忙逃跑,脚步声不断,罗妍的声音响起,他看见一个女人坐上屋顶梁上,吓得急忙跑了出去,这一出去,便掉了下去,他伸手抓住梯子,捡了一条命,天上吓死了大雨,他拼命往上趴,就在他爬到房顶时,那个蒙面男人踩住了他的手,他掉了下去。而乙顺跟李成钟解释了奇恩英发短信事情后,却发现手机上并没有短信,李成钟若有所思,劝她先回家,乙顺开着车往后倒了倒准备出发,而弼立刚好掉在了车上。乙顺开车到家门口后,弼立拖着快残废的身子从车上踉踉跄跄下来,接到郑侦探的电话,他之前拜托侦探查山体崩塌时救他的女人,而这个女人就是乙顺,也就是独眼算命先生说的能救他命的女人。

  第6集

  弼立看着从屋里出来的乙顺,想拉她到偏僻的地方问话,乙顺轻轻一推,他的腰就受伤了,乙顺把他扶到屋里躺下来,凭借经验给他进行了粗暴的按摩,并让他睡了过去。晚上,乙顺感觉事情蹊跷,拿起她的剧本仔细研究,突然耳边想起了音乐,她写剧本时也经常出现类似现象,才使得灵感爆发,但接二连三的事情发生后,她害怕了,赶紧关了电脑。然而,趁她睡着的时候,电脑自动打开,并敲出了第三集剧集——破碎的玻璃,窗外的女子。姜代表和满容因为担心弼立来找神婆算命,神婆中间似乎被什么东西附体,并告诉他们,弼立必须结婚才行,结婚的对象的家在一个做泥土相关专业,还有家位置的四邻。他们随后便根据提示找到了乙顺的住处。第二天一早,弼立起床后身体也恢复了,他看见乙顺趴在桌子上睡着了,想偷偷拿走剧本看,乙顺一把抓住他的手,这时他发现乙顺手上的绷带满是鲜血,这是当初救他伤了手,弼立很是心疼,帮乙顺重新做了包扎。弼立问乙顺当初救了他的命,为什么没去找他说明,乙顺说不想把自己的剧本变成像自动贩卖机那样,像是被他恩赐的,然而弼立根本不懂她的用心,说他肯定不会演这个剧,只想给乙顺很多钱,买下剧本,乙顺气的说不出话,赶走了他。弼立回到家中,姜代表和满容告诉他,只有跟吴乙顺结婚,才能挡住他的厄运。他八年前的火灾也被巫婆言中,再加上独眼算命先生的话,还有他在酒店被害时没有监控录像,最近他的很多拍摄被拒,现在就剩下唯一的一个办法,就是和乙顺结婚。弼立想了想,说让乙顺一直呆在自己的身边不就可以了吗?说着便拿起手机给乙顺打电话,结果还没说话电话就被挂断了,堂堂一届明星竟然遇到这样的事,真是大跌眼镜。一计不成,再来一计,他又装成遇到危险了,请乙顺赶紧来帮忙,这时乙顺刚好看见笔记本上自己出现的第三集剧情——神的窗外,罗妍回来了,不由的心惊胆战,拿起工具就往弼立家跑去。李成钟来找乙顺,看见乙顺慌慌张张的跑出去,便和她家门口下棋的老人聊门口的这颗苹果树,老人给他说,乙顺家以前也是富人家,然而某天开始,乙顺就开始一直生病,算命的人说要把家里的这颗苹果树移走,然而在挖树的时候,这棵苹果树与另外一棵树根脉相连,共享着一份营养,所以当其中一棵非常茂盛时,另外一棵变光秃秃了。乙顺爸爸命人把树根从中间砍开,所砍之处鲜血四溅,很是诡异。算命先生还说必须把这棵树彻底毁灭,于是他们把树移到郊外,一把火烧了,然而中途火势突然变大,火花渐进了算命先生的眼中,他就是现在深居山中的独眼算命先生。而大火并没有把这棵树烧死,树干又开始发芽,郊区也变成市区,直到现在,这棵树才终于第一次长出了果实。乙顺到弼立家后,发现自己被骗了,很是生气。弼立开始把自己当成电视剧里的男主角一样,温柔的看着乙顺,说着很肉麻的话语,试图骗来乙顺第三集的剧本,然而乙顺并不吃他这一套,就在这时,他发现了乙顺手上的吊坠,他俩争执的同时,弼立发现乙顺就是小时候给他吊坠的那个小女孩,就在他俩发愣的同时,房里里里外外所有的玻璃突然爆裂,那个白色连衣裙的女人站在房子外面说“我回来了”。

  第7集

  弼立家所有的玻璃爆破,穿连衣裙的女人离开,弼立反应过来,怒视乙顺,问她是不是早知道此事,乙顺跑过来也是因为看到了不知从哪来的第三集剧集,现在发生的这一幕又跟剧情一模一样,她极力解释,弼立根本听不进去,一直呵斥。这时,李成钟进来,看见乙顺腿上的伤口,推开弼立,说他在弼立家门口已经看见那个连衣裙女人好几次,让弼立管好自己的女人,不要欺负乙顺,然后带着乙顺去医院进行包扎,他很心疼乙顺,看乙顺这么不为自己着想,不由的发脾气,被问及连衣裙女人的事情,他说那个女人看着是人,不是鬼。弼立房子的玻璃无缘无故爆裂后,经纪人和秘书呼叫郑警官来查案情,郑警官说这些玻璃破碎的方式不是认为,而是自己从内部破碎,应该是质量问题,他们当初玻璃买的都是防爆防裂的,怎么想也不可能。弼立看着手中的吊坠,突然想起了什么跑出去了,他开车到乙顺家门口,发现大晚上的,乙顺开着她的大卡车出去了,这个行事诡异的女人,弼立一路跟上去,原来乙顺去了妈妈的墓地,乙顺很伤心的哭着,告诉妈妈因为自己的剧本发生着不可思议的事情,她好不容易坚持了8年的编剧,现在可能要放弃了,她真的很心痛。这些都被弼立听到眼里,最后乙顺还说,她感觉还有一个人要死,弼立本能的感觉,那个要死的人就是他。弼立思绪凝重,悻悻的往回走,结果又碰见了那个独眼算命先生,似人似鬼,吓的弼立尖叫,发现是算命先生后,两个人交谈起来,弼立现在很信他说的话,先生告诉他,他本是个该死的人,现在有个女人在替他承受着厄运,在替他慢慢死去。弼立离开后,森林的小屋里面,算命先生的遗像在桌子上放着。第二天,弼立又来到乙顺家门口,他在车里静静的看着乙顺,发现她脸上又多了伤口,但她毫不在乎,跟小朋友开心的玩起来,突然一个踉跄,乙顺又华丽丽的摔倒了,弼立赶紧下车扶起乙顺,并帮她包扎了伤口。弼立看着这个替自己承受厄运的女人,不由的心疼,突然他灵机一动,让乙顺坐在椅子上,拿起剪刀,替乙顺把挡在脸前的刘海修剪了一番,原来乙顺额头让有个伤疤,也是之前留下的。弼立问乙顺自己(也就是剧本里面的神)是怎么死的,乙顺说她还没想好,弼立知道乙顺对编剧的热爱,也想报答乙顺多次救了自己,两个人达成一致,他出演这部剧,但乙顺必须搬到他家写剧本,让他第一时间知道自己遇到的危险。网上弼立要出演《鬼,神的爱》已铺天盖地,弼立也搬了新家,申允儿对出演这个剧以及乙顺搬进弼立家两件事都非常反对,但弼立坚持做。乙顺家这边她梦见恩英向自己求救,非常真实,突然从梦中惊醒,灵感爆发,既然剧本跟现实一致,那她可以通过改变剧本的导向而救人。同时,郑警官这边查出来上次死的人不是恩英,而是她的助理李秀晶,之前弼立刚回国收到的短信“有危险”也是她发的。

  第8集

  电视上播出了李恩英没有死的报导,李成钟PD也就是这部剧的导演给她打电话,两个人一同前往公司沟通拍剧的事情,通过她写剧本改变现实导向也是李PD提出来的主意,两个人都松了一口气。公司员工把剧本编剧的名字没有改过来,李PD很生气,而乙顺却说没关系,她之前跟恩英是好朋友,纵使恩英背叛自己多次,但是她很理解恩英写不出来剧本的痛苦,李PD这才知道,恩英一直说的那个写剧本很轻松,她很嫉妒的那个人就是乙顺。乙顺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准备搬到弼立家,结果碰见李PD,李PD坚决不允许她搬家,呵斥她回去,乙顺懵住,乖乖回了家。李PD跑到弼立家,拿出房产证,原来弼立租的这个房子是李PD家的,两个男人一番争执,乙顺搬过来的事情被李成钟ko。李成钟把会议安排在乙顺家,并带着吃的来找她,乙顺家门口一直有个黑色的影子,李成钟问她那个房间是做什么的,乙顺回答是一个包子店,店主很早已经去世了。原来李成钟家以前在乙顺家租住,两个人很小就认识,因为李成钟爸爸妈妈很忙,晚上总是不回来,李成钟经常找乙顺一起睡觉,因为他从小就能看见鬼,所以很害怕。李成钟已经认出了乙顺,而乙顺还不知道李成钟是谁。这时,门外呼隆隆的声音响起来,弼立带着拖拉机来到乙顺家门口,他把乙顺家买了下来,准备装修一下就搬过来,一个大明星却一副脸皮很厚的样子。刚跟李PD挣了半天,突然地板塌陷,弼立半个身子掉了下来,下来是乙顺的床,他吓的语无伦次,各种求救,而乙顺和李成钟权当看了一出好戏。晚上,弼立真的在乙顺家楼上放了个简易床睡了下来,乙顺在下面写剧本,而弼立在楼上,两个人通过这个洞口聊起了以前的生活,说起各自最幸福和最落魄的时候,两个人的人生真的是此起彼伏。乙顺还不知道小时候她把项链给的那个小男孩弼立,弼立问起写作的事,乙顺说小时候家里变故,爸爸每天去工地搬砖都带着自己,而她每天坐在工地,什么玩具也没有,突然看见一张白纸,从此便开始在白纸上写写画画,就这样找到了幸福的感觉。而弼立去包子铺找妈妈的时候,却发现妈妈高兴的抱住了刚放学的女儿,于是他发誓要成为一个明星,让妈妈能看到自己,却不能触摸,体会到痛的感觉。《鬼,神的爱》记者见面会在酒店举行,乙顺进入会场前,脑子中就有了不详的预感,主持人开始讲话,乙顺看见自己的胳膊上突然出现红色的字——结婚发表,被抢击中,她变得不安,弼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替乙顺说了句话,并隆重介绍申允儿出场。她的脑海中出现了接下来弼立订婚,然后被一个身着黑色西装戴眼镜的男子击倒在地。就在这时,弼立站起来拉住申允儿的手,乙顺看见了那个持枪男子,她突然大喊,弼立要结婚的女人是自己,说着便吻了上去。

  第9集

  乙顺记者见面会上宣布要与弼立结婚,直接吻了上去,大家都以为乙顺疯了,她无法向大家解释这个理由,会场乱成了一片,乙顺家门口树上的苹果掉了下来,弼立掩护乙顺离开会场,网民瞬间爆炸了,都在攻击乙顺。经纪人满容开车带着他们离开,乙顺向弼立道歉,告诉他接下来和申润雅宣布结婚后,就会有个持枪男子向他开枪,弼立听到这个解释更生气了,他并没有准备宣布结婚,而是准备让允儿参演这个剧本,弼立浑身气的发热,脱掉外套的时候把吊坠掉在车上。乙顺突然想起,那个持枪男子就是上次抢劫事件拿刀抢她手的男人。允儿一个人被尴尬的留在会场,她原本准备公布结婚,结果局面完全出乎意料。她一个人坐在车里生着闷气,这时一个男人上车,递给她一些资料,并给她汇报吴乙顺与弼立生辰是一天,并且八年前火灾那天,乙顺就住在事故房间504隔壁,于是她立刻给弼立打电话,告诉弼立不要相信吴乙顺,并把八年前吴乙顺的住址发给了弼立。弼立突然特别生气,直接把乙顺扔在路上,下车之前乙顺已经捡起吊坠,刚在念叨没钱打车,就发现地上有一张钱,回去的路上去了趟商场,还中奖了一袋大米,乙顺高兴坏了,她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好运气啊,一个人扛着大米带着就往家走,刚好在家门口碰见李成钟,李成钟接过大米,差点扛不动,放到家里后,他劝乙顺以后不要再管这些事,也不要再写作了,乙顺很是失望,说谁劝她放弃都不应该是他啊。弼立的车一个月连续三辆车损坏,行车记录仪也被人拿走,他心里很是疑惑,给代表说不演《鬼神的爱》这部剧了,晚上李成钟又来给乙顺送宵夜,并把这个消息告诉了乙顺,乙顺生气之余,给弼立发短信说自己已经处理好舆论,说是对剧本里面的男主太过于爱,所以要和剧本里面的男主结婚。完后又坐在电脑前想第五集剧情,突然耳边音乐想起,她又开始胡言乱语,李成钟赶紧过来问候,并告诉她自己家里房子很多,要不要给她做个办公室,乙顺是个单纯的女子,以为李成钟在变白,开始装作一副害羞的模样说暂时保持距离比较好,后面再说在一起的事情,李成钟特别高兴的离开。

  第10集

  乙顺想起今天的那个杀手,考虑后续剧情如何写的时候,突然想起一件事,人气作家在KORING酒店出现过,于是大晚上的便跑去酒店,而弼立之前在酒店被害,刚好来调查酒店监控,酒店漆黑一片,乙顺的出现吓了他们一跳,五楼监控那天只有一个正常运转,但弼立在对比的时候发现,上次监控的角度发生与现在摄像头角度不一祥,但酒店人员说角度是固定的,不可能会变,于是弼立让经纪人和代表进去一看究竟。两个人上去五楼,阴森森的氛围吓死人,他们使劲掰监控,确实无法改变角度,这时监控录像上突然出现一个白色连衣裙女人的身影,在场所有人倒吸一口冷气,弼立说这肯定是被人P上去的,他们叫经纪人和代表赶紧出来,然而两个人准备进电梯时,电梯突然自己抢来,门打开,关闭,然后下去了,两个人吓尿的节奏,漆黑的楼层,两个人似乎看见一个女人,吓的乱窜。弼立把视频拷贝,准备让人做个鉴定,然后和乙顺一起离开。离开酒店后,弼立问乙顺八年前为什么在楼上505房间,乙顺说是自己的私生活,不想回答,弼立说自己无法信任乙顺,生气的离开。经纪人和代表坚持说他们在五楼看到了罗妍,无意间又自言自语,乙顺到底是怎么知道罗妍准备宣布结婚的事情,弼立听到后大发雷霆,也知道自己确实冤枉了乙顺。晚上睡觉后,弼立做了个特别恐怖的噩梦,罗妍、奇恩英、乙顺三个人要一起杀他,吓得他从梦中惊醒。第二天他把从酒店拷贝的录像交给擅长这方面的专家李成钟,李成钟告诉他录像被人动了手脚,女人是P上去的,而弼立走后。他把录像又仔细看了一遍,发现奇恩英的身影,他陷入沉思。乙顺昨晚一口气写完第五集的稿子并发给李PD,剧组把剧本复印了很多套,大家各自拿着去准备了,弼立,允儿还有一个鬼鬼祟祟的男人都拿到剧本,看到剧本内容后都紧皱眉头。第五集中,神的朋友贡要杀死神,这个朋友还和白色连衣裙女人是一伙的。弼立拿着剧本气势汹汹的来找乙顺,也没问出个结果,生气的走了,这时乙顺预感到,弼立会在家里客厅或者浴室被贡枪击,赶紧跑出来告诉弼立不要回家。而警官这边也在看这个剧本,并发现剧本跟现场情节几乎吻合,似乎写剧本的人就在现场似的,这时候有人打电话,说奇恩英死的当天,门口有个手留着血的女人,这个女人就是乙顺。乙顺被警察带走之前,一再叮嘱弼立小心。乙顺被带走后,李成钟来到乙顺家,乙顺每次写作都会有一道光影在引导,李成钟虽然很害怕,但与这个光影展开对抗,问他到底要干什么,光影突然幻化成一个女人,并告诉李成钟,他最好不要多管闲事,他是阻止不了这些事的。

  第11集

  乙顺被警察带走后,郑警官告诉问她为什么会出现在凶杀现场,并把受害人的照片李秀晶的照片给她看,原来这个女人就是她手受伤那次救的女人,乙顺的解释显得很无力,这时弼立进来,告诉警官那个时间点自己在跟乙顺幽会,然后见义勇为救了人,最终把乙顺顺利带出警察局,乙顺也知道了原来带黑色塑料袋的那个男人竟然是弼立。弼立来找乙顺还有一件事,就是找到底谁是贡,要杀死他,结果还没问出缘由,乙顺便在他车上睡着了,弼立很是无语,便直接带他去找以前的老朋友之一,弼立以前有个小团队,之后他们散了,其他人都各谋出路,只有弼立一个人依然是一线明星,这次他们开见的第一个人是奇淳,他现在是健身操教练,带着一帮大妈正在跳操,看见弼立来了非常惊讶,遣散大家然后跟弼立聊起来,乙顺睡醒后根据弼立留的纸条找进来,弼立向她介绍了自己的朋友,她赶紧拿口罩放奇淳脸上对比了一下,她遇见过凶手的样子,这个朋友不是要开枪的人聊完后弼立把乙顺送回家。乙顺之前被弼立赶下车捡到挂坠后,便送到饰品店让帮忙做成项链,现在店员做好送到她家门口,弼立看乙顺困的不行让她赶紧回去睡觉,然后让店员把项链交给自己转交。美国著名导演斯蒂文来韩国找演员,他就是之前拒绝过弼立拍国际大片的导演,这会正在跟弼立以前的伙伴岷俊谈合作,岷俊这得意,突然导演助理给他悄悄说了什么,导演立刻道歉离开,原来他看到记者见面会乙顺亲弼立时弼立的表情,便确定以及想找的演员就是弼立,他们要拍的电影是一个宇宙怪物骗婚的故事,剧本名字叫《不要回家》,弼立他们看到剧本都怔住了。晚上,弼立和经纪人站在他们家门口,不敢进去。最终他们决定去忠烈家,现经营一个面包房,是弼立成名后帮他弄起来的,他们三个一起吃泡面,只有弼立的泡面里面有五个昆布,于是忠烈脸色骤变,说一直以来只有弼立的运气最好,似乎把他们的运气都偷走了,气氛很是尴尬。李成钟来找乙顺给她送宵夜,发现乙顺睡下了,就一个人在屋外等着,乙顺起来后,李成钟告诉她救弼立这几次并不是命运安排,而是她的选择,一个选择,一种命运,最后说让乙顺不要再写《鬼神的爱》剧本了。

  第12集

  弼立在朋友家睡着的时候,又开始做噩梦,三个愤怒的女人要他死,就在他要被掐死时突然惊醒。乙橓家这边,李成钟让乙橓放弃写作,因为编剧、编剧助理全都出事了,接下来要出事的肯定是乙橓,乙橓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说怎么也没想到是李成钟让她放弃,这是她的梦想,怎么可以退缩,她选择继续写下去,然后李成钟说那没办法了,他只好做出自己的选择。第二天《鬼神的爱》换编剧的消息传遍了大街小巷,公司组织给该剧组织了一场祭拜仪式,仪式正在进行的时候,乙橓冲了进来,原来这就是李成钟的选择,她刚明白过来,质问李成钟为什么这么做,他说是为了所有人的安全考虑,乙橓在大家的注视下,没落的离开,没走几步,就被翻掉的红色油漆砸中,很狼狈,弼立想去帮忙被拦住。乙橓回到家,家门口墙上、门上都被脑残粉喷上骂她的红色油漆,她拿出水桶边路边使劲擦,弼立在仪式结束后来到乙橓家,不忍看她如此倒霉,趁乙橓去洗澡的时候把上次做好的吊坠放在乙橓家桌子上。乙橓躺在浴缸把自己埋了起来,突然脑海中出现弼立被杀的局面,她赶紧给弼立打电话——12点,电磁炉上烧着水,女人的尖叫,客厅开枪,弼立告诉她自己今天不回家,让她放心,然后让姜代表给自己派7个保镖。挂掉电话后,他走进办公大楼,接到忠烈的电话,忠烈告诉他以前他们的组合名字叫乾贡坎离,他突然反应过来,贡指的是东哲,这时他又听到有女人尖叫,是某女演员为了练习在浴室尖叫而发生的声音,紧接着便听见水烧开的滋滋声。乙橓脑子非常乱,努力的在想怎么修改剧本,实在想不出来,便冲出去准备找弼立,结果被门口的保镖拦住了,原来弼立要的那些保镖是来保护乙橓的,这时她接到一个电话,挂断电话后就往医院跑,她穿着睡衣一路狂奔,到医院后上七楼,右拐,大家都站在手术室门口,看到她过来后似乎都在埋怨她,这个场景跟她在剧本里面写的一模一样,她的脑袋一片空白,不知作何感想。走出医院后,她便接到很多电话,意思是弼立不同意她退出这部剧,会长也表示不该换编剧。大街上,一个身上沾满鲜血的女人跑着,突然倒了下去,这个女人竟然是奇恩英...

  第13集

  弼立以前团队的一名成员东哲认为他挡住了自己的前途,不惜下此毒手,然而凶手是谁只有弼立一个人知道,警察也没有任何线索,经纪人和姜代表也没有任何头绪,申允儿在弼立床前哭成个泪人,八年前弼立在酒局上就过她,从此她便决定要嫁给弼立。弼立已经昏迷数日,在他做手术时,灵魂出窍,看见了以前见过的独眼算命先生,先生怪他把吊坠给了乙橓,并鼓励他去把命争回来,弼立在黑暗中行走,又看见自己的妈妈,他怪妈妈不来看望自己,说自己并不想要荣华富贵,也不想靠夺取别人的命活着,妈妈却一直哭着叫他赶紧回去。自从弼立倒后,不停有人给乙橓打电话表明要合作,其中一个很有名的公司是李成钟专门拜托的,李成钟还来帮乙橓刷墙上的字,告诉乙橓好好珍惜现在的机会,最后把苹果树的故事告诉了乙橓,乙橓似乎知道了自己和弼立的命运互相牵连。她去医院看弼立的时候,碰见了奇恩英,奇恩英在大街上昏倒,被路人送到医院,两个人一见面就抱了起来,记者纷纷举起相机,奇恩英告诉警官,自己被关在一个黑屋里面一个月,好不容易才逃出来。大家都走后,申允儿进入奇恩英的病房,两个女人眼神一对视,都露出了阴险的笑容。在弼立昏迷的这段时间,乙橓各种事情都非常顺利,这天她朋友拿着她买东西送的彩票在查中奖信息,就在她知道自己肯定中了大奖的时候,毫不犹豫把彩票吃到嘴里,因为她已经意识到她的好运就会给弼立带来厄运。弼立在黑暗中行走了很久,突然发现一道亮光,门口站着一个女人,那个女人竟然是乙橓,乙橓在引导他回去,此时他已昏迷三周,姜代表都准备放弃他了,他突然醒过来,拖着病秧秧的身体,刚一开口便问姜代乙橓是否安全。

  第14集

  弼立醒来第一件事情便是确认乙橓的安全,并让对他醒来的事情保密,特别是对乙橓保密,申允儿听说弼立醒来,急忙跑到医院,却在门口听到这个,生气的离开。弼立让姜代表派的保镖一直在偷偷保护乙橓,自己却什么都不要,他认为东哲可能因为八年前的事情对他怀恨在心,他要引东哲出来,并向他解释清楚。乙橓还不知道弼立醒来,来医院看望他,弼立赶紧穿上病服躺回病床上,乙橓在弼立病床前动情的诉说着自己的遭遇,并说是弼立带给她好运,帮她剪了头发,让她作品现世,她非常感谢她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弼立,最后把吊坠放在弼立手里,说希望他快快醒来,两个人好好相见。乙橓离开后,弼立急忙起床换好衣服出去追乙橓,他不顾经纪人的反对,一路跟着乙橓。天色已黑,乙橓路经一个地方时,耳朵边又想起音乐,最近每次路过这个地方都会听到这个声音,于是她下车跟着音乐,一直走到一座房子跟前,门自己打开,她进去后,看见一个类似仓库的门,没等她进去,一个男人叫住了她,并问她第七集的结局弼立到底死了没有,这个男人就是东哲,两个人开始打斗。弼立一路跟着乙橓来到这里,他想起很久以前东哲的家就在这里,那时他们经常一起走这条路,就在东哲拿枪对着乙橓的时候,弼立踢开大门,告诉东哲自己一个人过来,有事要跟他解释。刚说完话,警察的车就到了门口,弼立很尴尬。原来是李成钟在看工作人员拍的踩点位置照片时,发现公司楼下一辆有疑车辆,便打电话给警察,于是他们一起找到了这里。警察进来后,东哲已经逃跑,经过搜索发现,这里就是关押奇恩英的地方,里面还找到了跟踪弼立的证据。乙橓趁现场乱的时候,默默回了家,弼立紧随其后跟了过去,他故作帅气的撩乙橓,身上的白色T恤却被鲜血染红,乙橓看见后非常担心,替弼立换了纱布,两个人含情脉脉,都一心想要保护对方,弼立又把吊坠给乙橓带好,并且不自觉的吻向她。

  第15集

  就在弼立乙橓他们准备接吻时,乙橓昏迷了,她因为受到惊吓发着高烧,弼立请来医生看了看,整宿陪在乙橓身边,中间乙橓醒来,他告诉乙橓自己就是小时候拿走她项链的小男孩,有了项链后,他确实变得很幸运,不再生病,学业事业都很顺畅,然而妈妈离开了他,朋友离开了,爱人也离开了。弼立向乙橓道歉,说这么晚才把项链还给她,乙橓说很高兴弼立活的很好,然后又睡了过去。李成钟带着药来老乙橓,在门口看见弼立的车后就离开了。第二天一早,弼立确认乙橓烧退后,决定离乙橓远一点,不要再把厄运带给这个女人。奇恩英在医院病房躺着,申允儿敲门进去,奇恩英说,看来你有很多话要说,她遇害的那天,一个白色连衣裙女人敲开她房门,那个女人也是申允儿,这次她的目的一样,就是让《鬼神的爱》停止,她们正说着话,奇恩英电话响了,是东哲,奇恩英没接,东哲留言,他可不想一个人死去。就在他挂完电话上车后,看见车里面有一个满脸是血的女子,他故作镇定。当他开车到路上后,眼前的幻觉更加严重,满脸是血的女子一直跟着他,吓得他滚出了车。弼立回归剧组,大家拍照留念后,在李PD的组织下,《鬼神的爱》正式开拍,第一场是弼立和允儿的cp戏,拍完后,弼立叫李成钟到一边,请求不要更换编剧,让乙橓回来,并保证自己不会跟乙橓在一起。而允儿给奇恩英通话,告诉她乙橓要回归剧组了,奇恩英回想起八年前酒店着火那天,奇恩英和乙橓就住在504隔壁,她们那会还是好朋友,都是没有出道的编剧,乙橓写好《剪刀的告白》第二集,准备发给企划社,这是她出道的一个机会,就在这时酒店着火,乙橓把剧本交给奇恩英,回去救她妈妈,而奇恩英盗取了她的剧本一下成名,她多么希望乙橓就死在那场大火里。拍摄完后,姜代表送弼立回家,路上听到广播说一名吴姓女子为救小学生被刀伤身亡,弼立赶紧让姜代表带他去乙橓家,看见窗户里面的身影还在跳舞,弼立舒了口气,回到家,却发现乙橓已经搬到他家办公,他想起早上跟李成钟说的话,便开始赶乙橓出去,两个人争吵起来,门铃响起,李成钟来了。

  第16集

  弼立和乙橓正在争吵,李成钟进来了,弼立让乙橓赶紧躲了起来,李成钟这次是作为房东来的,还有一个月合同就到期,李成钟让弼立搬出去,他要搬进来住。李成钟走后,乙橓便又回来写剧本,她这会很没灵感,突然看到一个打字机,便在那笨手笨脚的用起来,弼立听到声音后进来,他夸乙橓额头好看,用夹子帮她把头发夹起来,然后开始显摆自己用打字机,乙橓说着剧情“罗妍告诉神自己是冤枉的”弼立打着字,后来两个人都在书房睡着了。乙橓朋友秀妍路过乙橓家,发现那个身影还在跳舞。而乙橓这会却在弼立家,他们一起出门的时候,刚好被允儿看见,弼立目送乙橓骑自行车离开,允儿开车一路狂追,似乎想要撞死乙橓。弼立在车上接到东哲的电话向他求救,东哲被满脸是血的女人也就是水晶一直引到海边,痛苦的走向海水中央。奇恩英出院后,便自己约了电视台,以《鬼神的爱》原编剧亮相,她告诉大家,史贤以前叫东哲,是弼立单飞前JumpFive成员之一,他本来是最有可能出道的那个,却因为救弼立伤了脚,而弼立就成了那个最幸运的人,事业一路飙升,而他退伍后也遭遇各种不幸,女朋友也被弼立抢走后杀害,愤怒和挫败感压的他喘不过气来,而助理水晶发现他准备杀害弼立的想法,给弼立发短信准备相告,不料被东哲发现了,他只好杀了水晶。而实际情况是,那天,东哲潜入恩英家劫持了水晶,恩英回来后,两个人联手杀手了水晶。弼立接到东哲电话后便报了警,他们一起来到海边寻找东哲,弼立面对浩瀚大海陷入沉思,他没想到东哲会因为自己变成这样,他回想了很多事,似乎在他周围的人,都因为他的幸运而变得不幸,他正苦恼时,乙橓已经找过来,他告诉乙橓离自己远一点,他明知道拿走项链会给乙橓带来不幸,却一直没有归还,还贪恋乙橓一次次救自己,乙橓把项链摘下来,扔进了海里,弼立惊讶的看向她。

  转载请注明 来源:韩剧网 http://www.hanju.cc
    顶一个(0) 踩一下(0)喜欢就支持一下哦!
    • 刘在石的街头问答
    • 1. 刘在石的街头问答 180919刘在石和曹世镐两人将会在节目中融入到人们的日常生活之中,是一档分享生活中的笑谈和惊喜并且进行问答的街头聊天节...
    • 请给一顿饭Show
    • 2. 请给一顿饭Show 180919由两位韩国国民MC姜虎东和李京奎联合主持,节目通常会邀请一两位嘉宾,随着主持人到韩国平凡的家庭,与人们一边吃晚...